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三十五章 眼光
    “满哥,没那么夸张……”听到满军的话后,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说道:“现在这葡萄架都已经结葡萄了,眼瞅着就快熟了,你一把火给烧掉多可惜啊?”

    在进到院子里的时候方逸就看到了,那一串串垂下来的葡萄都已经呈红色了,而且看上去品种还不错,方逸刚才都有摘下几颗尝尝味道的心思。▲燃文 ▲ w-w-w、.`r-anwen.org

    “可……可是那这玩意儿招蛇,也不能留啊……”满军闻言苦起了脸,其实这葡萄是他父母当年种下的,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十来年的时间了,满军还真没现过有蛇出没的迹象。

    但不知道心不慌,这一旦知道了,满军心里就开始膈应了,他生怕自己哪天从葡萄架下面过的时候,被那银环蛇给咬上一口,倒是不如将它们都砍掉算了。

    “满哥,有我这张符,能中和一些葡萄所产生的阴气的……”

    方逸想了一下,说道:“你要是还不放心的话,就去中药店买上雄黄,苍术,鱼腥草,半边莲,青木香这几味中药泡上个一坛酒,然后和硫磺一起洒在葡萄架的下面,三五年内,应该是没蛇再敢过来了……”

    从小在山里长大,方逸什么样的爬虫和毒蛇没见过?不过在他那道观方圆几十米内,却是连蟋蟀叫都听不到,所有的蚊虫毒蛇都被方逸给驱赶到了道观之外。

    “好,我回头就去买,这酒需要泡多久呢?”透过窗户看着院子里的葡萄架,满军心里还是有些毛,好像那架子上爬的都是毒蛇一般。

    “又不是喝的酒,泡上一两天就行了……”看见满军一脸紧张的样子,方逸笑着说道:“一般你不招惹蛇,它是不会主动去咬人的,满哥你不用担心……”

    在这房间里,也就满军怕被蛇咬,像是胖子和三炮这些在山脚下长大的农村孩子,五六岁的时候就敢拎着条蛇到处吓唬人,就算毒性再强的蛇,他们自然也不会害怕。

    “得,那咱们先收拾屋子吧,晚上你们也好住下……”听到方逸如此一说,满军也没再多说什么,他都是四十的人了,难不成胆子还没眼前这几个半大孩子大吗?

    更何况方逸制作出来的符箓,的确是非常的神奇,也让满军对他信心十足,将心中的惧意给驱散掉了不少。

    在驱除了蛇虫老鼠之后,收拾起屋子都变得容易了起来,说来也奇怪,门梁上贴着那张符箓,方逸他们在扫地的时候,不用洒水那些灰尘都不会扬起来,清扫起来很是方便。

    不过多年的尘埃,也让方逸和胖子他们打扫了整整一个下午,并且将一些无法再用的家具给扔了出去。

    像是二楼和三楼的三个房间里的床,原本都是木床加席梦思床垫,可是那床板被虫都给蛀烂了,床垫更是成了老鼠窝,里面都是一些老鼠爬虫的排泄物,根本就不能用了。

    留下方逸和三炮继续打扫屋子,满军带着胖子去旁边的旧货市场买了三张硬板床,现在正好又是夏天,也不用什么床垫,再买上三张竹席,他们哥几个睡觉的家伙什就算是准备齐全了。

    “好了,小哥几个,院子里有水龙头,都去冲一下吧,看这满身的灰尘,等洗完了澡咱们下馆子和喝几杯……”

    看着完全变了模样的二楼和三楼,满军也是很高兴,更让他高兴的是,满军感觉让方逸住进来,自己似乎捡到了个宝,别的不说,他满军活了四十年了,也没见过谁由方逸那制作符箓的本事。

    “满哥,咱们在家里吃吧?”

    方逸对于外面的饭菜实在是不怎么感兴趣,而且中午在市的时候也买了些菜,加上他们几个带了几条腌制起来的鱼,整几个下酒菜出来还是很方便的。

    “在家里吃?”满军闻言愣了一下,开口说道:“在家里吃也行,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可不会做饭,全指望你们哥几个了……”

    “满哥,胖子就是厨子,你就放宽心吧……”三炮拍着胖子的肚子说道:“就凭这一肚子油水,估摸着炒的菜也不会太难吃,胖子,你晚上要好好的露几手啊。”

    “去死,逸哥儿才是真正的大厨呢……”胖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要是在别人面前他不会谦虚,不过和方逸比起手艺来,胖子知道自己还差得远。

    “先冲个凉吧,这一头一脸的灰……”

    方逸率先出了屋子,走到院子里的自来水管下面,打开笼头后,脱下衣服用皮管子就冲洗了起来,反正这独门独院的从外面也看不到里边的情形。

    冲完凉方逸就钻进了厨房,虽然一开始不会使用液化气,不过在满军教会他开关之后,方逸就将满老板请出了厨房,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满军是真的不会做饭,在厨房里呆了没五分钟,好心想帮忙的满老板就打碎两个碗了。

    方逸干活很麻利,等胖子和三炮冲完凉之后,他就在院子那葡萄藤下面的桌子上摆了拍黄瓜,油炸花生,红油猪耳和蒜泥拌茄子四个凉菜。

    “鱼还在锅里,等会就好……”方逸将菜端上来后,开口问道:“满哥,晚上喝点什么?”

    “整点白的吧,喝完了正好睡觉……”满军抬头看了一眼那葡萄架,心里还是有点不落实,看向方逸问道:“小方,那上面的蛇真跑了?别咱们正喝着它给来上那么一口?”

    “满哥,真没事的……”方逸笑着说道:“你没现这院子里的蚊子都少了很多吗?回头等我再制作一张镇宅符,保你这院子平安无事。”

    说来也奇怪,这正值三伏天的时候,往日院子里的蚊子可不少,大白天的都会被叮上一身疙瘩,但是今儿满军在院子里坐了半天了,好像一口都没有被咬到。

    “好,好!”

    感觉到院子里的变化之后,满军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当下跑进屋里拿了瓶酒出来,说道:“今儿遇到方兄弟你这个高人,值得庆祝一下,这酒我存了差不多二十年了,咱们今儿就给喝掉……”

    “哎呦,茅台啊!”方逸尚未说话,胖子看到满军手里的酒,却是大声叫了起来。

    “八二年的茅台,到现在十八年了……”满军扬了扬酒瓶,无不显摆的说道:“这酒现在市面上最少三千块一瓶,小胖子,今儿你算是有口福了……”

    “满哥,你真是我亲哥啊!”

    胖子此刻恨不得抱着满军那光秃秃的脑袋亲上一口,要知道,他前段时间在沪上干保安被辞退,就是因为好心帮业主拎东西打碎了一瓶茅台酒,为此胖子在心中下了宏愿,等到自己有钱了,一定要顿顿喝茅台。

    “瞧你那点出息。”三炮对胖子的样子很是不齿,没好气的说道:“逸哥儿才出院,你小子就让他忙活,还不赶紧到厨房盯着去?”

    “这就去,嘿嘿,我胖爷也给你们露一手……”

    要是放在平时,胖子说不得就要和三炮斗斗嘴,不过现在看到那茅台,胖子连斗嘴的心思都没有了,转身就往厨房走,嘴里还不忘喊着:“你们先别喝啊,等大菜上了咱们一起喝……”

    还别说,胖子在部队那三年的厨子也没白干,一边炖着鱼,另外一边却是做了道东坡肉,两道菜一起上的桌,先不说味道如何,那东坡肉倒是做的薄皮嫩肉,色泽红亮,看上去让人食欲大开。

    “哎呦,胖子,没看出来,你还真有一手啊?”

    满军平时也是无肉不欢,当下夹了块肉塞进了嘴里咀嚼起来,顿时感觉这东坡肉做的是酥烂而形不碎,香糯而不腻口,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满哥,好吃你就多吃点……”

    胖子上桌之后,眼睛可是一直盯着那瓶茅台呢,眼看开始吃了,连忙拿起茅台酒瓶子,给满军方逸还有三炮都倒上了酒,当然,他也没忘了自己面前的酒杯。

    胖子在社会上呆的时间长一些,要比方逸和三炮会来事,倒上酒之后就端起了杯子,开口说道:“满哥,要是没有你,我们哥几个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先敬你一杯……”

    “好,能认识你们小哥几个,我也很高兴……”满军端起了酒杯,说道:“以后你们几个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缺什么东西给满哥说一声,我都给配置起来……”

    满军是个生意人,而他做生意,关键就在那一双眼睛上,不管是辨物还是识人,满军这十多年来极少看走眼。

    满军之所以让方逸等人住到自己的家里,也是看出了这几个年轻人肯定能在城里闯荡出来,满军不知道他们日后会有什么样的成就,但提前结个善缘,对满军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满哥,已经麻烦你很多了……”方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胖子也没和你谈租金的事儿,满哥你说个数,回头让胖子先把钱给你……”

    方逸从小在山上没花过钱买东西,和山下村民也都是以物易物,原本对于房租什么的并不是很在意,心里也没有那个概念。

    不过方逸下山所上的第一课,就是孙连达教给他的做人不要占小便宜,所以尽管心里对满军很感激,方逸还是提起了房租的事情,这一栋小楼总共三层,他们兄弟几个就占了两层,不给些费用自然是说不过去的。

    “方兄弟,咱先不说这个……”听方逸提起房租,满军摆了摆手,说道:“我想问一下,你制作那符箓,一般都会收人多少钱?”

    “多少钱?”方逸被满军问的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卖过这东西啊,别人真有需要我送几张就是了……”

    “好,那我再问一下,这符箓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来的?”满军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接着问道。

    “满哥,你当画符是种白菜啊?是个人都都行?”就算方逸脾气很好,此刻也有点急眼了,当下说道:“除了我师父,我没见过第二个人能制作出来符箓的……”

    开什么玩笑,方逸从五六岁就开始画符,到了十五六岁才第一次能一气呵成的制作出一张符箓,方逸不敢说这世上没有人再能制作道符,但绝对是少之又少的。

    --

    ps:第一章,大家顺手把推荐票投了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