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锦绣归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信不信我
    豆豆回到京城两个多月了,这还是第一次和傅韶昀见面。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也就是说他们俩近两年没有见面了。

    十几岁的少年男女,两年前和两年后的变化是非常大的。

    傅韶昀只觉得眼前的少女动人之处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俏丽的脸庞稚气全脱,眉眼间纵然浮现出了担忧的神色,也完全掩盖不了那份幸福和甜蜜。

    看来他真的可以死心,也可以放心了。

    如果不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爱着,再好的容貌也不可能美成这个样子。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形象糟糕至极。

    纵然他已经死心,也不能给沅表妹留下自暴自弃的印象。

    傅韶昀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豆豆面前。

    可惜他最近把自己的身体糟蹋得有些过火,一跃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又跌落回椅子上。

    傅韶昀窘迫极了,快速用宽大的袖子挡住了脸。

    豆豆有些哭笑不得,既然这般爱美爱面子,干嘛把自己弄成这个模样。

    她知道此刻自己开口难免会让傅韶昀下不了台,便给重九使了个眼色。

    重九心领神会地走到傅韶昀身侧:“少爷,奴才扶您去换身衣裳。”

    傅韶昀借着重九的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主仆二人匆匆走进了内室。

    孙燕有些不好意思道:“沅表姐……你还是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豆豆依言坐下道:“没事儿的,已经比我想象的好很多了。”

    这话不单纯是在安抚孙燕,傅韶昀既然还肯顾及形象,就说明他还不至于道自暴自弃的地步。

    孙燕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豆豆话里的意思她一听就懂,乖巧地坐在了一旁。

    采青采桑和那名小丫鬟都留在了屋外,主子们的事情做丫鬟的还是少干涉为妙。

    内室里的傅韶昀羞恼极了,挣脱重九的手歪坐在床上。

    他压低声音道:“你好大的胆子,知道沅表妹今日要来庄子里竟敢瞒着爷。”

    重九大呼冤枉:“少爷,奴才真的不知道……”

    傅韶昀嗤笑道:“你把爷当傻子呢?如果不知道你一大早就跑去庄子大门口等谁?”

    重九挠了挠头道:“奴才是去等燕姑娘。”

    傅韶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下好了,你家少爷十七年的脸面丢得一干二净,你面上也有光了。”

    重九委屈极了,少爷真是不讲道理。

    明明是他自己长了一颗做胖子的心没长一个做胖子的胃,这也能怪到自己身上?

    他小声道:“少爷,您还是赶紧换一身衣裳,元二姑娘如今身份不同了,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

    傅韶昀俊脸一僵,他当然知道如今和沅表妹见面不易,可见了又能如何,徒增烦恼而已。

    重九才不管那么多,从衣柜里取出一套外裳,三下五除二把傅韶昀打理得清清爽爽。

    虽然精神头还是有些不足,但比从前更加消瘦的身材和面庞,越发显得清俊飘逸,越发不像个凡人了。

    傅韶昀也知道逃避不是个办法,只好搭着重九的手重新出现在了豆豆面前。

    他拱了拱手道:“沅表妹,为兄方才太过失礼,请你见谅。”

    看着他憔悴中带着一丝别扭的神情,豆豆笑着指了指满桌子的吃食道:“那么长时间不见面,傅表兄竟成了和我一样的人。”

    大约是那一日在百味楼吃伤了脾胃的缘故,之后傅韶昀算是接受了教训。

    数量上丝毫不减,吃食却增加了不少花样,再不敢单纯吃那些肥肥腻腻的肉。

    今日桌上摆着的多半都是点心,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如果不是抱着把自己吃成胖子的目的,其实非常诱人。

    比如豆豆就觉得十分可口。

    可惜对于傅韶昀来说,早就没有了品尝的心情,纯粹当完成任务一样,又怎会吃得下去。

    豆豆的话傅韶昀自然听得懂,意思就是说自己也成了和她一样的小吃货。

    傅韶昀有些无奈道:“沅表妹,我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得很,没本事拒绝贵女的追逐,就连想做个胖子都做不成……”

    豆豆凝视着他秀美的双眸道:“傅表兄,以后别再这样糟蹋自己,春闱马上就要到了。”

    傅韶昀摇了摇头:“如果不能摆脱裴锦歆,就算考中状元有什么用?我生平最恨裙带关系,也不屑于去攀附什么权贵……

    一旦和裴府、和裴皇后扯上关系,我就是这世上最大的笑话。

    沅表妹,我不想做那种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人,更不想娶自己厌恶的女子为妻。”

    豆豆抿抿嘴道:“事情尚且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你不用太过着急,等我……”

    对付裴皇后的事情属于绝对机密,现在肯定不能暴露,她只能做一点点暗示,让傅韶昀不用太过焦急。

    可惜这一点点暗示对于完全不知根底的人来说起不了多少作用。

    傅韶昀苦笑道:“我知道沅表妹的意思,元表叔深得陛下信任,但毕竟君臣有别,我不能让自己的这点小事去为难他。”

    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元徵帮忙,但裴锦歆比公主更得陛下宠爱并不是虚言。

    元表叔这么多年来对他悉心教导,甚至还想过把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他为妻,他绝不能忘记这份恩情。

    这两年来元表叔为了坐稳吏部尚书的位置花费了多少心血他全都看在眼里。

    裴家在大周朝根深蒂固,其根基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动摇的。

    如果为了自己和裴家撕破脸皮,元表叔需要付出的代价他完全不敢去想。

    豆豆眉头皱了起来。

    傅韶昀话里的意思她全懂,但她该怎么样让他也把自己的意思全都搞懂呢?

    傅韶昀看着心爱的女孩子一双柳眉紧蹙,心疼得不行。

    他淡笑道:“沅表妹不用太过担忧,裴锦歆无非就是喜欢我这副皮相,等我脱胎换骨了她也就放弃了。”

    脱胎换骨?无非还是想吃成个胖子。

    可傅韶昀尝试了那么久还没有认清楚一个事实么?

    胖子也不是谁都可以做的!

    就拿她这颗扁豆来说,十多年一直保持那么好的胃口不也没长胖么!

    她长出一口气道:“傅表兄,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信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