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五十一章 拜师(上)
    方逸这次下山所带的箱子,都放在了满军家的二楼,找起来倒是也方便,到了楼上打开箱子之后,看着那一包用油纸包起来的东西,方逸的神情有些复杂。★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以前在山上的时候,老道士几乎每年都要下山一段时间,短则十天半月,长了就需要一个多月以上,这油纸包里的那些证件,就是方逸师父在大限将至的前一年,下山给方逸置办出来的。

    俗话说睹物思人,看着这些东西,老道士那玩世不恭的样子顿时出现在方逸的脑海之中,摇了摇头,方逸先是伸手将那串老沉香流珠戴在了手腕上,昨儿打扫卫生的时候他将流珠收进了箱子。

    “身份证,道士证,方丈证,道教知识进修证……”

    打开油纸包后,方逸将几个证件都取了出来,最后只是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道教知识进修证,然后将另外几个证件又小心翼翼的用油纸包好,放在了箱子的底部。

    不管怎么说,这些证件都是老道士留给方逸的,对方逸来说也是个念想,就算它们真的全都是老道士找人做的假证,方逸也是舍不得丢弃的。

    “方逸,快点拿给我看看……”方逸刚走下楼,孙老的身体就站了起来,一脸迫不及待的伸出了手。

    倒不是说非要方逸有文凭,孙连达才会将他收为弟子,但有无文凭,将会决定方逸以后所走的道路,从孙连达内心而言,他还是想让方逸有官方的身份,所以对这文凭才会如此看重。

    “道教协会颁的,还有钢印?”接过方逸递过来的那一页轻飘飘连封面都没有的纸,孙连达最先是看向了颁证件的单位和印章,这一看之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我看着不假,洪涛,你也看看……”

    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孙连达将那证件递给了赵洪涛,说道:“这证件的颁日期写的是九五年,我是听说那几年道教协会办了几次班,没想到方逸竟然也参加了?”

    朝天宫最早的时候,本就是明朝皇帝为了供奉道家而建造的,现在虽然改成了金陵博物馆,但前几年还是有几个道士在里面的,是以孙连达对于道教的事情多少也有点了解。

    “孙老,这证件是师父办的,我没参加过这班……”听到孙连达的话后,方逸连忙声明了一下,就算这证件是真的,那也是师父走后门办来的。

    “这证是真的就可以……”孙连达笑着摆了摆手,他并不是迂腐的人,只要不让他去弄虚作假就行,至于这证件怎么来的他就不管了。

    “老师,证件应该是真的……”

    赵洪涛接过证件也是看了好几遍,最后点了点头说道:“上面还有证件号,应该是备案的了,明天我上班之后让人查一下,如果是真的,就让咱们这边的教育部门出具一个证明文件,方逸文凭的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好,只要这证管用,小方你就参加年底的全国统考!”听到赵洪涛的话后,孙连达很是高兴,招了招手说道:“来,大家都坐,今儿老头子高兴,咱们再喝上几杯……”

    “老师,您想收学生,也得先问问方逸愿意不愿意啊……”在把证件还给方逸之后,赵洪涛小声的在老师耳边说了一句。

    “嗨,你看我,这是高兴过头了……”

    听到学生的话,孙连达才反应了过来,自己似乎只顾着询问方逸证件文凭的事情,却是忘了问他愿不愿意做自己的弟子了,话说就算方逸考研成功,这导师和学生也是双向选择的啊。

    “小方,不知道你想不想做我的弟子,跟我学习文物和古玩鉴定这一方面的知识呢?”深深的吸了口气,孙连达终于是将这句话给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紧张,生怕方逸不答应。

    孙连达是老派人,他深知收一个人品德行俱佳的弟子,远要比遇到一个名师难得多,这也是以前很多手艺人遇不到好弟子,宁愿让手艺失传的原因,而要是错过了方逸,恐怕孙连达这辈子也不会再有收弟子的想法了。

    “老师竟然说弟子而不是学生,看来真的是看重这个方逸啊……”旁边的赵洪涛听到老师的话,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崩看这两个词意思相近,但实际上的涵义却是天差地远了。

    孙连达身为金陵大学的教授,这一生教书育人,可谓是学生满天下,但是这些学生,却是不会像敬重天地君亲师中的“师”那样来敬重孙连达的,因为老师的职业就是培养学生,这也孙连达的工作。

    不过弟子就是不同了,远了不说,就是在几十年的民国时期,老师对待传衣钵的弟子,和对待儿子差不多都是一般无异的,而徒弟孝敬老师,更是将其当成了自己父辈,两者之间只是差着血缘关系罢了。

    看到孙连达不说学生而是说弟子,赵洪涛心里是羡慕不已。

    赵洪涛当年跟着孙连达读研究生的时候,还不太懂得行里的这些规矩,所以只是跟着孙连达学习了博物馆管理的相关专业,至于杂项那一块是他自己爱好,后来逐渐接触到的,可以说没能得传孙连达的衣钵。

    所以现在在圈内,别人会说赵洪涛是孙连达的学生,但却是不会说赵洪涛是孙连达的弟子,除了自己研究的杂项那一块专业领域,赵洪涛在文物界的名声就不是很响亮了。

    “孙老,您想收我做弟子?”

    虽然之前也猜到几分孙连达的心思,但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之后,方逸还是愣了一下,开口说道:“孙老,我那文凭并不是真的,也没上过学,您不怕我给您丢人吗?”

    和孙连达一样,方逸择师也是很慎重的,他虽然很想跟着孙连达学习古玩鉴赏的知识,但丑话还是要说在前面的,否则万一哪一天孙连达在意起方逸学历这些事情,将他逐出师门那就晚了。

    “方逸,是误会我的意思了……”

    听到方逸的话后,孙连达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最看重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学历,我要是想收有学历的研究生,每年都能带好几个,刚才问你学历的事情,只是想让你日后在这行当里走的更顺当一些……”

    说到这里,孙连达伸手拿起了面前的酒,一口喝了下去,放下酒杯接着说道:“就算你没有任何的学历,只要有真才实学,我相信我孙连达的弟子也不会比任何人差的,怎么样?方逸,你愿意跟着老头子学点东西吗?”

    孙连达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方逸自无不答应的道理了,当下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师,我愿意!”

    “好,好,好!”听到方逸的话后,孙连达激动的一拍大腿,说道:“收此佳徒,当浮一大白,洪涛,倒酒……”

    孙连达这么多年一直没收弟子,就是遇不到品行和悟性都很出色的学生,现在年岁大了,他也经常在想,自己这一身本事没能传下去,未免有点可惜了。

    可是今儿方逸拜师,孙连达算是了却了这一桩心愿,他相信,方逸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文物鉴定的相关知识,但是以他深厚的历史基础,绝对可以得传自己衣钵的。

    “老师,今儿虽然高兴,你也只能再喝一杯了啊……”赵洪涛拿起了酒瓶,他知道老师只有三两酒的量,今儿已经是水平挥,再喝就要伤身了。

    “赵哥,我来给老师敬这杯酒吧……”

    方逸是很重礼节的人,既然决定拜孙连达为师了,这一拜是不能免掉的,当下接过了赵洪涛手中的酒瓶,在孙连达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酒。

    “老师,这杯酒是弟子敬您的,从今之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方逸会谨记老师教诲,敬请老师饮了这杯酒……”

    端起酒杯,方逸却是离席来到了孙连达的面前,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拉开孙连达身后的椅子,双膝一软就是跪了下去,双手举杯,恭恭敬敬的抬在了头顶的上方。

    “这……这,好孩子,起来,快起来,我喝,我一定喝了这杯酒……”

    孙连达真的是没想到,方逸竟然用了老辈人这一套拜师的仪式,再听到方逸说出来的话,心中顿时激动不已,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哆嗦起来了,要知道,这样重情懂理的弟子到哪里去找啊?

    拿过方逸举在头顶的酒杯,孙连达是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用双手扶起了方逸,这怎么看是怎么喜欢,眼中充满了溺爱之情。

    “方逸,既然你拜了师,师父就送你一件拜师礼吧……”

    让方逸坐在身边之后,孙连达从腰间解下一个挂件,交在了方逸的手上,说道:“这是老师家传的一块和田玉雕琢的渔翁雕件,已经是戴了几辈子人了,今天老师就把他传给你……”

    “老师,这……这可是您家传的……”一旁的赵洪涛见到老师竟然拿出了这个手把件,面色不由一变,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在老师眼神的制止下停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