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四十七章 贵人相助(下)
    “你们管理处的工作,也要受市场监管的……”

    那个老人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而且那个小同志说的对,管理处只是对商户服务的部门,没有执法权,就算他们有错,你们也不能进行处罚……”

    “哎,这位大爷说的对……”

    “是啊,动不动就罚钱,这生意都没法做了……”

    “姓古的欺人太甚,我那天摊子往外摆了一点,就罚了我十块钱……”

    老人的话引起了在场那些摊贩们的共鸣,纷纷开口指责起了管理处,他们做的都是小本生意,这隔三差五的被管理处罚款,古处长早就已经是犯了众怒了。燃文  w`w`w`.ranwen.org

    只是以前市场摆摊的人比较松散,也没人挑头去和管理处讲道理,但现在见到有人把盖子给揭开了,那些原本就心有怨气的摊贩,顿时一个个都按捺不住,将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说那老头,我看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管理处的工作,用你来说吗?”

    看到平日里唯唯诺诺的摊贩们被人挑动了起来,古处长心中一慌,大声喝道:“想造反是不是啊?不想在这干就滚蛋,我看谁还敢说话?”

    不管怎么说,古处长也是管理处实际上的一把手,他这一火,倒是将众多摊贩都给震住了,大家抱怨归抱怨,但谁都不愿意砸了自己的饭碗啊,毕竟在这里还是能赚到一些钱的。

    “好大的官威啊……”老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听在古处长的耳朵里,在这突然间变得寂静的场地里显得异常的刺耳。

    “你是谁,出来说话……”古处长的个子不是很高,加上周围又全是人,他只能听出老人话声传来的方向,但却是看不到站在人群里的那个人。

    “我倒是想过去,挤不过去呀……”老人笑了起来,随着他的话声,原本拥挤在他身前的游客和摊贩,纷纷让了出来,将站在一起的三个人显露了出来。

    “就是你在这胡说八道的?”

    古处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冷着脸说道:“市场有市场的规定,和你们没关系,看在你年龄不小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

    古处长站立的地方,正好有一缕阳光透过头顶茂密的枝叶照在了他的脸上,是以眯缝着眼睛的古处长并没有看出那拄着拐杖的老人的面容,只是凭着那根拐杖感觉老人年龄挺大了。

    “古国光,怎么和孙老说话的?”

    就在古处长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站在老人旁边的一个中年人实在是忍不住了,上前走了一步,说道:“把你的眼睛给我睁大了,看看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吴……吴主任?”

    听到那个中年人的话后,古处长的身子明显的震了一下,他不用睁大眼睛也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那可是博物馆馆长办公室的大主任啊,并且还分管着后勤部门,算是他的直接领导。

    吴主任的级别是正处,不过人家那个正处可是实实在在的,不像古处长这样只是因为在管理处这个部门工作给冠以了处长的名头,其实只不过是个科级干部。

    “吴主任,欢迎您来视察工作吗?”

    听清楚来人的声音后,原本阴沉着脸的古国光,那脸上瞬间就堆满了笑容,连忙迎了上去,那腰都躬下去了不少,离着吴主任还有两三米的时候就伸出了双手。

    “古国光,今儿要不是我过来,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么大威风啊?”吴主任并没有去接古国光伸出来的手,而是淡淡的说道:“今天我是陪老领导来的,有什么话你对老领导说吧……”

    对于古国光刚才的做派,吴主任也是感觉面上无光,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个部门也是他分管的,所以按照吴主任的意思,只要古国光给老领导道个歉,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老领导?”古国光闻言一愣,当他的目光扫过吴主任身边的两人之后,那身体顿时僵直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老……老馆长?赵……赵副馆长?”

    古国光在博物馆工作也有十多年了,虽然因为级别低和以前的老馆长孙连达没什么交集,但每年的全馆干部职工大会都是能见到的,更何况站在他身边的正是现任的赵副馆长,古国光不认识谁也不敢不认识领导啊。

    不过赵副馆长的称呼一喊出口,古国光就想自己给自己来上两记耳光,亏得他在单位已经工作了一二十年,竟然忘了副职也是领导啊,按照惯例他应该称呼为赵馆长的。

    “古科长,你太让我失望了……”赵副馆长不满的看着古国光,说道:“连斗殴滋事和见义勇为都分不清,你这个科长是怎么干的?”

    虽然赵副馆长也并没亲眼见到整件事情的经过,但是他陪着孙老在这里已经站了好一会了,事件的来龙去脉也从旁人口中听得清清楚楚,而古国光的表现却实在是太差了。

    “赵馆长,我……我这是想先了解下情况,然后再做出处理的……”

    古国光一边抹着头上的汗,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赵馆长您放心,如果他们真是见义勇为的话,管理处一定会对其做出表彰和奖励的……”

    此时的古国光,只希望能安安稳稳的把这几位领导给送走,至于找方逸他们的麻烦,只要他们日后还在这个市场里面混,古国光相信自己总归能找到机会的。

    “我看你们管理处是要好好整风整顿一下了……”赵副馆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古国光,转回头陪着笑说道:“老师,这天也太热了,要不咱们先回去吧,我会好好处理这件事情的……”

    赵副馆长的名字叫赵洪涛,他是金陵大学博物馆系毕业的,当年正是孙连达带的研究生,以前孙连达当馆长的时候那要称呼官职,但是现在孙老退了下来,赵洪涛就是以学生自居了。

    “先等一等……”孙连达摆了摆手,拄着拐杖走向了方逸,来到近前之后笑着说道:“小方,咱们可是又见面了啊……”

    “孙老,您出院了?”方逸和胖子等人早就认出了孙连达,只不过孙老没和他们打招呼,他们几个也不敢贸然上前,毕竟古国光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呢。

    “出院了,我说小方,咱们在医院里认识,可是患难之交啊,你这几天也不说给我打个电话……”孙老故作生气的顿了顿拐杖,不过脸上却满是笑意,他在出院后的第一天就来到了古玩市场,也是存了几分想见到方逸的心思。

    “老师,你们认识?”

    看到老师熟谙的在和那个年轻人说话,赵洪涛心里有些奇怪,他可是知道老师最厌烦的就是和古玩商人打交道,在面对那些古董商的时候,向来都是不加以颜色的。

    “洪涛,他叫方逸,是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

    孙连达笑着将方逸介绍给了自己的学生,没等赵洪涛说话,又接着说道:“小方很有天份,以后在这里摆摊,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你多照顾照顾……”

    “啊?是,老师,我知道了……”

    听到老师直接就出言让自己关照方逸,赵洪涛一时间还以为是自个儿的耳朵出毛病了,他跟着老师读了好几年的研究生,也没见到老师对哪个年轻人如此上心过。

    “对了,洪涛,我记得你比较精通杂项吧?”孙连达忽然想起来一事,开口问道。

    “当着老师的面,我哪里敢说精通啊……”听到孙老的话后,赵洪涛笑道:“我只是喜欢杂项里面的物件,稍微有点儿研究罢了,可当不起精通这两个字……”

    “你啊,领导没当几天,也变得官僚了……”孙连达摇了摇头,说道:“方逸是个有才气的孩子,你以后要是有空的话,多指点一些他关于杂项的知识,也能让他少走点弯路……”

    “老师,我明白了,您就放心吧……”

    孙连达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洪涛哪里还不知道,老师这是想提携方逸了,要不然怎么会让他这个在国内也算是有些名气的杂项专家,去指点方逸这么个年轻人呢。

    “嗯?你还站在这干嘛?”

    孙连达看到了在一旁站立不安的古国光,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是老辈人,对人的要求是做事先做人,而这个古国光之前说出来的那些话,显然人品上有些问题。

    “古科长,你先去写报告吧,明天一早交给我……”赵洪涛对古国光也没什么好脸色,这小子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老师看好的人,这不是给自个儿上眼药吗?

    要知道,别看孙连达已经退下去好几年了,但他却还兼着国内博物馆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在博物馆业内的名声,甚至要比他在古玩行还要高,赵洪涛日后要是想再进一步,老师的话还是相当有作用的。

    “洪涛,作为领导,以后在用人上要好好把关啊……”孙连达话有所指的说道。

    “老师,您教育的对,我以后一定注意……”

    被老师当众批评了一句,赵洪涛并没有生气,而是对面前的那个叫做方逸的小伙子愈的好奇了,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样一个人,竟然会让老师如此的上心。

    “小方,晚上有事吗?陪我老头子喝几杯?”

    孙连达笑眯眯的看向了方逸,从京城回来之后,他日常的生活变得有点太过闲逸了,儿子虽然孝顺,但是工作太忙整天不在身边,所以在见到方逸之后,孙连达心里真的动了收个弟子的年头。

    “孙老,那晚上去我住的地方吧,我动手做几个菜……”看到满军一个劲的给自己使眼色,方逸心里哪会不明白,当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好,五点半的时候我在市场门口等你们……”孙老笑着点了点头,他大病初愈的身体,在阳光下的确不适合久呆,和方逸约好之后,就在赵馆长与吴主任的陪同下去了博物馆。

    看到孙老和赵馆长离开,古国光也是失魂落魄的回去写报告了,有了孙老刚才的那句话,古国光知道自个儿恐怕要位置不保了,哪里还有对付方逸等人的心思。

    没了热闹看,原本围在这里的游客也都散开了,不过那些摊贩们看向方逸等人的目光,却是变得敬畏了起来,刚才帮方逸说话的几个摊主,更是直接将自己的摊子摆到了方逸的旁边。

    “嘿,还真是有贵人相助啊……”

    孙老等人离开后,胖子两眼放光的嚷嚷了起来,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古处长在孙老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日后有这尊大神照着,他胖爷绝对可以在这古玩市场里面平趟。

    “方逸,满哥谢谢你啦……”

    满军一脸感激的看向了方逸,方逸可是住在他家里的,邀请去家里吃饭,岂不是给了自己一个和孙老接近的机会?要知道,只要孙老松了口,在古玩行想请孙老吃饭的人,能从现在排到年后去。

    “满哥,说那些话干嘛啊,咱们在不是一家人吗?”

    听到满军的话后,方逸不由笑了起来,他懂得相面之术,从满军脸上能看出来,满军为人正直,做生意也没有坑蒙拐骗的行为,值得自己帮一帮的。

    “好,那我现在就买菜去……”满军也没和方逸客套,兴奋的站了起来,说道:“方逸,你有什么拿手菜,我都给买好,晚上你只要下厨就行了。”

    虽然是四十多的人了,但一想到能请孙老到家里做客,满军还是压抑不住心头的激动,甭管孙老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上的门,单单这个行为,就足够满军在圈子里吹嘘的了。

    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满哥,买点鱼肉还有青菜吧,对了,大骨头买一根,我给孙老炖汤补一补……”

    方逸知道孙老是摔成骨折住的院,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孙老出院了,但老年人的骨质本来就有些疏松,还是需要日常多保养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