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69章 真假
    楚离抵达国公府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他先回到东花园,小船靠岸后,他敲了敲玉磐,顿时清鸣响彻小岛。

    片刻后,李越穿着睡衣,头乱糟糟的赶过来,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看到是他,李越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摇摇头:“还以为是谁呢!”

    楚离笑道:“李兄,好久不见!”

    “唉……,兄弟,你可算回来啦!”李越叹口气。

    楚离眉头挑了挑。

    李越往回走,一边说道:“你再不回来,真要出大事了!”

    “什么事?”楚离大圆镜智启动,扫过东花园,花草并无异样,都茂盛茁壮,长势极不错。

    李越叹道:“送去西花园的月光兰出问题了!”

    两人来到小院,坐到石桌旁。

    楚离把灯笼点亮,小院里宛如白昼。

    李越哼一声道:“你走后没多久,西花园的月光兰就出问题,我去看了看,确实萎靡不振,随时要完蛋,顾立同一直在想办法救,现在还没救活。”

    “一个月还没死?”

    “顾立同也非同小可,拖到了现在。”

    “我明天去看看。”

    “还等什么明天啊,现在就去吧!”

    “现在?”楚离摇摇头:“不差这半天。”

    李越瞪大眼睛:“兄弟,真要死了,大公子肯定不高兴,据说大公子也很喜欢那株月光兰的!”

    楚离笑了笑。

    李越道:“三小姐是厉害,但也得听大公子的,惹恼了大公子,那可没好果子吃!”

    “顾立同怎么说?”

    “他——?”李越撇撇嘴:“他说那盆花可能是月光岛的,也只有一个月的寿命!”

    楚离微眯眼睛,轻哼一声,好歹毒的心思!

    李越重重一拍桌子:“他这什么意思?!岂不就是说咱们的月光兰都是从月光岛弄来的嘛,真是气死人!”

    “大公子那边没什么消息?”

    “大公子没话,但周玉庭那家伙说,你是畏罪潜逃了!”李越咬着牙恨恨道。

    楚离哼一声:“周玉庭……”

    “他仗着有个好爹,无法无天!”李越狠狠的道:“别让我找到机会,否则,一定让他长长记性!”

    周玉庭仗着有个供奉的爹,说话肆无忌惮,一张臭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偏偏因为府规的束缚,大伙拿他没办法,猖狂至今。

    楚离摆摆手道:“看来真要好好解决。”

    “我就怕顾立同知道你回来,把月光兰弄死了,那真的死无对证!”李越瞪他一眼,无奈的叹口气:“小心别被他们坑了!”

    楚离笑道:“时候不早了,你回去接着睡。”

    “反正你得小心!”李越打个呵欠,捂着嘴起身回去。

    楚离回到自己西厢房,没担心,再怎么弄只是阴谋诡计,自己有三小姐护着,总有证明的机会,不怕他们陷害。

    ——

    清晨时分,楚离驾舟来到了玉琪岛。

    苏茹一袭杏黄罗衫飘飘而至,带来淡淡沁人幽香。

    她笑靥如花,上下打量一眼楚离:“哟,气色很好!”

    楚离抱拳见礼。

    苏茹摆摆玉手哼道:“听说跟一个大美人儿呆了一个月?”

    “萧姑姑都说了?”

    “那是当然!”苏茹袅袅而行,穿过树林,进入繁花绕匝的小径,三三两两的美貌侍女不时经过,屈身见礼。

    楚离道:“萧姑姑的吩咐不能不遵。”

    “姑奶奶可是给你说了不少好话。”苏茹抿嘴笑道:“说你是个聪明人,对了,练成轻功了吗?”

    楚离笑着点头。

    “还真练成啦?”苏茹讶然。

    小姐与她都练过这咫尺天涯,可惜一直没练成,至今心有未甘,她估计楚离也是白忙活一场,练不成的。

    楚离笑道:“侥幸。”

    苏茹如水目光在脸上逡巡,白他一眼,转开明眸:“看来你悟性还成!……西花园的事知道了吧?”

    楚离点头。

    苏茹哼道:“这个顾立同,真是……”

    楚离笑了笑。

    苏茹道:“楚离,你跟我说实话,那株花到底有没有问题?”

    她心里也没底,楚离当初培育月光兰的时候,从奇草轩买过一株月光兰,而且这株月光兰活下来,没死,她怀疑送给西花园的那株就是那一株。

    楚离胆子大,这种事不是做不出来。

    楚离道:“总管,我是那种不识大体的吗?那株月光兰绝没问题,比一般的月光兰还强壮,……我也担心他们养不活,特意选的最好一株!”

    “那怎么会出问题?”

    “月光兰本就娇贵,很容易出问题。”

    “你花圃里的没出过问题啊!”

    楚离笑道:“李兄严格按照我的吩咐的做,西花园嘛,那可未必!”

    “嗯……”苏茹若有所思。

    楚离道:“我甚至怀疑,顾立同与周玉庭故意捣鬼,月光兰是人为破坏的!”

    “不会吧?”苏茹一怔,蹙眉道:“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

    “嫉妒让人疯狂,做出意料之外的事。”楚离叹口气:“顾立同的心性……,这种事不是不可能生!”

    苏茹想了想,慢慢点头。

    顾立同的小心眼国公府都知道,不择手段,做了不少出格的事,若非他是草木一道的天才,小姐掌管的刑殿早就动手废了他!

    两人来到观星楼三楼。

    萧琪正在练剑,一袭白衣点尘不染,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寒光四射的宝剑在她手上轻飘飘,宛如一根羽毛,无声无息,轻盈若无物,毫无杀气。

    楚离以前看她练剑,剑光森森,冷气逼人,这两次却不同,剑势彻底收敛,一丝火气也无。

    “小姐!”楚离抱拳行礼。

    萧琪收了剑势,把剑一抛,苏茹接过来,归鞘挂墙上。

    “什么时候回来的?”萧琪款款坐到绣墩上,优雅端庄,腰背挺直,玉手指了指对面的绣墩。

    楚离坐到她对面的绣墩上:“昨天深夜。”

    萧琪清亮目光扫了扫他:“那边还顺利吧?”

    楚离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帮主?”萧琪接过苏茹递上的白玉茶盏,轻啜一口:“我以为你会把她接过来,庇护在身边。”

    楚离接过茶盏道一声谢,端着茶盏说道:“这次不同,陈姑娘更坚强,想撑住惊云帮的基业。”

    “惊云帮……”萧琪蹙眉摇头道:“她一个弱女子,太危险。”

    楚离放下茶盏:“我临走已经把危险铲除,隔着不远,不时回去看看就好。”

    “你的身份暴露的话,对惊云帮可不是好事。”萧琪道。

    楚离道:“我用了假名。”

    “得小心一点儿。”萧琪端着茶盏沉吟片刻:“看来得给你一个真实的假身份。”

    楚离讶然看他。

    萧琪看向侍立一旁的苏茹:“小茹,这件事你安排。”

    “是,小姐。”苏茹点点头,看一眼楚离。

    萧琪看向楚离:“别小瞧了武林中人,藏龙卧虎,有很多能人,惊云帮的人也不会放心你,会调查你,更何况齐天帮的人!”

    楚离缓缓点头,把自己的安排说了。

    萧琪摇头:“这太容易识破,让小茹安排吧。”

    苏茹道:“我会找一个跟你很像的人,住在你的宅子里。”

    “没那么容易找吧?”楚离摸摸自己的脸。

    苏茹白他一眼:“放心吧,能找到相似容貌的,只要五六分真就好!”

    楚离笑道:“劳烦总管。”

    苏茹哼道:“姑奶奶的朋友,当然不能大意,真给她惹了杀身之祸,咱们的罪过就大了,做这些可不是为了你!”

    楚离笑着点头。

    萧琪横一眼苏茹,苏茹吐吐舌头闭嘴。

    “咫尺天涯练成了吗?”

    “是。”楚离道。

    萧琪明眸一闪:“真练成了?”

    楚离忽然一闪消失在原地,出现在窗口,再一闪坐回绣墩,手上的茶盏一滴未洒,仿佛从没动过,刚才只是幻相。

    “咫尺天涯……”萧琪轻轻叹息。

    苏茹哼道:“行啦,有什么可显摆的,这咫尺天涯极耗内力,你可得多换几瓶培元丹带着!”

    楚离笑应一声。

    萧琪道:“这咫尺天涯不仅仅是武功,也是步法身法,甚至是玄妙的心法,练成这个,你武功大增。”

    楚离点头。

    有了这套咫尺天涯,身法鬼魅,防不胜防,武功确实提升极大。

    “小姐,西花园的事得赶紧处理。”苏茹提醒道:“让楚离过去看看吧,他怀疑是有人捣鬼,故意的。”

    “嗯,你陪着他一块去。”萧琪道。

    苏茹干脆的应道:“是。”

    两人告辞离开,楚离原本想先回一趟小院,看看里面的花草,天灵树长势如何,玄离草多大了,却被苏茹取笑想早早回去见美女侍卫。

    楚离只能先随她去西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