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二十三章 古玩和文玩的区别

第二十三章 古玩和文玩的区别

    “方逸,你看到没?孙老都觉得我做这一行有前途……”

    听见孙老夸了自己一句,胖子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顿时通畅了起来,得意洋洋的冲方逸说道:“我打算好了,咱们就去朝天宫那边摆地摊,方逸你懂的多负责进货,销售的事情就交给我和三炮好了……”

    胖子知道,能否将自己的想法给落实下来,方逸的意见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和三炮都是一穷二白的无产阶级,现在手上的两万块钱,那可是方逸用命换回来的,方逸不点头说什么都是空的。▼▲■◆  ▲燃文  w-w`w`.-r、a-n、w`e-n-.org

    “孙老,这行能做?”听到胖子的话后,方逸的眼神看向了孙连达,有这么个专家在放着不问,那岂不是浪费吗?

    “古玩生意动辄就要成千上万的资金,我的意见是你们开始先做些文玩……”

    孙连达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几年国内经济好转了很多,人们手里也都有些闲钱了,搞收藏的自然要比以前多,但是古玩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素养,你们现在做古玩的时机还不成熟……”

    “哎,老爷子,这古玩和文玩不是一样的吗?”孙连达话声未落就被胖子打断掉了,古玩和文玩这两个词,听在他耳朵里都是一个意思。

    “怎么可能一样呢?”看着面前的几个年轻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孙连达开口问道:“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古玩?什么又叫做文玩吗?”

    “不知道!”方逸胖子和三炮三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

    “得,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就想入行,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孙连达苦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先给你讲讲什么叫做古玩,或者是文物吧……”

    孙连达退休之前除了是金陵博物馆的馆长之外,还是金陵大学博物馆系的教授,主讲博物馆的关系管理课,这有年头没讲过课了,眼下虽然就三个人,孙连达还是习惯性的咳嗽了一声,伸手摸向床头柜边的茶杯。

    “哎,老爷子,我给您续杯水……”

    胖子很有眼力介的拿起水壶给孙老的杯子里倒满了水,和三炮一人搬了一个板凳,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孙连达和方逸的床中间,这也是条件有限,否则为了彰显自己认真学习的态度,恐怕胖子还要找个笔记本做笔录了。

    “嗯,孺子可教也……”喝了一口水,老爷子对胖子的感官稍稍好了一些,这小子虽然有些贪财,但也懂得尊师重教,还是有培养前途的。

    “先说古玩吧,古玩的特点,先是要看年代,既然有个古字,淘换古玩的时候必定要鉴定它的年代是不是够老,而这个老字所代表的年代,最少也要在百年以上,否则只能成为现代或者是近代工艺品……

    古玩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强调其稀缺性,也就是古人说的物以稀为贵,存世量是不是够少,够老够少的物件一定会被热捧,小胖子,假如你有幸淘换到了一对儿价值千万的宋代汝窑茶碗,一定要摔碎一个……”

    “为什么?一对儿多值钱呀,两个总比一个要卖的贵吧?”胖子不解的问道,听个响就是一千万,这样的蠢事他才不会去做呢。

    “小方,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孙连达笑着看向了若有所思的方逸。

    “孙老,您不是说了吗?物以稀为贵……”方逸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两个虽然是一对,但一个却更加稀少……”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听到方逸的话后,孙老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摔碎了一个,再留下的那个可就是孤品了,这身价可能往上翻个好几倍,为什么呢?因为它在这个世上是独一无二的……”

    “我明白了,不过这也忒缺德了吧?”三炮咂吧了下嘴,他的想法和胖子也差不多。

    “小方,你怎么看?”孙老又把话题丢给了方逸。

    “我也觉得这样不好……”

    方逸开口说道:“上百年或者上千年保存下来的东西,都是异常珍贵的,甚至不能用金钱去衡量它们的价值,这要真是砸碎了一个,未免太可惜了……”

    “嗯,你们几个孩子的心性不错……”

    孙连达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砸碎相同的古玩保持稀缺性这种做法,那是古董商人干的事情,要是从文物保护的角度上而言,他们就是在犯罪,是对文明的犯罪……”

    孙连达引出这个话题,其实就是想看看面前这几个年轻人的品行如何,如果他们赞同砸碎古玩的做法,那么今儿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孙连达不会再教给他们任何的知识。

    不过方逸等人的回答,让孙连达很是满意,这几个年轻人虽然很缺钱的样子,但包括那个小胖子在内,都没有钻进钱眼里,还保持着分辨是非的能力。

    “简单点说,古董具有厚重的历史的沧桑感,是一个社会展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最好见证,很多考古成果都是从古董器物上推断得来的……

    而另外一点就是值得收藏的古董,必须是有文化,有品味,具有艺术性的器物,历来的大收藏家,都从收藏出,他们传承文明物证,守护情怀心灵,这就是收藏的真正意义……”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老脸上露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孙连达本身就是一位收藏家,而且也坚守着收藏的宗旨,但是现在的社会物欲横流,使得收藏变成了比股票房产更能增值的一种投资,使得盗墓横行,很多珍贵古董外流,这也是让孙老这些人痛心疾的事情。

    “方逸,你们日后要是做古玩生意,一定要记住一点,可以买卖古玩,但绝对不能把珍贵文物卖给外国人……”

    孙老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商人逐利这无可厚非,但一定要有自己坚守的底线,孙连达可不想因为今日自己的一席之谈,日后造就出几个没有底线的古董商人来。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三张还很稚嫩的面孔,却是给了孙连达一种感觉,或许他们日后真的会在古玩领域做出一些名堂来。

    “孙老,我们记住了……”

    方逸等人点了点头,从满军对孙老的态度上他们都能看出来,孙老在古玩这个领域绝对是很厉害的人物,所以孙老的每一句话,几个人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好,那我就再说说文玩吧……”

    看到几个人的表现,孙老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文玩这个词出现应该是在清五帝时期,最初只是定义为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以及相配套的各种文具,主要有笔架、笔洗、墨床、砚滴、水呈、臂搁、镇纸、印盒、印章等等……

    这些文具造型各异,雕琢精细,既可以观赏,有能拿在手中把玩,使之成为书房里、书案上陈设的工艺美术品,所以又被人们称作文玩……

    不过到了现代的古玩界,将文玩的意义又给扩大了,杂项也被加入到文玩的范畴之中,像是玉、竹、木、牙、铜、石、漆、料、玛瑙、紫砂、水晶等材质制作出来的小物件,都被称之为文物……”

    说到这里,孙连达顿了一下,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接着说道:“文玩和古玩不同之处是,它对年代没有要求,而是对其材质、工艺的要求很高,文通雅致,工匠艺人们大都是适应文人的审美情趣而奏刀操觚的……

    有的文玩直接出自文人的创意,甚而有的本来就是文人雅士偶一为之的即兴之作,因此文玩的文化内涵和积淀最为丰富,当然,文玩在把玩的同时,也是讲究年份的,不管什么文玩,其久经抚玩都会产生滋润莹厚的包浆,时间愈久愈可爱……

    而古玩的主旨是收藏,收藏品这种东西基本都是常年摆着看的,不会随身带着,也不会或者很少会拿在手里把玩,这也是古玩和文玩最大的区别之一……”

    作为曾在大学任教的教授,孙连达讲解起古玩和文玩的区别都是深入简出,就算是方逸这三个对于古玩文玩一窍不通的人,都能听得明明白白,在孙连达一番话后,几人心中对古玩这个行当都有了个大致的轮廓和认知。

    “听老爷子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啊!”似乎受到了孙连达的感染,胖子说起话居然也绉了句文。

    “胖子,你小学初中加起来才读了九年……”一旁的三炮很是不给面子,当场就揭穿了胖子的学历。

    “你不也是一样?大哥别说二哥……”胖子闻言撇了撇嘴,其实在他们农村上到初中已经是颇为不易了,胖子的战友里面还有小学都没毕业的呢。

    “怎么样?听老头子说了这么一通,你们还打不打算干这行了?”说了一大通话,孙连达也是感觉有些口渴,端起茶杯又喝了口水,只不过生病不能喝茶,这水喝在嘴里未免有点寡淡无味。

    “这事儿要听逸哥儿的……”

    有些出乎孙连达意料之外的是,当他问出这句话来之后,原本一直嚷嚷着要干的那个小胖子,却是将眼睛看向了方逸,这让孙连达顿时就明白过来了,敢情他们三个当中做主的人还是话最少的方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