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57章 抢人
    楚离皱眉道:“闲人真不少,我会过去看看。燃文小?说   w w?w?.?r?anwen`org”

    “师兄,真的有问题?”赵颖蹙眉问。

    在她看来很正常,陈茵她们这些女人无一不美,男人哪个不好美女,喜欢上也没什么奇怪的。

    楚离摇摇头叹道:“未必是好事。”

    “有什么麻烦?”

    “自古因爱成恨的事不少!”

    “才见几面,只是喜欢而已,没到因爱成恨的程度吧?”赵颖半信半疑。

    她看来一见钟情就是开玩笑,是很肤浅的冲动。

    彼此不了解,只是单凭几眼就喜欢上了,太不严肃太不认真,对感情这么不认真的人,哪能因爱成恨做出什么事?

    楚离道:“防患未然,还是去看看吧。”

    “那好吧,你也该去看看啦。”赵颖笑道。

    从开业去一次之后,他很少再去过,好像漠不关心似的。

    楚离笑笑。

    他其实是为了避嫌,也不想让众女尴尬,勾起不堪回忆。

    楚离忙支开话题,说了一些趣闻,赵颖很快被转移了注意,不再纠缠他的侍女问题。

    傍晚时分,崇明城里灯火辉煌。

    闲云酒馆所在的大街虽安静,却亮如白昼,一串串灯笼密集的挂着,比白天更华丽。

    楚离与李越信步踏上这条大街,李越打量四周,赞叹道:“好地方啊,闹中取静,谁能想到对面那么热闹?”

    楚离点点头。

    两人慢慢走到闲云酒馆前。

    李越打量四周,闲云酒馆外表很一般,看不出奢华,与周围的店面差不多,都是冷冷静静的。

    楚离挑帘进去,顿时喧闹与清凉,夹杂着幽香扑面而来。

    “公子?”陈茵与陈雪眼睛一亮迎上来。

    楚离笑道:“还有位置吗?”

    “巧了,还有一个!”陈茵巧笑倩兮,容光动人。

    楚离笑道:“我跟李兄坐一坐。”

    “快随我来!”陈茵与陈雪在款款而行。

    两人的来到没引起注意,很快被陈茵与陈雪引到一张八仙桌前,周围的桌子已经坐满了人。

    李越笑道:“呵呵,好热闹!”

    他没想到外面冷冷静静,里面别有洞天,完全两个世界。

    陈茵笑看一眼李越:“李公子,这儿每晚都是满的。”

    “还是楚兄弟的眼光好,在这个地角还能赚到钱。”李越呵呵笑道。

    楚离笑道:“李兄你点菜,给我上四道喜欢的吧。”

    “好嘞。”陈茵与陈雪笑盈盈答应,她们在府邸里做过菜,知道他的胃口与喜好。

    李越端量着菜单,精挑细选了六道菜。

    陈雪离开,陈茵在身边陪着,嫣然笑道:“公子,最近很忙吗?”

    “嗯,很忙,不信问李兄。”楚离一指李越。

    “……对,对对。”李越呵呵笑道:“园子里有花得病了,一直在忙着治病呢,唉……,操碎了心!”

    他瞪一眼楚离,没看出楚离忙什么。

    “原来如此。”陈茵抿嘴轻笑,盯着楚离,似乎想看出他说的真假。

    楚离的目光落在冯文身上,冯文正眯着蛤蟆眼望这边,眼中冷光闪动,杀机森森,楚离启动了大圆镜智,皱起眉头。

    “公子,那位是冯文冯公子。”陈茵道。

    陈雪端上来茶盏,笑着退下。

    “什么来历?”楚离轻啜一口茶。

    陈茵道:“冯世才冯大侠的公子!”

    “冯世才……?”楚离扭头看一眼李越。

    李越摇摇头,显然没听说过。

    陈茵笑道:“据说这位冯世才冯大侠是先天高手,赫赫有名,而且古道热肠,在武林中可谓德高望重!”

    “德高望重……”楚离看一眼冯文:“可这位冯公子……”

    “冯公子这几天一直来,一天不落,一直盯着我看,但又没什么逾越的动作,由他看吧。”陈茵笑道。

    “打听过他的品行了吗?”楚离问。

    陈茵迟疑一下,摇摇头。

    “离他远一点儿。”楚离皱眉道:“这家伙武功不错。”

    陈茵讶然:“冯公子会武功?”

    “后天圆满。”楚离道:“扮猪吃老虎。”

    “真没想到……”陈茵摇摇头:“还以为他不会武功呢,只是个附庸风雅的公子哥儿。”

    “他很善于伪装自己。”楚离道:“防着点儿,尤其最近不要单独出去!”

    “他会……?”陈茵讶然。

    楚离道:“小心一点儿总没错。”

    “……好。”陈茵迟疑的点点头。

    她觉得楚离太小心,这位冯公子可不像什么胆大之辈,每天来只是盯着自己看,除此没做别的。

    楚离看她一眼,笑了笑,这个冯文外貌丑陋,内心也同样丑陋不堪,是个心灵扭曲的家伙。

    这样的人最好别惹,否则一旦起疯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会做些什么。

    ——

    酒馆在半夜的时候打烊。

    陈茵她们筋疲力尽,浑身像散了架,身体疲乏,精神同样疲惫,应付这么多人,即使她们二十多人也很累。

    “咱们去吃点儿好的吧。”有人提议。

    “好啊,去白云楼。”

    “其实咱们做的不比白云楼差。”

    “自己做的哪有别人做的好吃,一天到晚给别人吃,咱们也享受一下被伺候的滋味,走,去白云楼!”

    “白云楼挺贵的。”

    “小富婆,赚得可不少!”

    酒馆收入分成五十二份,楚离与赵颖各一份,她们每人一份,一天的利润下来分成五十二份也不小,更何况她们都有积蓄。

    “好,去白云楼大吃一顿!”众女娇笑,要放松一回。

    她们出了闲云酒馆,来到中心大街,中心大街仍旧很热闹,城里的人们好像没有白天黑夜的区分,每时每刻都有人。

    她们二十多个女人说说笑笑走在大街上,惹人注目,纷纷望来,还以为是哪家青楼的姑娘们一块出来,但看她们衣着简朴,气质内敛,没有风尘气息,更加好奇。

    陈茵看看四周,得了楚离吩咐,不要单独出来,她虽不以为然,却遵照无违,楚离的话不认同也要听,所以平时不单独出去。

    现在是众人一起,应该可以,与众女说说笑笑前往白云楼。

    白云楼还在营业,二十多个人一到,马上被奉为上宾,很快上了酒菜,她们一边吃一边说族,聊起了八卦。

    “你说楚公子是不是嫌弃咱们?”一个女子喝了一口酒,脸庞酡红,娇艳欲滴,她眯着眼睛,懒洋洋的问。

    热闹的气氛顿时一僵。

    “不会吧?”陈雪摇头道:“我看楚公子是为了避嫌吧,毕竟男女有别。”

    “哼,再男女有别,也不至于这样吧?”有人不满的哼道:“自从开了酒馆,他就一箭射得没了影子,只有前两天出现过一次,还只是坐坐就走了,没怎么跟咱们说话。”

    “嘻嘻,跟陈茵说了!”

    陈茵忙白她们一眼:“楚公子替咱们做得够多了,要是没他的庇护,哪能这么清静?”

    “那倒也是。”众女点点头。

    她们一些弱女子,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待宰的羔羊,谁都能吞了,开一个这么大的酒馆平安无事,还不是因为国公府的名头震慑?

    “陈茵,这么帮楚公子说话,是不是……?”

    “胡说什么呢!”

    “喜欢楚公子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大伙都喜欢吧?”

    “唉……”众女纷纷摇头叹气。

    她们想到了自己的身世,顿时自悲自苦自怜,她们现在哪有什么资格跟楚公子在一起。

    “他可能是嫌咱们脏吧……”有人说话。

    “好啦,别说这些!”陈茵忙打断,扬声道:“楚公子他是个大忙人,在府里当差哪能清闲,身不由己的,……大伙赶紧吃饭,早早回去休息!”

    众女没了说笑的兴致,低头吃菜,很快吃完往回走。

    她们回宅邸要穿过两条街,两条街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她们心情低落,喝了酒,摇摇晃晃的扶着一块走。

    穿过第二条街时,忽然两道黑影蹿出来,架起陈茵冲了出去,转眼间消失在众女跟前。

    “啊……”

    “陈茵——!”

    众女顿时乱做一乱,尖叫的,呼唤的。

    “我们先回去!”陈雪大声催促,她们踉踉跄跄跑回宅邸。

    赵颖正在前院里练剑,轻盈连绵,剑光闪动。

    她不放心她们自己住,晚上都在这边。

    众女冲进来,七嘴八舌,陈雪大声让她们闭嘴,扯着赵颖说道:“赵妹妹,快,……快,陈茵……陈茵被抢走了!”

    “陈姐姐被抢走了?”赵颖一怔。

    陈雪跑得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赵颖内力不能外传,帮不上忙,忙问道:“被谁抢走了?”

    “不……不知道,两个蒙面人,抢了陈姐姐就跑没影了!”

    “……我去找师兄!”赵颖转身便走,眨眼消失在她们跟前。

    她们一口气泄了,纷纷软绵绵的瘫倒在地,心里充满了无助与惊恐,好像回到了当初被抢回猛虎寨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