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30章 买宅
    卓飞扬一路阴沉着脸,脑海里回荡着楚离的话,回想见面开始赵颖的举动,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下慌,难道会失去赵师妹?!

    他不禁回想起当初跟赵颖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当时进府第二天便去讲经堂报道,学府规,当他进到讲经堂,二十多个人当中,一眼就看到了赵颖,顿时眼前一亮,心怦怦的跳起来,世界一下变得美好。

    这一眼,他就认定了,她就是自己的女人!

    赵颖在讲经堂里很安静,很少说话,她本就是个安静温柔的女人,但身为讲经堂唯一一个女人,所有人都在注意着她。

    想到这里,他摇摇头,楚离这个废物也喜欢赵颖,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笑之极!

    他觉得很可笑,却没丧失警惕,这家伙不能练武,但很聪明,赵师妹温柔善良纯真,万一真被花言巧语吸引了呢,所以一有机会就想方设法打击楚离,没有机会也创造机会。

    可现实是残酷的,每次打击楚离,都撞一鼻子灰,没一次顺利的,反而让自己丢丑。

    眼睁睁看着赵师妹一点点靠近楚离这废物,偏偏自己无为能力,这种滋味真的很难受!

    难道姓楚的真能成功,真要把赵师妹的心骗走?

    他心情低沉的回到自己小院,一夜翻来覆去没睡好,第二天清晨,他早早来到演武殿的练武场,看到赵颖正在练剑。

    清晨的阳光明媚动人,不热不冷,赵颖一袭湖绿罗衫,婀娜多姿而英姿飒爽,阳光下的她仿佛浑身都放着光,形成致命的吸引力,身边围着练功的人很多。

    卓飞扬冷冷扫一眼周围,沉声道:“赵师妹!”

    赵颖剑势不停,漫不经心的道:“卓师兄,你来啦。”

    卓飞扬拔剑出鞘:“赵师妹,咱们切磋一下!”

    赵颖迟疑一下,收了剑:“切磋?”

    如果在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现在自己的剑法强横,卓飞扬未必是对手。

    卓飞扬点头:“我破妄剑法最近有些进展,咱们切磋看看,看剑!”

    他说罢一剑刺来,赵颖无奈,只能出剑,划出一个小弧,荡开凌厉的长剑,与卓飞扬剑来剑往斗在一起。

    卓飞扬开始时半信半疑,出剑留余地,怕伤着她,到了后来,看她应付得游刃有余,剑法大涨,于是渐渐加力。

    最后,他使出浑身解数,破妄剑法施展到极致,仍奈何不得赵颖,她好像留有余力,给自己留面子!

    这让他脸色不自觉的阴沉下来,剑势更猛。

    赵颖觉察到异样,却没多想,飞燕剑法轻灵优雅,应付得很轻松,觉得比先前打得更舒服。

    两人很快过了百招,卓飞扬剑势越来越凌厉,越来越急怒。

    他暗中催动了新学的秘术,激潜力,脸色涨红如醉酒,双眼充满了血丝,剑光似乎也跟着涨大,寒气逼人。

    他没突破到先天,内力不能破体而出,但如此剑法在练武场上也很少见,人们不自觉的停手观瞧。

    赵颖的飞燕剑法渐入佳境,面对凶狠的攻击,越轻盈,她沉浸其中,露出陶醉的微笑。

    她跟楚离过招时,楚离往往两招之内就让她丢剑,飞燕剑法很难流畅自如的施展,与猛虎寨高手对招时,心中杀意滚滚,不能如此放松舒展。

    这套飞燕剑法越是心境舒展轻松,威力强,灵光闪动,顺手拈来一式就威力惊人。

    “叮……”卓飞扬一僵,长剑忽然飞出去,锵然落地,他转身便走,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

    赵颖这才现不妙,忙叫道:“卓师兄……”

    卓飞扬没听到般大步而去,很快跳上小船。

    白知节在船上待命,听到他冷冷的吩咐,只能冲赵颖无奈的苦笑一下,摇橹离开。

    赵颖站在岸边,无奈的看着卓飞扬的背影,叹口气,卓师兄的心胸忒窄,败在自己手上就恼羞成怒,难道真像楚师兄所说,他骨子里看不起女人,容不得女人比自己强?

    先前两人切磋的时候也有这般情况,他故意相让,逗自己高兴,败了也没觉得丢人啊,现在怎么就受不了?

    她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回来继续练剑,飞燕剑法果真精妙绝伦,自己还远远没练成。

    随后的几天,她闭关苦练内功之余,偶尔也来练武场练剑散心,调节心情,心情好练内功也快。

    卓飞扬一直没出现,开始闭关。

    第十天,赵颖破开了第三十六道穴,后天圆满,于是去找楚离,准备一起去猛虎寨看看。

    ——

    她来到东花园时,敲玉磬却没人出现,只能怏怏而回,想必他们是去城里玩了。

    楚师兄他一直呆在东花园,不怎么交际,当初同窗的也很少打交道,因为所有人都轻视他,嘲笑他。

    想到这些,她有些怜悯楚离,楚师兄真的受了太多的冷眼与白眼,实在受了太多苦!

    楚离与李越正跟着一个牙行的人在城里转悠,从中心大街两旁转,最终来到一座靠近河边的宅邸。

    这条河横贯崇明城,宽有十丈,河水清澈,河边是几排柳树,婀娜的柳枝随风袅袅而动,如雾如烟。

    “二位公子,这是一座五进的宅子,原本是一位巨商所有,后来这位爷们儿海上遭了难,家就散了,宅子要变卖。”牙行的伙计是个中年人,长着一张忠厚的脸庞,无奈的摇摇头:“世事无常,如梦如露啊,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唉……,因为主人横死,所以大伙都觉得这宅子风水有点问题,少有人买,所以价钱不高。”

    当今世上武学昌盛,佛法也盛行于世,压道门一头,信佛者众多。

    楚离点点头。

    这座宅邸很大,能买得起的都是不差钱的,这些人往往最讲究这个,有再多的钱也斗不过老天,对命运很敬畏。

    宅邸关乎风水与气运,宁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再者说,城里的宅子多的是,没必要非买这一座。

    “说吧,多少?”李越问。

    “嘿嘿,一万两就卖!”

    “赫,这还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