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十章 授课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谢老师吧……”

    看着神情淡然的方逸,赵洪涛不由在心里暗赞老师有眼光,方逸本身就具备深厚的历史功底,只要稍加引导,不管是在博物馆学还是文物鉴定学中,怕是都能很快的就脱颖而出。▲燃文◆■■●  w`w-w-.、ranwen.org

    “好了,今儿咱们上第一堂课,还是先给你们讲讲文玩的基础……”和方逸谈论了一会茶经,这时间也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赵洪涛终于将主题给拉回到了文玩上面。

    “你们两个不错,昨儿我说了之后,这都开始盘起珠子了啊?”

    看了一眼方逸和胖子脖子上挂着的那一串金刚和一串星月菩提,赵洪涛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做就对了,想了解文玩的知识,先你就要亲身经历一下文玩在你手中所起到的真实变化,那样你对其的认识才会更加深刻……”

    在赵洪涛看来,文物就是文物,它放在那里沉淀再久,也不会生改变,但文玩不同,经过人手的把玩,经过岁月的包浆,就算是一件很普通的珠子,也会绽放出迷人的光泽来,这也是赵洪涛钟爱文玩的原因。

    “锦华,来,你玩了一天的珠子,先说说心得吧……”以赵洪涛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可能跟着方逸去喊魏锦华的绰号的,所以在问清楚魏锦华的名字之后,他取了后面两个字来称呼胖子。

    “赵哥,您……您还是叫我胖子吧……”

    不过胖子对赵洪涛的称呼却是不怎么领情,在他的记忆中,锦华一向都是等同于金花的,他现在听到胖子的胖子要远比锦华两个字舒服的多。

    “赵哥,他小时候被人叫做金花,心里有阴影了……”看着赵洪涛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方逸忍住笑出言解释了一句。

    “那好吧,我就叫你小胖子吧……”听得方逸的解释,赵洪涛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话说一个大男人要是被人金花金花的叫着,那心里是挺别扭的。

    “小胖子,把你那串星月拿出来,我给你说下如何鉴定它的品质和产地以及应该如何把玩它……”

    赵洪涛指了指胖子的脖子,他现自己在说到理论知识的时候,胖子总是露出一副懵懂的表情,当下干脆以物教学,这样他或许能理解的更加深刻一些。

    “赵哥,昨儿您不是说了该怎么把玩吗?”

    胖子从脖子上取下那串星月,一脸自得的说道:“您说过,要撸星月刷金刚,我那边没刷子,昨儿夜里可是撸这玩意儿撸到半夜才睡,赵哥您给看看,它包浆了没有啊?”

    “包浆?!”赵洪涛被胖子这句话雷的不轻,摇了摇头,说道:“小胖子,你知道什么叫做包浆吗?”

    “知道啊,不就是把珠子玩的有光泽吗?”胖子开口说道。

    “有光泽就是包浆?你拿水洗一遍,用蜡打、用椰子油擦、用皮鞋油搽它还有光泽呢……”

    赵洪涛哭笑不得的说道:“而且文玩的包浆和文物还有不同,文物包浆是指文物表面由于长时间氧化形成的氧化层,年代越久的东西,包浆越厚,就算放置在哪里不动,也会有种浆厚的光泽……

    但是文玩不同,文玩需要用手去把玩和擦拭,成千上万次把玩和擦拭,把这些器物表面磨擦得十分平滑,因此变得光鉴照人,再加上人手上和身上的油汗附在上面,年深日久,就形成了文玩独有的包浆……

    而且文玩由于材质的不同,干手汗手盘玩出来的包浆和颜色变化的效果也是不同的,胖子,你知道这串星月菩提玩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的颜色吗?”

    “我手上又没颜料,就算怎么玩它不还是白色吗?”胖子看着被赵洪涛拿在手上的星月,忽然怪叫道:“不对,赵哥,这玩意儿会变成黄色,其实它现在就有点黄了……”

    “你说的也不对,黄色只是它在变色过程中的一个阶段罢了……”

    赵洪涛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串珠子不错,月朗星稀,星眼细小,密度高,籽干,是真的海南星月,这种珠子玩到最后会变成深红色,喏,就和我这茶几的颜色差不多……”

    赵洪涛指着自己的茶几给胖子做了个比方,然后开口说道:“而越南和广西甚至老挝那边也产星月,只不过品质就要差一点,一来星星的分布不均匀,重量也要比海南星月轻出很多,加上糠子比较多,玩到最后很容易碎掉。

    我个人是建议你们玩海南星月的,只是海南星月太少,市场上百分之**十的星月都是以次充好的,你们昨儿摆的那摊子上的星月,就都是越南子……”

    说到文玩材质的一些现状,赵洪涛也很是无奈,不光是星月如此,像是金刚菩提、小叶紫檀、沉香甚至包括更为珍贵的海南黄花梨,都有某些材质便宜的替代品,而普通的玩家又没有鉴别的专业知识,往往初入行的时候都会吃药。

    “文玩想包浆其实并不难,还是说这星月菩提,你在把玩之前,最好是先用澡堂里的那种搓澡巾,将其揉搓几天,这样很快就能挂瓷……”

    “等等,赵哥,挂瓷是什么意思?”胖子出言打断了赵洪涛的话。

    “挂瓷就是指的抛光,这是让你清理星月表面的一些污垢,也是给把玩这串星月打底子的……”

    赵洪涛知道方逸和胖子对文玩都没什么基础,当下也不着急,继续说道:“挂瓷会让星月显的很亮,但那却是一种贼光,而且很快就会消失掉的,还需要你们用干净的手去每天的揉搓把玩……

    这样过上一个月左右,你们会察觉到捻动珠子的时候有点滞涩的感觉,这个时候就把珠子放置个三五天,让它们有个自然包浆的过程,过了三五天之后再拿出来把玩……

    如此反复的玩上一年,你们就能很直观的看到珠子的变化,到时候不用我解释,你们也都能辨别出来什么是包浆了,不过一年时间只是个起点,想把一串珠子玩到开片的极致,最少要十年以上的……”

    赵洪涛玩文玩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他在国内的文玩圈子里,绝对是那种骨灰级别的人物,光是这星月菩提,赵洪涛就玩开片了四五串,现在都密封起来放置在家中的文玩箱里了。

    “原来要这么长时间啊,那……那这串星月要是玩了那么久,能卖多少钱啊?”

    听完赵洪涛的讲解之后,胖子有些失望,他哪里有耐心把一个东西盘玩那么多年啊,不过胖子也不是全然放弃,如果这东西玩久了会变得很贵,他或许也能坚持下去的。

    “你小子,一串东西玩那么多年,是个人都有感情了,谁舍得卖啊?”

    听到胖子的话后,赵洪涛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文玩承载的是岁月,玩的是文化,能让人心静如水,完凝神静虑,专一不杂、养神之动,这么多的好处,怎么到了胖子嘴里,就满是铜臭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