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44章 秘闻
    他细细感受,天灵树正飞快的生长,根须慢慢伸出来,蔓延四方,最终会与三棵树相连,达到气息与根系共同相连,到那时,长生度会更快。??火然文  w?w?w?.?r?a?n?w?e?n?`org

    三棵树分别种在院子东南、西南、正后三个角落,形成一个正三角,天灵树种在正三角形中央,距离十二米。

    楚离感应着天灵树,估计它完全扎根只需要两天,有三棵树的气息辅助,它生长之快乎想象,十天之后就能芽。

    现在看起来,它还是一根枯枝,没有成活的迹象。

    雪凌端菜时不时扫一眼这根枯枝,摇摇头,不明白楚离究竟在折腾些什么,种树还罢了,往地上插一根枯枝,还跟宝贝似的看着它,莫名其妙嘛。

    她把饭菜端齐,摆满小亭的石桌,来到楚离跟前:“公子,可以吃饭了。”

    楚离摆摆手。

    他正感应着天灵树,忽然现它不仅仅在吸纳三棵树的气息,同时在吐出一丝气息,这丝气息是精纯之极的灵气,比他见过的任何一种灵气都精纯得多,在空气中飘荡,慢慢扩散开去。

    这一丝气息与它体内的气息不同,但这气息扩散之后,落到三棵树上,他能感觉到它们生机为之一旺。

    他沉迷其中,不知时间流逝。

    一刻钟后,雪凌看看小亭,低声道:“公子,菜要凉啦!”

    楚离扭头瞪她一眼,雪凌不甘示弱的看着他,圆亮的眸子一眨不眨。

    “你呀……”楚离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起身拍拍手。

    雪凌忙端过来脸盆,他洗过手,进了小亭,坐下来拿起玉箸:“你要是睡得不饱,中午补上一觉。”

    “是。”雪凌倒了洗脸水,进小亭静静站到他身边,身上散着淡淡的清冽香气。

    楚离夹了一口小菜,忽然抿口酒,想着刚才的清纯气息,又想到天灵树的灵气比自己内力精纯得多,借用它的灵气修炼,比自己的内力强得多,甚至可以借着灵气来纯化自己的内力。

    想到这里,他心情大好,白玉杯一饮而尽。

    雪凌捧坛给他斟满。

    “哟,吃上啦。”苏茹推门进来,一袭杏黄罗衫飘动,袅袅而至小亭前,扫一眼石桌:“挺丰盛的嘛!”

    楚离笑道:“总管吃过了?”

    “也刚吃完,就赶紧过来看看天灵树。”苏茹摆摆玉手,来到天灵树的枯枝前,低头打量一眼,皱眉道:“活了吗?”

    “已经活了。”楚离笑道:“明天就能看得出。”

    “不会出问题吧?”苏茹仔细打量,怎么看都觉是个枯枝,没有活过来的感觉。

    楚离放下白玉杯与白玉箸,来到她身边,笑道:“哪有这么快的。”

    “那倒也是。”苏茹失笑,自己太急了。

    天灵树事关重大,真要活了,加成长灵药,小姐的修炼会更快,关乎整个玉琪岛的地位。

    她起身来到小亭,摆手道:“你吃你的。”

    雪凌上前见礼,楚离回到小亭坐下,继续喝酒吃菜:“总管,我有一事不明。”

    “你还有不知道的?”苏茹笑道。

    雪凌出了小亭,很快端了茶奉上,苏茹接过来轻啜一口:“说吧。”

    楚离道:“萧姑姑是年轻呢,还是修为深厚,所以看着年轻?”

    “小姐姑姑嘛,比小姐大十岁。”

    “看来修炼有成。”楚离道,萧月灵看着与萧琪年纪相仿,不仅仅是相貌,还有气质。

    “嗯,姑奶奶是修炼奇才,不逊于小姐。”

    “不知她出自何派?”

    苏茹白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萧姑姑是天外天境界,国公府内是达不到的,一定是投身别派,是吧?”

    “看来你也知道历练的事了。”苏茹点点头道:“不过这一套不适合姑奶奶,总之,这是秘闻,你还是不知道为妙。”

    楚离好奇的看着她。

    苏茹摇头。

    “既然是秘闻,那就不是因为历练,也不是奇遇,……难道萧姑姑是从小投在某宗派?年纪轻轻就能达到天外天的宗师境界,一定是名门大派,不外乎四大宗派,大雷音寺与金刚寺不可能,青鹿崖与紫云山,……萧姑姑一身道袍,是青鹿崖吧?”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就你聪明!”

    楚离看她没否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国公府与武林宗派天生是仇敌,国公府是皇室用来镇压武林宗派的利刃,要是勾结到一起,皇室一定会愤怒,没国公府好果子吃。

    楚离皱眉:“这一招棋……”

    他摇摇头,这可不是一步好棋,皇室岂能不知,逸国公府定遭猜忌,甚至被皇室重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苏茹叹口气:“姑奶奶性格跟小姐不同,从小特立独行,当时老祖宗又宠得厉害,没人管得了,她自己偷偷溜出国公府,装成一个普通人,结果机缘巧合拜进了青鹿崖。”

    楚离摇头,萧月灵此举无异于把国公府放在火上烤。

    “老祖宗宣布姑奶奶死了。”苏茹叹口气:“当时闹得很大,姑奶奶有很多追求者,就包括仁国公府的大公子。”

    “然后呢?”

    苏茹叹道:“姑奶奶原本叫萧**,进入青鹿崖后改名萧月灵,从此再不改回来,从不以国公府的人自居,称萧**已亡。”

    “萧**……”楚离若有所思:“仁国公府的郡主叫6玉蓉吧?”

    上次被仁国公府刺杀,他回来了解了一番仁国公府,知道指使人袭击他们的很可能是6玉蓉,仁国公府的杰出郡主,聪明绝顶的人物。

    苏茹道:“6玉蓉的父亲跟姑奶奶没关系。”

    楚离半信半疑。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这些事你知道干什么,有害无益。”

    楚离笑笑,白玉杯一饮而尽。

    雪凌又抱坛替他斟满,放下酒坛静静站到他后面。

    苏茹叹口气:“6玉蓉父亲英年早逝,她大哥照顾她,长兄如父,结果他大哥迷恋姑奶奶,听说姑奶奶死了,很快郁郁而终。”

    楚离怔了怔。

    “那时候两家国公府还不是仇人,仁国公府大公子死后,就是了!”

    “6玉蓉没去杀萧姑姑?”

    “6玉蓉只是恨,却没行动,后来姑奶奶活着的消息泄露了,她才开始报复,姑奶奶是她大哥喜欢的人,也是受害者,6玉蓉觉得一切都是咱们国公府的错,宣布死讯蒙瞒世人,明哲保身。”

    “这么想无可厚非。”

    “唉……,两家国公府成了仇人,仇结得越来越深。”苏茹摇头道:“仁国公府在她的打理下,越强盛,咄咄逼人!……现在知道啦,有什么感受?”

    楚离摇摇头,还真是无话可说。

    他一饮而尽,放下白玉杯,沉吟道:“萧姑姑的事皇室也知道了吧?”

    “仁国公府知道了,皇室岂能不知道?”苏茹撇撇嘴:“所以咱们国公府受了冷落,要不然,怎么可能被仁国公府欺负到头上!”

    “小姐的母亲呢?”楚离道:“好像也是青鹿崖的弟子吧?”

    “你这个也知道?”

    “萧姑姑不是称为师妹吗?”

    “嗯,夫人也是青鹿崖弟子。”

    楚离摇头苦笑,皇室不忌讳逸国公府忌讳谁?

    “这也是巧合。”苏茹摇摇头:“老爷当初隐藏身份行走武林,与夫人相遇,一见钟情。”

    “后来呢?”楚离皱眉:“难道进府了?”

    “没有。”苏茹无奈的道:“夫人知道了老爷的身份后,主动离开,那时就有了身孕,生小姐时难产而亡,小姐被抱回府内,由老祖宗抚养长大。”

    楚离叹了口气,一听这个他就能猜到萧琪的处境,很可能不得父亲的心,老祖宗已经仙逝数年,她日子也肯定不好过。

    “还好两位公子及二小姐与小姐关系亲厚。”苏茹露出微笑:“小姐也算是幸运的了。”

    “是啊……”楚离点头。

    这个世界的规则是嫡长继承制,大公子将承袭国公府,四公子没有权力承袭,更别说姑娘了,况且上面还有一个二小姐,萧琪是三小姐。

    他活动圈子很窄,目前没见过大公子四公子与二小姐,只听过他们的传闻,大公子萧铁鹰英明神武,国公爷闭关修炼,府内一切事皆由大公子掌控,是国公府的当家人。

    四公子萧白鹤资质极佳,不问世事只练武功,据说已经出府游历,国公府弟子都要去武林闯一闯,与武林为敌,就得充分了解武林。

    二小姐萧诗不通武功,却美丽异常,有大季第一美人之称,可惜平时几乎不出玉诗岛,即使出来也白纱蒙面。

    三小姐萧琪则智慧过人,帮大公子处理府务,是得力助手。

    “那小姐修炼的武功不是青鹿崖武学?”

    “当然不是!”苏茹摇头道:“是夫人奇遇得来的上古奇学,不过修炼很艰难,要不是紫冥花,小姐还在苦苦跋涉呢,有了紫冥花就好得多!”

    楚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你好奇心这么强,可不成!”

    楚离笑道:“知道这些,我做事也能放开手脚,一头迷雾的,念头不能通达,也施展不开手脚。”

    “这些最好烂在肚子里。”苏茹扭头瞪一眼雪凌,雪凌忙退一步。

    楚离笑道:“小姐还想种什么灵草?”

    “还有几种药,都是很难种活,而且长得很慢的。”苏茹道:“我正在弄种子,过几天就送过来!”

    楚离点头。

    “你的金刚度厄神功练得怎么样?”

    “进展缓慢!”楚离摇摇头:“我觉得是修炼方式有问题,要改一改。”

    “别急,金刚度厄神功是要练一辈子的!”苏茹起身摆手道:“行啦,你也别送了,赶紧吃饭吧,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