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十八章 帮忙
    “哎,我说,怎么还在喝着呢?”

    等方逸回到满军院子的时候,他现从自己走的时候就没散的酒场,居然还在继续着,不过桌子旁边又多了胖子和三炮两个人,从那脸上的红光能看出来,这哥儿俩也喝了不少了。★ ★燃文◆  w`w-w`.`r-a`n、w`e、n-.-o-rg

    “哎,方逸,你……你回来啦?”见到方逸进门,满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将方逸拉了过去,开口说道:“来,你满哥今儿高兴,你喝了这一杯,咱们一醉方休……”

    “对,一定要喝掉!”孙也是拿了支筷子不断敲打着桌子,那眼睛几乎都快睁不开了。

    “好,我喝还不成吗?”

    见到满军这酒都快端到嘴边了,方逸只能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将杯子放下后,方逸开口说道:“满哥,哥,今儿差不多了,你们也困了吧?可以睡觉了……”

    “睡……睡觉?”孙抬起头来看了方逸一眼,不知道为何,他本来就有些迷糊的脑子,一下子天晕地转了起来,一头就趴到了桌子上。

    “满哥,您也可以睡啦……”方逸扶着还站在自己身边的满军,右手拇指在他后颈部位的安眠穴上轻轻一按,满军的顿时软了下去。

    “我说你们两个看什么热闹啊,把他们俩给扶床上去啊……”让两个喝的胡言乱语的人睡着之后,方逸没好气冲胖子和三炮吆喝了一声。

    “方逸,胖爷我今儿受打击了……”站起身的胖子将满军丢到房间的床上之后,坐在桌旁自酌自饮了一杯。

    “你小子受什么打击啊?”方逸将孙扶到了房间里,出来按住了胖子的手,眼睛看向三炮,说道:“三炮,他怎么回事啊?下午不还兴高采烈的?”

    “逸哥儿,胖爷我失恋了啊……”胖子脸上露出了一副痛不欲生的神色,那手又向酒瓶子抓去。

    “方逸,你少听他胡扯,他失恋个屁,就是想多喝点茅台罢了……”

    三炮很不给面子的揭了胖子内心的意图,话说今儿见了那女警察之后,平时能说会道的胖子连个屁都没憋出来,一顿饭说了不到三句话,哪儿有失恋一说啊。

    “嘿嘿,还是三炮兄弟了解我……”

    原本还绷着脸的胖子,听到三炮的话后,立马变成了一张笑脸,对着方逸说道:“哎,你今儿没去真是可惜了,我告诉你,胖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五星级酒店吃饭,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不信你问三炮,这小子都动心了……”

    说起晚上吃饭的女警,胖子那是一脸的猪哥样,一向厚脸皮的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是失望,原本还想贫几句嘴的,没想到在那女孩面前竟然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反倒是三炮对那女孩没有什么企图,吃饭的时候聊的挺好,这让胖子很是羡慕嫉妒恨,回来的路上嘴里一直嚷嚷着回头要告诉三炮的女朋友。

    “这女孩性格很好,一点都不傲气,也没什么架子……”

    三炮对女孩的评价也很高,从今儿女孩请他们在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吃饭三炮就能看出来,女孩的家庭出身肯定不错,要不然凭她那干警察的工资,恐怕还不够今儿三个人的花销了。

    不过女孩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架子,还主动介绍各种好吃的东西给他们,让进到五星级酒店有点紧张的胖子和三炮感觉非常的舒服,在心里都认可了这个朋友。

    按照女孩的说法,她叫柏初夏,是京城人,还是公安大学的大二学生,来金陵是实习的,半年之后就会离开,她在金陵也没什么朋友,所以很高兴认识胖子和三炮,还说了下次再请方逸一起来吃饭。

    女孩说这话的时候,胖子和三炮谁都没敢接口,因为这酒店实在是太贵了,进去的时候他们哥俩可是亲耳听到的,不算酒水每个人都要五百八十八块钱。

    “对了,方逸,柏初夏还有件事要请咱们帮忙呢……”讲完今晚吃饭的事情后,三炮开口说道:“她想买一串好一点的文玩送给长辈,不过怕买到假的,想让咱们帮忙找一个……”

    “让咱们帮忙找一个?咱哥几个哪有这渠道?”听到三炮的话后,方逸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等明儿满哥酒醒了问问他,他在这圈里混的时间久了,肯定有门路的……”

    “其实也不用找满哥的……”

    三炮看着方逸,期期艾艾的说道:“逸哥儿你手上不就有嘛?不卖你师父留下的,你可以卖你自己盘出来的呀,这十多年你少说也得盘出来好几串了吧?”

    俗话说拿了别人的手短,吃了别人的嘴软,尤其又是个大美女相求,以三炮那性子也是忍不住向方逸开口了,想要帮一帮那位柏警官。

    “我盘的物件,那品相不行啊,材质也很差……”

    方逸闻言连连摇起了头,他当年诵经时所捻搓的珠子,都是很一般的木材做成的,而且方逸那会还要扫地做饭种菜喂鸡的,手上就没个干净的时候,那盘出来的珠子简直就是惨不忍睹的。

    “要不,你把老道士留下来的给她一串?”三炮偷看了一下方逸的脸色,开口说道:“柏警官说了,钱不是问题,只要东西好,多少钱随便你来提……”

    “三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师父的东西是不能卖的……”

    方逸想都没想就给拒绝掉了,开什么玩笑,师父留下来的那些物件,不单单是文玩,更是道家法器,更寄托了方逸对师父的思念,就是穷到去工地搬砖,方逸也是不会将其卖出去的。

    “三炮,怎么样?我就说方逸不会同意的吧?”胖子有些郁闷的说道:“早知道我就不答应她了,这要是找不到合适的物件,咱们这个星期天真没脸见她……”

    “你们答应什么了?”方逸闻言愣了一下,说道:“答应帮她找个老东西?”

    “都怪这死胖子,张嘴就说要帮她找一串二十年以上的东西,你当二十年以上的文玩是大白菜啊,那么容易找的?”

    本来三炮和胖子没把这事情当成多大的事儿,在他们想来,只要手上有钱,找串老文玩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但是等回到家和酒桌上的孙一聊,他们才知道自己想的有些过于简单了。

    要知道,早在清朝的时候,文玩可是那些八旗子弟们的专属玩物,老百姓就算是接触得到也玩不起,清朝覆灭之后,文玩在民国兴盛了一段时间,建国后却是一度销声匿迹了。

    一直到了九十年代中期,文玩作为一种装饰品,才又重新进入到了世人的眼中,到现在也就只有短短的六七年时间。

    所以按照孙的说法,除了建国前的可以称之为古玩的老东西之外,民间几乎就没有盘玩二十年以上的东西,所以胖子夸下了这个海口之后,那就只能去打方逸的主意了。

    “我手上倒是有个金刚手串,是我自己玩的,等星期天的时候给她看看吧……”

    方逸心中一动,他想到了下午盘出来的那串金刚菩提,虽然锯齿缝隙里有些黑色的污垢,品相不是那么完美,但整串珠子的包浆和色泽还是很不错的。

    “哎呦,方逸,你这可是救了我和三炮啊……”

    胖子一把拉住了方逸,趁热打铁的说道:“咱们上楼看看你那串珠子去,我说逸哥儿,这次胖子可是把牛吹出去了,你说什么也得拿出点好东西来啊……”

    “明儿再给你们看,你们俩今天先把桌子给收拾了……”方逸指了指那狼藉不堪的餐厅,也不知道孙和满军喝了多少,地上除了两个茅台瓶子之外,还扔着七八个啤酒瓶子。

    “得嘞,你就安心睡觉去吧,这里交给我和三炮了……”

    要求被满足后,胖子还是很勤奋的,拉着三炮就忙活了起来,看的方逸是连连摇头,以这小子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的秉性,早晚要吃个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