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四十五章 贵人相助(上)

第四十五章 贵人相助(上)

    “刘哥,给您添麻烦了……”

    看到二刘欲言又止的样子,方逸心中若有所思,其实从周围那些摊贩们和老马脸上的神色,他已经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了,按理说他们哥几个抓了小偷之后,不应该受到这般对待的啊。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方逸虽然一直都在山上生活,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个社会很陌生,除了从收音机里收听山下的节目之外,方逸的师父也曾经传授给他不少行走江湖的经验。

    虽然老道士传授给方逸的那些经验,都是几十年前甚至解放前的一些事情。

    但方逸相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小偷总归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下九流,古人当街打死小偷的事情也不罕见,为什么自己抓了几个小偷,却是被如此冷遇啊?

    “和我倒是没什么关系……”

    二刘闻言叹了口气,他只是管理处的临时员工,有什么好处也落不到自己头上,只不过方逸这几人今儿刚摆第一天的摊,恐怕在这个市场就要混不下去了。

    “小方,你是满哥的朋友,回头让满哥帮你说说情吧……”二刘在方逸肩膀上拍了拍,摇着头转身离开了,就算他挺喜欢方逸这几个小子的,但是二刘知道自己在古处长面前可是说不上什么话。

    “无量那个天尊,屁大点事,怎么这么复杂?”看着二刘的背影,方逸挠了挠头,再回头看向老马的时候,老马却是在那里收起了摊子,其中用意方逸不用问也是猜到了几分。

    “小方,我劝你最好今儿也别再摆摊了,回头让老满带你私下里找下古处长,看看这事儿怎么解决……”老马收好摊子后,有些歉意的对方逸说道:“你马哥我可惹不起他们,今儿就不出摊了……”

    “不就是一群小偷吗,至于嘛?”

    方逸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在老马走后,他摆摊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很古怪的现象,原本这最好的阴凉地的下面,居然就剩了方逸一家摊位,之前在旁边的那些摊贩竟然都收摊走人了。

    虽然心中有些忐忑,但方逸并不是那种遇事退缩的人,当下干脆继续卖起了东西,还别说,周围人少了之后,他生意倒是好了不少,半个多小时的功夫,方逸分别卖出去了一串星月和一串小金刚,进账大几百块钱。

    “看来自己真要多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了……”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打坐念经方逸是好手,但摆摊做生意方逸真的很生涩,对于客人的很多问题都回答不出来,要不然刚才也不止只成交两单生意了。

    “哎,逸哥儿,马哥怎么走了?”就在方逸又为了一位客人询问星月产地而挠头的时候,胖子和三炮勾肩搭背的从人群里挤了进来,一看周围空出来的摊位,不由愣了一下。

    “估计是怕有人报复咱们吧……”方逸就算再不同人情世故,也看出了老马他们的用意。

    “不会吧?”胖子开口说道:“那个小偷团伙的人基本上都被抓了,我听柏女警说,这些人都要被判刑关几年,没谁会来报复咱们呀……”

    在去派出所作证的时候,胖子心里也是有几分忐忑的,毕竟他们几个都是乡下人,在金陵城只是无根浮萍,要是不能将那帮小偷定罪的话,日后肯定麻烦不少。

    心里有了这个顾虑,胖子和三炮在作证的时候,说话就不是那么硬气了,差点没顺着那个刀疤脸的话说成是寻常的打架。

    似乎看出了胖子的顾虑,之前被偷包的那个女孩将胖子和三炮单独喊了出去,告诉他们自己会用系统内的关系,将这个小偷团伙绳之于法的,如此胖子和三炮才作为证人交代了整件事情。

    “先不管那么多,等满哥回来问问他就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胖子的话后,方逸开口说道:“今儿生意不错,我又卖了两串珠子,胖子,你和三炮先在这里卖,我出去转转,看看别人都说怎么做买卖的……”

    刚才有好几单生意,都是因为方逸回答不出来客人的问题导致客人走掉的,方逸这会是想装成客人到别的摊位溜达一下,将自己不明白的那几个问题找别人给套出来。

    “哎,满哥来了……”正当方逸把位置让出来的时候,一抬头却是看到满军满头大汗的从外面挤了进来。

    “满哥,吃完了?”胖子嬉皮笑脸的递了一根烟过去,三炮则是拿起打火机在满军嘴边打着了火,两人均是一副狗腿子的架势。

    “你们几个小子,还在摆摊呢?”

    原本一肚子火的满军得到这种高规格服务,那是有火也布出来了,苦笑了一声,说道:“这摊先收了吧,晚上方逸跟我去趟古处长的家,咱们把这事儿给他解释一下……”

    “凭什么啊?我们又没做错什么……”

    方逸还没说话,胖子先是嚷嚷了起来,算上方逸刚才卖出去的那两串珠子,今儿一天他们就卖了**百块钱的东西,即使去掉要还给满军的本钱,那还能净赚四五百呢,可是胖子以前一个月工资的一半了。

    而且这会问价的人还不少,如果再能成交几单的话,那说不定今儿一天就能赚个千把块钱,所以胖子哪里舍得现在就收摊走人啊。

    “胖子,你先听满哥的话,我慢慢给你解释……”

    满军哭笑不得的看着撸胳膊卷袖子的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几个人和古处长有点关系,你们将他们给送进局子里,古处长还能让你们继续在这里摆摊?”

    古处长和那群人有瓜葛的事情,古玩市场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不过以前他们也只是风闻,毕竟谁也没证据,这事儿是不会挑到明面上去说的。

    但是今儿出事的时候,满军正和古处长在喝酒,他见到古处长接到那个电话后,竟然差点和满军翻了脸,直接就说要将方逸这些扰乱古玩市场治安的人给赶出市场,不能再让他们继续经营下去了。

    而且古处长当时这酒就不喝了,他让二刘去市场询问事情经过的同时,自己居然去了派出所,将满军一人留在了饭店。

    见到这一幕,满军哪里还会不明白,以前的那些传闻肯定都是真的,古处长要是没在疤哥那里拿好处,现在绝对不会如此上心的,是以结完账之后,满军就连忙赶回了市场。

    满军虽然是市场的老人了,人脉也挺广,但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他终究只是个商户,如果古处长今儿执意要赶走方逸他们的话,满军那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所以按照满军的想法,就是先让方逸他们收了摊子,然后等到古处长下班之后,直接去古处长家里送上一份厚礼,以满军对古处长的了解,这事儿基本上就能解决了。

    “满哥,古处长可是收了咱们的钱啊……”听到满军的话后,胖子吃惊的张开了嘴巴,而一旁的方逸,也明白了自己心里不安的原因了。

    “哎,这事儿怨我,早知道让他开收据了……”

    满军闻言拍了一记自己的光头,要是有收据的话,古处长未必就会直接赶人,而是会以扰乱市场治安的名义对方逸他们进行处罚,但偏偏自己交代方逸没让古处长开收据,这也就是将刀把子放在古处长的手心里了。

    “满哥,这摊子不能收……”方逸右手在摊位的玻璃上一拂,漫不经心的将三个铜钱给收入到了掌心里。

    “为什么?”满军不解的问道,他以为胖子他们哥三个里面,方逸是最明白事理的,没想到自己把话说透之后,方逸反而是第一个反对的。

    “满哥,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算是古处长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

    方逸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这话并非是无的放矢,而是刚才悄悄的起了一卦,那三枚不起眼的铜钱显示出来的卦象却是水山蹇,坎上艮下,正是易经走的第三十九卦。

    蹇卦,象征陷入困境,难以前进,面对这种情况,利于向西南行动,不利于向东北行动,此时利于出现大人物,只要能够坚守正道,始终如一,就一定可以获得吉祥。

    而此时方逸他们所处的位置,就是西南方向,也就是说,只要固守在这里不动,今儿就会得遇贵人,除了方逸不想再麻烦满军出钱出力之外,这一卦也是方逸不愿离开的底气所在。

    “他是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但是能让你们离开市场……”

    听到方逸的话,满军不知道是该说他傻还是该说他天真,作为这个古玩市场管理处实际上的一把手,找个理由打一个像方逸他们这样的小摊贩,对于古处长来说根本就不算是个事。

    “方逸,要不然咱们听满哥的?往后退一步?”胖子从满军脸上看出了失态的严重性,言语间变得迟疑了起来。

    “胖子,打架的时候没见你往后退啊……”方逸笑了笑,说道:“没事,你们就听我的,今儿哪里也不去,看看那位古处长能把咱们怎么样?”

    方逸很少卜卦,这是因为卜卦是在测天机,而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并非是随便说说的,就像是古人往往只会在出远门的时候预测一下吉凶,天机泄露的多了,会给自己招来灾祸。

    方逸占卜问卦的传承得自老道士,和民间所传的麻衣神相略有不同,受到的天机反噬也会稍微弱一些,而且这一卦不为钱财只问吉凶,对自己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只不过贵人是谁,他却是没那本事占卜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