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55章 炼形
    清晨时分,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中透着湿润。?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玉琪岛的小院,楚离皱眉坐在小亭里,一动不动,雪凌站在他身边,无奈的看着他。

    天灵树的气息在身体迅的流转,沿小洗脉诀心法路径,不停的强化着经脉,天灵树的灵气精纯,把小洗脉诀效果强化三分,经脉越强韧。

    他却丝毫没有喜意。

    他脑海一个个念头浮现,又迅灭去,思索金刚度厄神功为什么停滞不前。

    铁棍打了十天后,渐渐无效,他换成了铜棍,也没有效果,他又换成刀,没用,换成剑,还是不成。

    刀剑加身,不损身体,只把衣裳弄破。

    但他知道,这个层次的金刚度厄神功挡不住顶尖高手,尤其是大雷音寺顶尖弟子。

    卓飞扬离开后,他一丝没松懈,反而越努力,大雷音寺的威胁,仁国公府的威胁,像两把宝剑悬在头顶。

    天灵树催化着小院里的灵草,玄离草长得尤其快,一个星期后就能收获,希望药浴之法有效吧!

    “唉……”他摇头叹口气,金刚度厄神功确实没那么容易炼,到了这个地步,好像练到瓶颈,难道只能挡得住凡刀凡剑?

    他这么急着修炼金刚度厄神功,是要克除自己的弱点,舍身绝命刀一出手,需要短暂的回气时间。

    这个时间短暂不可察,面对顶尖或者多人围攻,还是有一丝危险,有了金刚度厄神功就无所畏惧。

    雪凌忍不住开口:“公子,要不去演武殿看看吧?”

    “演武殿?”楚离抬头看她美丽的脸庞。

    雪凌道:“演武殿里有不少秘笈,说不定有修炼的办法。”

    楚离摇摇头:“很少有人修炼金刚度厄神功。”

    “万一有呢。”雪凌道。

    楚离沉吟一下:“嗯,你说得也有理,去演武殿看看!”

    “我陪公子一起吧!”雪凌忙道:“我的品级也可以进演武殿的!”

    “不用了。”楚离摆手。

    雪凌咬着红唇,低声道:“公子,我也想去看看。”

    楚离奇怪的看着她:“你平时自己去就行。”

    “我自己去很麻烦,很多人过来搭话,烦死人!”雪凌哼道:“怎么甩脸色都没用,个个都厚脸皮!”

    楚离看看她,露出笑容。

    她一直这个脸色,冷若冰霜,傲气凌人,再怎么甩脸也变化不大,有胆子上前搭讪的都是厚脸皮,敢面对她的冷傲。

    “公子,不是怕赵师妹看到吧?”雪凌忽然笑道,古怪的看他。

    楚离哼道:“怕什么,咱们清清白白!”

    “就怕赵师妹不这么认为。”雪凌笑容更盛。

    她一直冷着脸,这般一笑,灿烂如雪,容光眩目。

    楚离道:“好吧,那就带你去看看!”

    “多谢公子!”雪凌忙道。

    雪凌操舟,驾着小舟离开玉琪岛,很快抵达演武殿。

    两人披着明媚的阳光踏上岸,进入练武场。

    原本热闹的练武场顿时一静,人们纷纷停下来,让开一条路,楚离虽惊异,却面色不变,步不变,缓缓向前。

    雪凌紧跟他身边,亦步亦趋。

    “楚兄弟!”有人抱拳一礼,呵呵笑道。

    楚离抱拳笑着回礼。

    “楚兄弟!”

    “楚师弟!”

    顿时人们纷纷抱拳,楚离双手一直抱着拳,面带笑容,一一跟众人打招呼,孟师兄何师兄方师兄,每个人的姓他都清清楚楚叫出来。

    练武场热闹无比,楚离脚下没停,终于穿过了人们让出的路,进了演武殿大厅,验过腰牌,然后登上二楼。

    寒凌双眼放光,骄傲的挺着高耸胸脯,与有荣焉。

    楚离暗叹一口气,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武功第一,所有人推崇的都是武林强者,所以人们拼命的练功,不顾一切的追求武功。

    登上二楼,楚离直接抽出一本书递给雪凌,是一本太阴诀的修炼心得。

    雪凌接过来翻看,很快被吸引。

    楚离开始在二楼走动,转了一圈,上了三楼,最终转遍了演武殿,失望而回,确实没有金刚度厄神功的修炼心得。

    他跟雪凌打声招呼,直接出了演武殿,雪凌心不在焉的应一声,完全沉浸在秘笈中。

    驾船来到了藏书楼,比起演武殿,藏书楼的书更杂,不仅仅是武功秘笈,还有一些武林秩事,传闻。

    他打算看遍藏书楼,一有时间就过来看。

    抽出一本书看了一会儿,忽然目光一亮。

    这本书记载了一个奇闻,据说上古出现过一门瑶光小炼形,乃上古精怪化形之秘术,后被修炼之士参研修改,人类能够修炼,尤其女人,修炼之后如转世投胎,重活一回,原本的皮肤褪去,变得如婴儿无异,容貌也生变化。

    他掩卷沉思,这秘术倒有趣。

    尤其对猛虎寨出身的女子而言,她们普遍有一种自卑心理,觉得自己是残花败柳,身子不洁,所以面对他的时候束手束脚,不敢正眼看。

    他很少回宅邸,去闲云酒馆,就是不想她们尴尬不自在,一看到自己,她们会想到自己的出身,抬不起头。

    他能改变她们的生活与命运,却改变不了她们的观念。

    如果修炼这个瑶光小炼形,她们如重新换一个人,仿佛重活一回,想必会把自卑与自苦化去,重新昂起头挺起胸面对生活。

    瑶光小炼形罕有修炼者,一是修炼时痛苦难当,如进炼狱,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二是修炼需要珍贵的药草为浴,最关键的是,它只是纯粹变化体质,褪去肌肤,让自己变得更美貌,如筑基心法,没什么威力。

    楚离沉吟,在脑海时搜索,没有瑶光小炼形,演武殿应该没有这功法,藏书楼不知道有没有,想到这里,他加快度读书,想找一找它。

    傍晚时分,他忽然想起来,把雪凌落在演武殿了!

    他去了一趟演武殿,雪凌已经不在,回到玉琪岛的小院,雪凌正在演练太阴八式。

    看到他进来,雪凌一句话不说,看也不看他,红唇紧抿,脸莹如玉。

    楚离呵呵笑了两声,坐到小亭里。

    雪凌仍练功,不像往常一样奉上热茶。

    楚离漫声说道:“有收获没有?”

    “没有!”雪凌紧绷着脸哼道。

    “那有搭话的没有?”

    “没有!”雪凌哼道,扭头瞪他一眼。

    今天在演武殿确实很清静,不再像往常一样有烦人的苍蝇,个个都很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