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26章 剑经
    她当然知道楚离的身份背景,在秋叶寺长大,从小就修炼佛法,佛法精深是寺内第一人。r?an w?e?n w?ww.ranwen`org

    虽说大雷音寺佛法高深,远非寻常寺院可比,但像楚离这种从小受佛法熏陶,悟性过人之辈,也未必比不上大雷音寺弟子。

    萧琪沉吟道:“大雷音寺武学靠佛法修为,佛法越深,修炼越快,越安全,但大雷音寺武学确实危险,一旦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马上停止!”

    楚离点头笑道:“我会小心,我想先练着试试!”

    “先不急,”萧琪摆一下玉手,淡淡道:“金刚度厄神功很难修,你没有大雷音寺武学基础,进境会很慢。”

    楚离眉头挑了挑。

    苏茹笑道:“要是练成了,那可厉害啦!”

    萧琪瞟她一眼。

    苏茹忙笑道:“当然,也很麻烦,要是被大雷音寺知道了,一定会找麻烦的!”

    “会废了我武功?”

    “当然!”

    “太霸道了吧?”

    “他们就这么霸道,谁敢反对?其余三大宗派都干不过他们!”

    “……明白了。”楚离缓缓点头:“我会小心用的,府里就没有对付他们的想法?”

    “出力不讨好的!”苏茹摆摆玉手道:“他们又不在咱们境内,还是让忠国公府头疼吧!”

    楚离皱眉道:“忠国公府能应付得来?”

    他不太信,国公府在大雷音寺跟前绝对弱势,否则早就灭了大雷音寺,忠国公府再强也对付不了。

    “互想牵制吧。”苏茹看向萧琪:“反正大雷音寺也不敢跟国公府真翻脸,还有朝廷呢!”

    大雷音寺再强也不能跟朝廷彻底翻脸,否则一寺敌一国,即使能胜也惨胜,其余三大宗绝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小姐,咱们府里还有什么大雷音寺武学?”

    “楚离,你想清楚了,真要练?”萧琪道。

    楚离缓缓点头:“我想领教一下大雷音寺武学的精妙。”

    “……好吧。”萧琪轻轻点头:“随我来!”

    三人登上小船,飘飘到了玉琪岛。

    玉琪岛上灯火辉煌,宛如白昼,灯光映照下,一座座雕梁画栋的楼阁宛如仙宫神阙。

    三人到了观星楼,萧琪亲自打开一个柜子,拿出一个方匣,打开后,拿出一本金黄册子递给楚离:“这是大雷音寺的基本心法。”

    楚离接过来,材质非纸非帛,触感奇异,上面写着“大日如来伏魔经”几个大字。

    楚离皱眉,翻开看了看,是一部佛经。

    “这是大雷音寺入门心法,也是镇寺心法,镇伏一切心魔。”萧琪摇头道:“只要能够触摸到第一层,就能修炼大雷音寺武学,不入门的弟子,不能修炼武学。”

    “这样……”楚离翻过之后,直接烙印入大圆镜智中,通过大圆镜智来分析。

    佛经的威力莫测,有的是经文奥义,通彻其义,心境提升,有的是经文本身如咒,诵持之际,与天外菩萨罗汉相通,获得加持,有的需要观想修炼,挖自身如意宝藏。

    “没用的。”萧琪接着说道:“据说大日如来伏魔经的修炼需要灌顶,不传六耳,所以他们有恃无恐,不怕绝学外传,谁练谁死!”

    楚离缓缓点头。

    灌顶传法没办法偷学,不是谁都能灌顶,修为不足无能为力。

    大雷音寺中能灌顶的想必也不多,更不会出寺,所以外人别想摸到大雷音寺武学的奥妙。

    “小姐是想让我死心吧?”楚离把册子递还。

    萧琪道:“我知道你是聪明人,往往想打破规则,能人所不能。”

    楚离笑了笑。

    萧琪道:“但这件事还是要慎重,金刚度厄神功没那么好练!”

    “好吧,我试试,不行就放弃。”楚离道。

    萧琪点头:“这样最好。”

    她做这些确实是为了说服楚离,打消他的求胜欲,否则真一门心思要练成金刚度厄神功,很可能会毁了他。

    但凡聪明人,都极度自信,楚离再怎么说,楚离也不会听,只有让他亲自体会到绝望,才会死心。

    让他看大日伏魔经,就是为了在他心里种下一颗种子—没大日伏魔经,故练不成金刚度厄神功,练着也是姑且一试,不必勉强,消掉他的胜负欲,免除危险。

    “小茹。”萧琪道。

    “是。”苏茹会意的应一声,来到柜子前,取出一个小玉瓶,拇指大小,雪白晶莹。

    她把玉瓶递给楚离:“楚离,这是一枚紫冥花的种子,你看能不能种出来。”

    “紫冥花?”楚离在脑海里搜索,很快找到,讶然道:“真要种它?”

    “嗯,我练功用。”萧琪道。

    楚离皱眉看她。

    萧琪道:“放心吧,我知道它的害处!”

    楚离慢慢点头,紫冥花美丽非凡,却能让人生出幻觉,沾了它的汁,会有自杀倾向,很多人不认得,只觉得它美丽灿烂,弄到花园里,最终死在它花下。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你真啰嗦,小姐要用来配药,是练功的,你到底能不能种得出来?”

    楚离笑了笑:“我试试看。”

    “试试?!”苏茹没好气的道:“这花很重要!”

    楚离看一眼萧琪,笑道:“是,我一定种出来!”

    “这还差不多!”苏茹哼道。

    萧琪道:“我修的心法与平常心法不同,需要这花来磨炼心性。”

    楚离点点头:“是,小姐放心,我会尽快种出来。”

    “嗯,”萧琪轻颌:“猛虎寨的事你不用分心,我会处理的。”

    “多谢小姐!”楚离抱拳,知趣的告辞。

    ——

    晚上的湖风格外湿润,轻轻撩动苏茹的衣角。

    她站在岸边,静静看着远处茫茫湖水:“楚离,紫冥花的事要保密,而且要尽快种出来!”

    楚离点头道:“小姐这么需要它?”

    “它是练功的关键。”苏茹扭头望过来,明眸如水:“如果有了紫冥花,小姐的修为就能更进一步,也能好过一点儿。”

    “我会尽力而为。”楚离点头。

    苏茹歪头看他:“你就不好奇小姐练的什么心法?”

    楚离摇头:“我可没这个好奇。”

    “算你识趣!”苏茹轻笑道:“小姐的武功是传自夫人的,夫人出身青鹿崖。”

    “嗯——?”楚离讶然。

    他还真不知道这个秘闻,青鹿崖啊!

    青鹿崖是天下四宗之一,是存在数千年的级宗派,底蕴之深无法想象,没想到小姐的母亲竟然出身青鹿崖!

    “夫人早逝,只留下了一部剑经给小姐,并不是青鹿崖武学。”苏茹摇头道:“也不知夫人是怎么想的,明明可以传给小姐青鹿崖武功的。”

    “可能有规矩吧。”楚离道。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这部剑经是夫人奇遇得来,没人修炼过,没有前人的经验,小姐独自摸索,进展缓慢,但因为是夫人所传,不能不练。”

    “小姐早就是先天了,进展不慢。”楚离道。

    苏茹哼道:“要不是这部剑经,凭小姐的绝世资质,恐怕已经是天外天高手了!”

    楚离笑了笑。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怎么,你不信?”

    “信。”

    “言不由衷!”苏茹没好气的哼道:“小姐过目不忘,什么武功一练就会,一练就精通,要不是这部剑经……,哼哼,算了!”

    楚离眉头挑了挑,点点头。

    他对萧琪用过大圆镜智,精神力强大,苏茹这话倒不是虚言,晋入天外天高手关键的之一就是精神力,精神足够才有资格冲击天外天境界。

    萧琪修炼的心法非常奇异,有类似佛家他心通的妙处,显然这部剑经绝非凡品,夫人让小姐修炼,想必也是看到了它的妙处。

    其他的武学,纵使练到天神境界,也不能他心通,一个女人能够看透人心,好处无穷,比起单纯的武学绝顶更有用,也难怪夫人如此选择。

    楚离还知道,紫冥花虽厉害,却也有妙处,能够增强精神力。

    本以为失传的,没想到又见到了!

    “你真要建酒楼?”

    “嗯。”

    “我先请俩大厨回来,然后再弄个店铺,先试试看吧,真能做好,再建楼不迟。”

    “多谢总管。”

    “店铺的钱就算你的赏钱了。”

    “我这里有钱。”

    “你那钱还是留着自己花吧,就这么定了!”

    “那就劳总管破费了。”

    “反正花不着小姐的钱,放心吧。”苏茹笑盈盈的拍拍他肩膀,神仙须可不便宜,军中也不差钱,这一次不但不会亏着钱,反而能赚一大笔。

    ——

    楚离回东花园后,没休息,马上开始种紫冥花。

    紫冥花种子难觅,生长也不易,但他明白,最关键的是保密,所以单独开辟了一个花圃,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外人不会来的地方。

    紫冥花长得慢,楚离搬运别的花草灵力过来,助它生长,加快度之下,仅十天就长出了花。

    嫩黄的小花灿烂夺目,皎洁无瑕,让人恨不能捧在手心。

    这天半夜时分,萧琪与苏茹亲至。

    李越已经回屋睡下,楚离这十天一直呆在月光兰花圃,照顾月光兰与昙梦花,李越见怪不怪,楚离在这边守着,他也能睡得踏实。

    萧琪与苏茹无声无息过来。

    萧琪一袭白衣,苏茹仍杏黄罗衫,两人与楚离并肩站在紫冥花前,打量着五朵灿烂的小黄花,谁能想到如此明亮动人的花竟有紫冥花之名。

    “小姐,如何?”楚离扭头问。

    萧琪轻颌:“是紫冥花!……你怎么做到的?”

    楚离微笑不语。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神秘兮兮!……没被人现吧?”

    “当然!”楚离点头。

    苏茹哼道:“算你明白!……小姐,采了吧?”

    “嗯。”萧琪轻颌。

    她清清冷冷,平静如昔,好像世上没什么事能让她失态,一直如古井之水般平静,冷静自如。

    楚离知道这既是她的性情,也是这部剑经所致,想必这剑经会抑制情绪,保持平静。

    苏茹拿玉盒把五朵小黄花收了,看向楚离:“先别让它开花,等等看小姐还需不需要。”

    楚离点头。

    萧琪道:“楚离,灵田的事你要想想。”

    楚离忙道:“小姐,我想过了,灵田还是建在玉琪岛吧。”

    萧琪明眸静静看着他。

    “建这里太显眼,而且防护不够。”

    灵田就是一块巨大的肥肉,谁也抗拒不了,防护不够,一定会有人铤而走险,那时候东花园就成了危险之地,自己还成,李越却有危险。

    萧琪沉吟一下,轻颌:“嗯,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