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十一章 拿错了?
    “嘿嘿,赵哥,您别生气,我……我本来就是一俗人啊……”胖子不以为意的笑着,舔着脸说道:“赵哥,您就说说呗,我这珠子要是玩十年,到底能卖多少钱啊?”

    “卖一万是它,卖五万也是它,要看你玩的怎么样,还要看有没有人喜欢……”

    赵洪涛没好气的将胖子的那串星月给扔了回去,听到了胖子的那番话,赵洪涛感觉这串星月都满是铜臭味道了,那是一会都不愿意拿在手上了。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赵洪涛玩出来的那几串星月,一串都没舍得买,他有个富豪朋友笃信佛教,无意中看到赵洪涛的藏品后,非说他的星月是开过光的,要出十万块钱买其中的一串,赵洪涛想了好几天,还是回绝了那个朋友,他实在是舍不得。

    “能卖那么多钱?那倒是划算……”

    胖子眼睛一亮,他昨儿专门问过满军,由于是海南原产的星月,这串星月的进价大概在五六百左右,如果十年能翻到一万,那等于整整翻了二十倍啊,就是存银行也没那么多的利息。

    只不过胖子没想过,现在2ooo年这会的价格是五六百元,等到十年之后这东西或许就是一两千元一串了,即使是把玩出来的星月,也是要看能不能碰到喜欢的买家的。

    “哎,你是做文玩生意的,对你要求也不能那么高……”

    看着胖子一脸财迷的样子,赵洪涛叹了口气,说道:“你反正平日里没事,脖子上就多挂几串吧,摆摊的时候轮流换着盘一盘,你小子放心,盘的好的物件在价格上,最少是原来的好几倍。”

    “谢谢赵哥,我一定按您说的做……”

    听到有利可图,胖子那是浑身的干劲,那小胖手直接就伸向了方逸的脖子,开口说道:“方逸,你那两串我来帮你盘吧,回头你再找几串去……”

    “行,那这串星月和金刚就都给你……”

    方逸打开了胖子的手,将两串珠子取了下来,方逸盘珠子是为了静心凝神修炼道法,这境界要远远高于胖子,甚至就连赵洪涛也无法与之相比的,至于手上珠子的好坏,方逸则是并不在乎。

    “哎,小胖子,你把方逸那串星月给我看看……”就在胖子接过方逸递过去的两串珠子时,赵洪涛忽然伸出了手,将方逸的那串星月一把抢了过去。

    “哎,赵哥,别拽啊,绳子要断的……”胖子连忙松开了手,不明所以的看向了赵洪涛。

    “断了也丢不了……”赵洪涛头都没抬的回了一句,他的注意力似乎全都放在了手上的这串星月菩提上。

    “怎么了,赵哥?”方逸开口问了一句,他也不明白赵洪涛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

    “方逸,你这串珠子从哪来的?”赵洪涛用手捻搓了一下手中的菩提子后,开口说道:“我昨儿好像没见到你戴,难道又是你师父留下来的?”

    “不是,师父传给我的那行珠子,都在箱子里呢。”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这串星月菩提还有这个金刚菩提,都是满哥昨儿送给我们哥几个的,是他几年前进的货没卖掉的,和胖子的那一串一样啊……”

    “一样?你自己看看……”赵洪涛不置可否的将手中的星月菩提递还给了方逸。

    “嗯?我……我这串的颜色怎么那么深啊?”

    还没接到手上,方逸就现了两串珠子的不同,因为方逸的那串珠子通体呈亮红色,颜色十分的好看,而胖子的那一串则是淡黄白的颜色,分开看方逸感觉还不深,但是两条放在一起一对比,那色差顿时就出来了。

    而且方逸的这串珠子摸在手上十分的光滑,那光泽似乎像是玉石一般,像极了赵洪涛之前所说的包浆和色变,就算是刚才没注意的胖子,一眼也是看不出了不同。

    “好像满哥给我的时候就是这颜色吧?”

    方逸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昨儿他也喝了不少酒,加上屋里灯光又比较昏暗,方逸也忘了他拿到珠子时的颜色,不过方逸可以肯定的是,早上他将珠子挂在脖子上的时候,这串珠子就是这个颜色了。

    “满军倒是舍得,竟然给你一串这样的珠子……”听到方逸的话后,赵洪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方逸,你先对比一下你这珠子和小胖子的那一串,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吧?”

    “颜色不同,另外我这串好像是包浆了……”最简单最直观的自然就是星月的颜色了,这一点连旁边的胖子也看出来了。

    “你再仔细看看……”赵洪涛示意方逸将珠子拿的距离眼睛近一点。

    “嗯?我这珠子怎么裂了?”

    方逸将珠子刚把珠子拿到眼前就愣了一下,因为他现这串星月菩提的每一颗黑点也就是星星之间,出现了一条条的细纹,乍然看上去就像是裂开了一般。

    “不对,这……这是叫开片吧?”想起赵洪涛所说的有关于星月的知识,方逸猛地抬起头来。

    “对,这就是开片……”赵洪涛点了点头,说道:“方逸,你看这星月上的裂纹,像不像是陶瓷器中的冰裂釉?”

    “冰裂釉?这名词我倒是听过,不过没见过……”

    方逸知道赵洪涛所说的冰裂釉,是陶瓷器中的一个术语,指的就是烧制不当的瓷器表现所显示出来的釉面裂纹,不过冰裂釉的陶瓷器又无意间烧制成的,也有故意烧制的。

    像是中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的龙泉哥窑,就盛产釉面布满龟裂纹片的瓷器,是龙泉哥窑产品独有的装饰风格,所产带有裂纹青瓷器皿为世所珍,方逸曾经在许多典籍上见到名人盛赞这种瓷器。

    “这串星月上的裂纹,我们就称之为冰裂纹的……”

    赵洪涛指着那串星月说道:“你这串星月最少也盘玩二十年了,而且还是净手素盘,没沾染一点汗水,否则这串星月就会黑,颜色不可能如此红艳的,也不知道满军是从哪里搞到的,竟然送给你了?”

    赵洪涛自诩他盘出来的几串星月菩提,串串都是精品,不过和方逸手上的这串相比,不管是年份还是色泽和包浆,均是差了不少,如此精品,在文玩圈里都很罕见。

    当然,赵洪涛也见过不少藏式百年以上的老星月,虽然那些老星月的包浆也很厚重,开片也很好看,但由于生活习惯的问题,那些星月都带了股子酥油茶的味道,相比之下赵洪涛还是更喜欢方逸的这一串。

    “赵哥,那……那这串星月能值多少钱?”胖子对什么冰裂纹冰裂釉的并不关心,他所关心的无非是这串星月的价格,也直接就问了出来。

    “这是满军拿给方逸把玩的,你们卖掉不合适……”赵洪涛摇了摇头,说道:“要是满军愿意卖的话,这一串我愿意出五万块钱,方逸,你回去可以问问满军……”

    说实话,赵洪涛并不以为满军是把这串星月送给方逸的,他觉得可能是满军拿给方逸把玩的,即使如此赵洪涛也感觉有点暴殄天物,像玩成这样品相的星月,已经是收藏级别的了。

    如果满军愿意卖的话,赵洪涛真的是会买下来,他在文玩圈子里的渠道很多,就算是五万买下来,他一转手就能给卖出去,而且价格低于八万赵洪涛还都不会卖。

    “什么?这……这玩意能值五万块钱?”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胖子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一脸悲愤的说道:“满……满哥太偏心眼了吧?给我们的是普通珠子,给方逸的竟然是盘了二十年的?”

    “胖子,可能是满哥昨儿喝了酒拿错了吧?”方逸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说道:“别说值五万,就是值一百万那也不是咱们的,等晚上回去把这珠子再还给满哥……”

    虽然昨儿满军说了这些珠子是送给他们的,但方逸可不愿意沾这个便宜,他现在就是认为满军昨儿喝多了酒拿错了东西,主动还回去也省得满军现之后难以企口再向自己讨要。

    “满哥有时候还真是糊涂啊,这么好的东西也能拿错?方逸,回头你要说说他……”

    别看胖子平时嘻嘻哈哈一幅财迷的样子,但他做人也是有底线的,以前干保安的时候曾经捡到过一个装着两万块钱现金的包,当时胖子就给交到了物业上,一分钱也没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