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四十一章 被人捡漏了(上)
    站在摊位前的是一个十**岁的女孩,长相只能说是一般,不过身材很好,此时正低头在看玻璃柜里的一串星月菩提,也正是这低头间显示出胸口的风景,才让胖子义无反顾的冲了过来。

    “小姐,谁是小姐?”不过在听到胖子的话后,那女孩却是有些恼了,抬起头用手指着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你才是小姐呢,你们全家都是小姐……”

    “我……我们家就……就我妹妹能称得上是小姐啊……”胖子被那女孩说的有点懵,他家里人虽然不少,但除了老妈和妹妹是女的,貌似其他人和小姐都不沾边啊。

    “流氓,神经病……”听到胖子的话后,那女孩还以为胖子在调戏自己呢,脸一红转身匆匆跑开了。

    “我怎么就流氓了,怎么就神经病了?”胖子的神情有些呆滞,转身看向方逸和三炮,说道:“哥们,我……我没说错什么话吧?”

    “没说错什么呀……”方逸和三炮都摇了摇头,他们俩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是不是你神情太猥琐了啊?”三炮忍不住补了一刀,刚才胖子那模样的确是有点猥琐。

    “滚一边去,哥刚才说话的时候很是大义凛然好不好?”胖子表示三炮在诋毁自己的形象。

    “小胖子,你真是笑死我了……”胖子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笑,扭头看去,却是老马正捂着肚子在那里狂笑呢。

    “马哥,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胖子都快被自己给急哭了,一把拉住了老马,说道:“马哥,你给兄弟说道说道啊,我连一手指头都没碰那女孩,怎么就流氓了?”

    “哈哈,胖子,你刚才那称呼不对……”想着刚才生的事情,老马忍不住又是笑了出来。

    “我称呼怎么不对了?”胖子挠了挠头被老马说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然不对了,你称呼那女孩是小姐……”

    见到胖子是真的不懂,老马也没再逗他,开口说道:“胖子,这小姐的称呼在前几年是很流行的,不过这两年那些色情场所的女孩子都被人叫成了小姐,你喊那女孩小姐,不就是在骂人吗?”

    前有古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到了今日则是十万小姐下广东,几乎就是在一夜之间,“小姐”这个名词已经成了某种古老行业的代言词,但凡年轻一点的女孩,没有哪一个愿意被人叫成小姐的。

    “那……那要叫什么?总不能叫女同志吧?”听到老马的解释,胖子有点傻眼,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城里人居然就赋予了那么深奥的含义,还平白惹的自己招来一顿骂。

    “胖子,见到女的别管年龄大小,你叫大姐准没错……”老马笑着给胖子支了一招。

    “那要是把人叫老了怎么办啊?”胖子哭丧着脸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说道:“逸哥儿,三炮,你们先顶一会,我要好好梳理一下,敢情这称呼还有那么大的学问啊……”

    “你小子想偷懒就直说呗……”三炮对胖子的行为很是鄙视,见到女孩就往前冲,现在却是一屁股缩回去了。

    “小伙子,你这小叶紫檀的珠子怎么卖啊?”

    三炮正和胖子斗嘴的时候,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站在了摊位旁边,开口说道:“你这是老紫檀的料子啊,颜色有点深了,拿出来给我看看……”

    “大爷,您果然好眼力……”方逸手脚麻利的掀开了玻璃盖,开口说道:“不瞒大爷您说,这手串的确是老料,已经放了好几年了,您看我手上这串,颜色多深啊……”

    那老头是识货的人,顺着方逸的话往他手上看去,点了点头说道:“嗯,还真是,你手上这串的料子比你刚才拿的那串还要老……”

    “嘿嘿,这串是自己玩的,玩的不好,让您老见笑了……”方逸低头看了一眼,心里也有几分奇怪,这两个手串应该都是满哥同一批进的货,之前没注意这颜色怎么有深有浅啊?

    “小伙子,这串多少钱?”老人扬了扬手中的那串小叶紫檀,开口问了声价格。

    “大爷,您那串可是包了浆的老珠子,本来要卖22o块钱的,算您2oo块好了……”

    方逸虽然对什么包浆之类的古玩术语还没有直观的认识,但这并不妨碍他用这些名词来推销做生意,看到老人微微点了点头,方逸心中一喜,他知道自个儿算是没说错话。

    “小伙子,你手上玩的那一串能给我看看吗?”老人指了指方逸左手揉搓着的那串珠子,开口问道。

    “给您,大爷……”方逸闻言愣了一下,将珠子给递了过去。

    “这串你卖不卖?”

    上手把玩了一下,老人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不过他玩文玩有些年头了,知道这东西玩久了有感情,所以即使方逸是做买卖的,他也多问了这么一句。

    “啊?您要买这串啊?”听到老人的话,方逸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开门做生意,只要客人愿意买,哪里有不卖的道理啊?

    “这串你玩的不错,而且这一串的材质也比那串老……”正当方逸刚想张口说卖的时候,老人忽然又说道:“小伙子,你要是愿意卖的话,我出四百,你看怎么样?”

    “啊?四百?”方逸闻言瞪大了眼睛,都是一样的珠子,这老人为什么要多出了一倍的价格呢?

    “最多只能出五百,小伙子你要是不卖就算了……”

    看到方逸的样子,老人还以为他不愿意卖呢,当下又将价格往上涨了一百,按照老人的判断,这珠子应该上手盘玩差不多有十年了,包浆厚重光泽内蕴,五百要是能买下来的话,也算是捡了个小漏。

    “我……我什么都没说啊……”听到老人的话,方逸有些无语,自己只是张口问了一句,那老人居然就连着涨了两次价,敢情这做生意并不是件很难的事情啊。

    “小伙子,你到底卖不卖,给个话啊……”

    见到方逸一直不说话,老头有点不耐烦了,站在方逸身后的三炮,连忙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开什么玩笑,这第一单生意哪有不做的道理。

    “卖,大爷,当然卖啊……”方逸如梦清醒,连忙说道:“大爷,就按您说的价格吧,不过这东西您看好,要是卖出去之后,我们是不管退换的……”

    货一出手概不退还,这也是满军交代方逸他们哥几个的,要知道,文玩虽然不是古玩,但文玩品相的好坏包浆时间的长短也是非常考究眼力的,花了大钱买了便宜货这种吃药的现象也并不少见。

    “嗯?那我倒是要好好看看……”听到方逸的话后,老人拿出了个老花镜,戴上之后仔细打量起手中的珠子来,嘴里喃喃道:“这包浆没错,棕眼也很细,应该没错呀……”

    “小伙子,我买了,给你钱……”仔细观察了好一会,老人将珠子戴在了自己的左手腕上,右手却是拿出了个钱包,从里面数出了五百块钱交给了方逸。

    接过那五百块钱,方逸竟然感觉心跳有点儿加,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赚钱啊,当然,之前出车祸得来的那两万块钱是不能算里面的。

    “哎,大爷,要不要给您个盒子装起来?”摇了摇脑袋,回过神的方逸对老人说道。

    “不用,这珠子本来就是玩的东西,放盒子里干嘛?”老人扬了扬左手,低下头又在方逸的摊子上看了起来,不过这次却是没有现什么好东西了。

    “大爷,您慢走,以后要什么东西再来……”一脸热情的将老人送走之后,方逸回过身来,哈哈一笑,说道:“胖子,服不服气,咱们这第一单,还是道爷我做的啊!”

    在医院的时候胖子为了鼓动方逸做文玩生意,简直就是把自己吹嘘成了像比尔盖茨那样的经商天才了,可是摆了好几个小时的摊,第一单生意却是方逸成交的,饶是方逸平时心性沉稳,此时也禁不住得意了起来。

    “神棍,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给那老头灌什么**汤了?”

    胖子和三炮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方逸,直到那老头掏钱走人之后,这哥儿俩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呢,他们去买东西只会感觉东西贵,还从来没见过这上赶着给人涨价的买家啊。

    “我……我不知道啊……”

    胖子的话让方逸也反应了过来,这事儿的确是透着蹊跷,他原本的开价只是两百块钱,但老头没要他递过去的珠子,反而将自己把玩着的珠子花了五百块钱买走了,难不成这两个珠子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马哥,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方逸的眼睛看向了旁边摊位上的老马,两个摊位紧挨着连一米的距离都不到,刚才自己和那老人做买卖的时候,老马可是一直都盯着这边看的。

    “刚才那老头我认识,他可是出了名的人精,从来都不会胡乱买东西的……”

    听到方逸的话后,老马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几个小子啊,拿出来珠子卖也不给分下类,这包浆有年头的珠子能和普通的珠子混在一起吗?要是我没看走眼的话,刚才那串珠子,价值应该差不多在一千五百块钱左右……”

    ---

    ps:2o16到了,祝愿朋友们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