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十四章 法器
    “老弟,是不是我的东西,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满军被方逸的话给说乐了,他满军文化程度不怎么高,但眼力介和强的记忆能力,却是满军能在古玩行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原因,他不可能连自己进的货都不认识。▼  ▼★●燃●文  w、w、w`.`r、a`n`wen.org

    “方老弟,你是不是手上缺钱用了啊?”

    和方逸他们结识了这些天,满军知道方逸手头有不少好东西,而且他也见过方逸的那串老沉香珠子,所以这会还以为是方逸急着用钱又不好意思明言卖掉师父传下来的东西,才找了这么一个借口。

    “方逸,三五万的你给满哥说一声,满哥还是能拿出来的……”

    满军想了一下,将那串星月菩提递给了方逸,开口说道:“我看你这串菩提透着股子法力,会不会是你师父当年盘玩出来的法器啊?照我说,你还是留着吧……”

    满军倒腾古玩那么多年,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佛道两门的法器他也见过不少,因为行里专门有些人喜欢收集这一类的物件,所以有段时间满军还经常要往藏区跑,从一些偏僻之处的喇嘛庙里求取法器。

    而方逸这串星月菩提给满军的感觉,和以前他见过的法器就有几分相似,尤其是他将其拿在手里的时候,内心很容易就感觉平静了下来,甚至连那燥热的天气都似乎凉爽了不少。

    “法器?”

    听到满军的话后,方逸顿时愣了一下,在接过满军递过来的珠子之后,不由用手指捻搓了一下,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惊诧的表情,这串星月菩提竟然真的具备法器所独有的法力。

    法器在佛门称之为佛器或者是佛具,在道家称之为道器和法具,就内义而言,凡是在宗教寺院内,用于祈请、修法、供养、法会等各类宗教事务的器具,或是宗教徒所携带的念珠,乃至锡杖等修行用的资具,都可称之为法器。

    就广义而言,凡是修行之人所用的器具,或者具有一些特殊功效的器具也是可称为法器的。

    但是相对来说,由于修行之人在持法器修行的时候,会不断的增强法器中的法力,他们所用的器具,往往会强于寺庙道观中那些用来摆设供养的法器。

    就像是方逸前几天制作的那张符箓,就是道家的一种法器,只不过和法印、法尺、镇坛木这些法器相比,符箓中蕴含的法力有限,只能在一段时间内起到法器的作用。

    “难道真的是我拿错了?”

    方逸心中刚刚兴起了这个念头,随即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这东西昨儿拿到手后一直都没离身,方逸可以肯定就是满军交给他的那两串珠子中的一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前几天卖的那串小叶紫檀,对方也说是老物件,难道是自己在无意中加持的法力?”

    方逸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在市场内卖掉的那个手串,自己在卖掉之前似乎把玩了好一会,而在揉搓珠子的时候,方逸会习惯性的在心中诵念经文,难不成珠子因此而起了变化?

    “莫非是自己的神识进入到识海底层所引起的变化?”方逸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他在遭遇车祸之后的第一次修炼中,神识曾经被吸入到了识海底层。

    按照道家修炼典籍中的记载,但凡能进入识海底层而没有变成白痴的人,都会拥有某种神通,但方逸醒来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难道他的神通就应在了这加持了法力和时光的珠子上面?

    “方逸,你怎么了?”

    看到接过珠子的方逸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满军还以为方逸面子薄,被自己说中了心思不好意思呢,连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你要是真想卖这珠子,满哥我就帮你卖出去,而且这串星月菩提要真是法器的话,价格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满哥,还是算了吧……”方逸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笑了笑,说道:“可能是我昨儿收拾箱子给搞混了吧?满哥,这珠子先不卖,回头再说吧……”

    “那成,不过方逸,你要是缺钱了或者是想卖掉了,给满哥说一声啊……”

    满军也不知道方逸打的什么主意,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他是生意人,就算是方逸要卖掉师父的遗物,在满军看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的,满哥,我要是想卖一准找你……”

    方逸并没有说赵洪涛也想买这珠子的事,这会他心头的疑问还没解开了,当下站起身来,说道:“满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家去准备准备,晚上老师要过来吃饭呢……”

    “好,我中午又买了点菜,都放冰箱里了,你自己拿就行……”满军闻言点了点头,在吃过方逸做的饭菜之后,他还真不愿意去外面的饭店吃了,中午的时候满军就是把昨儿剩下的菜热了热吃掉了。

    “成,满哥,那我先回去了……”方逸这会满脑子的疑问,那里还愿意在店里多呆,和满军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走了出去。

    “哎,这……这还不到三点啊,这么早做什么饭?”在方逸走出去之后,满军抬头看了一眼店里墙上挂着钟,不由愣了一下,只是炒几个菜而已,不用那么早就准备吧?

    “方逸,你晚上真不去?”等方逸来到自家的摊位前,胖子张口又是问起了吃饭的事情。

    “不去,胖子,你和三炮守摊吧,我先回家了,晚点老师还要过来吃饭呢……”方逸摇了摇头,他来摊子这也就是给胖子和三炮说一声自己要先回去。

    “那行,你小子可别后悔啊……”胖子点了点头,看到方逸正想走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对了,那串珠子的事情怎么说?我看你怎么还挂在脖子上啊?”

    “是啊,方逸,满哥他卖不卖?”三炮的眼睛也看了过来,刚才方逸去找满军的时候,胖子已经将这事情给他说了。

    “胖子,这串珠子可能是我拿错了……”

    方逸今儿这是第二次撒谎了,“我昨儿收拾了一下师父的箱子,可能把师父留下的那串星月挂脖子上了,我现在回家就是找找去,看满哥给的那串星月还在不在?”

    到现在为止,方逸也不敢肯定这串星月所产生的异变是自己带来的,而且这事儿也太过荒谬,就算方逸肯定了之后他也不会告诉胖子和三炮的,因为这种能力已经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

    “啊?是老道士留下来的?”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一拍大腿,满脸懊丧的说道:“早知道我就不当兵去了,要不然老道士死之前我守在他身边的话,说不定也能得到几件宝贝呢……”

    对于方逸的话,胖子倒是没怎么怀疑,因为当时方逸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的确见到有好几串珠子,只是那会胖子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值钱,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现在自然也是分不出来的。

    “你有这功夫做白日梦,还不如多卖几串珠子呢……”方逸笑着看了胖子一眼,说道:“晚上回去之前要是卖不到十串,你小子以后就别吹自己是那什么销售奇才了啊……”

    “嘿,哥是个暴脾气,你还别激我,十串就十串……”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嘿嘿笑道:“三炮中午卖了两串,刚才你去找满哥我又卖了五串,只差三串就到你说的十串了……”

    要说胖子这张嘴,真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刚才的时候从博物馆出来了一个旅游团,是西北地区的一个高校老师组的团,里面都是些知识分子。

    在那些老师逛市场的时候,三炮是开动了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将男人戴手串说成了是一种时尚,彷佛这些老师们给学生上课不戴手串的话,那就不能为人师表了。

    胖子的一番话说的几位老师是头晕眼花,再加上这手串2oo多块钱一串,也不算很贵,他们都能负担的起,于是当场就有三个老师掏了钱,等这三个老师回到团里一说,又有两个男老师专门跑过来分别买了一串。

    “胖子,你还真行啊……”听到胖子说完卖珠子的经过后,方逸的那张嘴巴也是吃惊的半天没合拢,看来做买卖这一行还真是胖子这一生的事业了。

    “这算什么?看胖爷晚上再泡个女朋友回来……”胖子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不过这话也就是在方逸和三炮跟前说说,真到了那女孩面前,胖子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行,胖子,我看好你,一定要加油啊……”

    方逸冲着胖子竖起了大拇指,顺手将他脖子上挂着的满军家的钥匙给取了下来,一边转身一边说道:“胖子,你今儿要是能找到女朋友,那明儿我就给你租套房子让你们过二人世界去……”

    “靠,看不起胖爷啊?”

    胖子不满的嚷嚷了一句,看到方逸头都没回,连忙又喊了一嗓子,“哎,我说这一天太短了吧,你给胖爷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准能找到女朋友的……”

    “行,一个月就一个月……”方逸这会急着回家去论证那串星月的事情,哪里有功夫和胖子扯淡啊,当下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