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十九章 百年沉香(上)
    “老爷子,不就是帮他鉴定下古玩吗?他可是给你便宜了一万多块钱呢……”

    虽然听到了孙老的解释,但胖子还是表示不能理解,在他看来随口说几句话的事儿就能便宜那么多钱,世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事情?

    “小伙子,做人要有原则的……”

    孙连达笑着摇了摇头,这几年古玩市场逐渐的火热起来,连带着那些专家的鉴定证书也跟着走俏了,很多所谓的“专家”证书充斥着古玩市场,这让孙连达很是看不惯,从京城离开也无不有这方面的原因。▼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更何况孙连达也不缺钱,他的大儿子是国内外知名的油画家,作品都是摆在国外画廊出售的,一幅都在百万美元左右,单是儿子给的钱,就足够孙连达时不时的收点自己喜欢的物件了。

    “嘿嘿,老爷子,您看我要是干古玩这一行怎么样?”

    胖子眯缝着一双小眼睛,殷勤的给孙连达已经空了的杯子里倒满了水,开口说道:“我胖子没别的长处,就是爱学习,老爷子您能不能教我一两手鉴定古董的本事啊?”

    在见到那一幅没有骨架的破扇子都能卖出个五六万的价格后,胖子真是动了心思,与其拉着方逸四处去找工作,倒是不如在古玩行混混了,反正他手头还有满军赔付的两万块钱,应该够他们两个折腾一段时间了。

    至于三炮,胖子并没有把他给算进来,因为三炮的户口已经是金陵城里的了,这段时间一直在等工作分配,以三炮家里的关系,这工作应该不会很差。

    “爱学习?胖子,我看你是爱吹牛吧?”

    听到胖子对孙老说的话后,方逸和三炮顿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尤其是三炮,毫不留情的就揭穿了胖子的真面目,话说这小子以前上山的时候,每次老道士交方逸背诵古文,胖子都会睡得昏天黑地。

    “三炮,说什么呢?以前我那是没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现在我决定了,以后就干古玩这一行了……”

    反正胖子的脸不怎么白,这会有没有红也不知道,慷概激昂的说道:“有孙老做老师,以后胖子我肯定能干的风生水起,因为我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

    “哎,小伙子,饭可以随便吃,话不能乱说啊,我可当不了你的老师……”

    在听到胖子已经称呼自己为老师之后,原本还一脸微笑的孙老,差点没从病床上掉下来,开什么玩笑,他除了教给两个儿子一些古董鉴别的知识之外,再没收过一个弟子。

    这倒不是说孙连达弊帚自珍,舍不得将自己这技艺传给他人,实在是伯乐常在,而千里马不常有,他到现在为止,还没遇到一个能让自己心甘情愿收为弟子的人。

    要知道,文物鉴定,是一项运用传统方法或现代科学技术分析辨识文物年代真伪、年代、质地、用途和价值的工作,这就需要鉴定者具备历史学、地质学、类型学等等多种学科的知识。

    这样的全才,还需要丰富的实践,就像是孙连达这种摸了一辈子文物真迹的人,有时候一上手凭感觉就知道真假,而这种经验,是课堂上教导不出来的。

    文物鉴定自古还有“眼学”之说,靠的是眼力,凭的是业界良心,因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道德的约束往往显得苍白无力尤其是这几年收藏开始热起来之后,受金钱、人情、面子等诸多因素影响,鉴定往往变得“不确定”。

    有眼力的人,孙连达倒是碰到过几个,但是在品行上就差了很多,孙连达曾经指点过一个博物院的小伙子,但那人自己还是半吊子水平的时候,居然就敢给人开鉴定证书,这让孙连达很是失望,也断绝了收弟子的心思。

    至于眼前这个胖子,孙连达更不会教授其文物鉴定的知识的,因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只要有利益,这胖子绝对能将自家老爹的夜壶拿出来卖掉,那底线不是一般的低。

    “老爷子,考虑一下呗,我可是很能吃苦的……”胖子那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像个橡皮糖似的黏了上去,就要帮孙老敲腿捶背。

    “别,你小子离我远点,这腿可是骨折的……”孙老的手放在了呼叫键上,胖子要是真上来,他只能呼叫医生将其赶走了。

    “老爷子,咱们能在一个病房遇到,那也是缘分啊……”胖子悻悻的停下了手,哭丧着脸问道:“老爷子,您看我真干不了这一行吗?”

    “凭你这脸皮,干倒是能干,但少不了打眼吃药……”

    孙连达闻言苦笑了一声,胖子那死皮赖脸的性子连他都有些吃不消,还真是适合做生意,不过从事古玩生意是需要一定的眼力的,胖子最初干的时候,肯定要交一些学费的。

    “嘿嘿,我从小的做起,赔也赔不了多少的……”孙老的话让胖子心里又火热了起来,眯缝着眼睛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从小一起长大,方逸知道每当胖子这副表情的时候,心里肯定憋着什么坏,他也看出了孙连达不愿意收弟子的心思,当下开口说道:“行了,胖子,能不能先给我买点吃的去啊?”

    “还别说,我也饿了……”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站起身来,一脸谄媚的看着孙老,说道:“老爷子,您要吃点什么?我一起给买过来……”

    “不用了,有人给我送饭……”孙老连连摆手,他还真怕这小胖子给自个儿买了东西之后,马上就能打蛇随棍上,再提一些自己办不到的要求。

    “孙老,对不起啊……”

    等胖子和三炮离开后,方逸一脸歉意的说道:“我这个朋友叫魏锦华,人其实是很好的,心地也很善良,就是穷怕了,一听到古玩生意能赚钱,就想跟您学点知识……”

    “没事,我没生他的气,他那性格倒是适合做生意……”孙老摆了摆手,有些好奇的说道:“小方,能不能把你手上的那串珠子给我看看?”

    其实孙连达的眼睛早就注意到方逸手上带的那两串珠子了,只不过刚才人多,他没好意思问方逸要,此时病房只剩他们两个之后,孙连达终于张了嘴。

    “没问题,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经过刚才一个小周天的调整,方逸的状态好了很多,最起码双手有了些力气,当下将那两串道教流珠递给了孙老。

    “嗯?这不是佛珠啊……”一上手孙连达就愣了一下,因为那串只有8*6mm的念珠应该不到一百零八颗的数量,孙连达用手一搓捻,现这一串念珠只有八十一颗。

    “这本来就不是佛珠……”听到孙连达的话后,方逸笑着说道:“这个叫流珠,是道家修炼时所用的念珠……”

    “嗯,没错,九九八十一颗,代表老君八十一化,也代表九九纯阳之气,的确是道家的东西……”孙连达有些诧异的看向方逸,开口说道:“小方,你知道这东西叫做流珠?看来你对道家认识很深啊……”

    孙连达的学识十分渊博,对于佛道二门都有些研究,他知道道家虽然是本土的宗教,但由于宣扬教旨的不同,这一千多年以来,佛教对于老百姓的影响无疑要更加深远,别说方逸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了,就是很多老人古玩行里的老人,也未必知道道家的念珠叫做流珠的。

    “呵呵,我师父是个道士……”方逸笑了笑,却是没有多说自己的事情,他虽然是在山上长大的,但从小就很稳重,逢人只说三分话的道理还是懂的。

    “怪不得呢……”孙连达闻言释然的点了点头,笑着问道:“那你知道这串珠子是什么材质的吗?”

    “八十一颗的是老紫檀,是清中期的东西……”

    方逸把玩了这两件东西也有好几年了,自然知道它们的来历,当下说道:“那串十二颗的是清早期传下来的,是老沉香做成的,我戴着它可以提神醒脑……”

    “嗯?这是老沉香?”

    孙连达刚才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串老紫檀珠子上了,乍然听到另外一串居然是沉香珠子,顿时愣了一下,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将床头的放大镜拿在了手里。

    “没错,真是老沉香,而且是顶级的黑沉香啊!”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孙连达才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脸上露出一丝惊叹的神色,很显然这串沉香很是出乎他的意料。

    拿在手中细看,这串珠子的古朴清雅之感立显,而且包浆浑厚,颗颗乌亮油,色泽光亮,香味历久不退,表面隐现沉香的一层厚厚细腻的油脂,但是用手摸上去,却不油腻不脏手,是一件寻味十足的顶级手串雅致之物。

    而且孙连达将其放在掌心摩挲,现这珠子竟然会产生一阵一阵若隐若现有间歇性的清香,这股清香直入鼻孔,泌人心脾,端得是妙不可言,让孙连达都有些舍不得放手了。

    “这是传了数百年的极品沉香,弥足珍贵啊……”

    孙连达连连说道,他很清楚,像这样的清早期沉香手工挫制的手串,极为少见,也更加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