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十七章 故事
    “还是让老人家来说吧……”满军虽有心帮胖子解释一番,但面前的这个老人显然是个行家,自己如果说出那段典故的话,就有卖弄的嫌疑,过于着相了。◆ ★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这位大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胖子好奇的看向那个老人,躺在病床上的方逸也是抬起头来,显然也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你们几个,听说过唐寅吗?”老人没有回答胖子的话,而是开口问道。

    “唐寅(yin),这是谁啊?我倒是有个战友叫唐阳……”胖子一脸茫然的看向了三炮,不过他从三炮的眼神里,看出来这哥们恐怕也不知道唐寅是谁。

    “胖子,不懂就少说几句吧……”躺在床上的方逸用手一捂脑门,胖子这一句话说出来,简直将人丢到方家村去了。

    “嗯?小伙子,你知道唐寅是谁?”

    看到方逸的举动,老人不由笑着看了过去,其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老人就没指望他们几个年轻人能回答的出来,毕竟世人只知道唐伯虎,却少有人知道唐寅才是他的本名。

    “老人家,您说的唐寅,就是唐伯虎吧?”方逸点了点头,说道:“唐寅是明朝有名的画家书法家和诗人,只是时运不济,诗词多被烟花巷传唱,倒是不如他的字画有名气……”

    方逸的师父虽然邋遢好吃,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国文功底极为深厚,在方逸三四岁的时候,就教他背诵四书五经,更是将历朝历代的人文典故知识传授给了方逸。

    所以别看方逸没上过学,数学物理之类的知识他可能不太懂,但要说起历史国文,恐怕就是大学里的专业研究生,也未必懂的就比方逸多,是以一听到唐寅这两个字,方逸就知道老人说的是谁了。

    “唐伯虎?唐伯虎我知道啊……”

    听到方逸说唐寅就是唐伯虎,胖子顿时兴奋了起来,开口说道:“唐伯虎点秋香这电影我看过呀,他不就是江南四大才子吗?嘿嘿,还别说,周星星演的那个风流唐伯虎可是笑死我了……”

    “胖子,那些都是逸闻,当不得真的……”

    方逸无语的摇了摇头,他跟着老道士所学的国文都是正史,自然知道历史上其实是没有唐伯虎点秋香这么一回事的,要说是唐伯虎在烟花巷点花魁的话,倒是还有几分可信度。

    “这个你算说对了,唐伯虎还真是个风流才子……”看到胖子那乐不可支的样子,满军在一旁笑道:“历史上能让烟花女子免费倒贴的才子只有两个,这其中的一个就是唐寅唐伯虎了……”

    “嗯?还有这么牛逼的人物?满老板,除了唐伯虎,还有一个人是谁?”

    听到满军的话后,胖子不由止住了笑声,他可是钻过小廊的人,知道那些女人绝对是认钱不认人,没想到竟然还有干那行的女人愿意倒贴的,这心中敬仰顿时入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另外一个是宋朝的柳永,不过那人和咱们没多大关系……”

    满军随口答了一句,作为古玩行的从业人员,他也算是自学成才,对于历史非常的熟悉,不过柳永只是诗词有名,而且没有留存下来什么手迹,所以在他眼中的价值却是远远不如唐伯虎了。

    “这个叫柳永的也是个人才啊?”胖子脸上满是向往的神色。

    “胖子,别打岔,让老人家说故事……”见到胖子还想追问下去,方逸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别人那是风流,但放到胖子这指定就变成下流了。

    “呵呵,其实也不算是故事,这是件真事……”

    老人笑了笑,说道:“宋朝所说的江南,就是苏杭这一带,距离金陵也不远,所以唐伯虎的字画在这几个地区流传很多,早些年的时候原本也不是很值钱,像这样的扇面,大概在几千块钱左右的样子吧……”

    “那现在怎么值好几万了呢?”听老人说到钱,胖子的心思终于从那烟花巷里脱离出来了。

    “这事儿要从前几年生的那事说起来了……”老人端起床前的杯子喝了口水,给方逸等人讲了一件在金陵古玩圈子里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作为六朝古都,金陵的文化氛围一直都是很浓厚的,爱好古董收藏的人很多,很多人手上不乏精品,但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动乱焚毁了太多的字画文物,所以也有很多人将自己的藏品秘而不宣,压在了自家的箱子底下。

    在金陵大学有一位老教授就是如此,他家祖上就有收藏字画的爱好,传到他这一代的时候,居然有三十多幅唐伯虎的作品,在那动乱的年代里,这些字画是被这位老教授给砌在了墙壁的夹层里,才得以保留了下来。

    动乱结束之后,老教授偷偷的将字画给取了出来,不过他害怕这些东西遭人惦记,就将其压在了数百本专业书籍的下面,堆在了书房的角落里,就连自家儿子也所知不多。

    老教授中年丧妻,在恢复了工作待遇之后,他和自家的一个做保姆的农村阿姨日久生情,两人也就生活在了一起,那位阿姨对老教授非常的照顾,让老教授安度了晚年。

    老教授在世的最后几年中了风,人已经瘫痪在床上说不出话了,在临去世的时候,只能指着书房的那摊字书,意思是留给陪伴自己的阿姨了。

    但是让老教授怎么都没能想到的是,他最后找的这位老伴没有什么文化,每日里看着那些书籍睹物思情有些伤心,于是在老教授去世没有几天之后,就找了个收垃圾废品的人,将那些书籍包括老教授掺杂在里面的字画,全部都按斤给卖掉了。

    更要命的是,收废品的那老头也没文化,回去之后整理废品的时候,现了那几十幅有些泛黄的字画,由于很多字画都是在宣纸上写的,老头感觉这些东西不好卖,于是就在做饭的时候,用其引火给烧掉了。

    原本当事人都不知道的这些事,理应就泯灭于世间了,但偏偏那位老教授的儿子在父亲去世一段时间之后,无意间接触到一位古玩行的人,而且那人还是一位收藏字画的玩家。

    闲谈之中,老教授的儿子忽然想起来父亲似乎留有一些古籍善本之类的物件,于是就带了那朋友去到父亲的家里,一问才得知,敢情那些书籍全都被自己后妈给卖掉了。

    在家里翻箱倒柜找了一遍之后,字画虽然一幅没找到,但是老教授的儿子却是找到了父亲的一些笔记,在翻阅了那些笔记后他才知道,原来父亲竟然收藏有数十幅明代名家的字画。

    在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古董字画的价格虽然不是很高,但几十幅名家字画加起来,恐怕其价值也要在百万以上了,老教授的儿子顿时心急如焚,并且第一时间到派出所报了案,想要查找到当时收废品的人。

    涉及价值金额百万以上的案子,当时就被列为了一件大案,很快就将郊区那个收废品的老头给找到了,但询问之下,得到的结果却是让老教授的儿子捶胸顿足,差点没当场昏厥过去。

    经历了数百年战乱都安然无恙保存下来的字画,居然在和平年代被人给烧掉了,别说是老教授的儿子,就是那些办案的警察也感觉可惜,但这事儿已经生了,他们甚至都无法追究那老头的责任。

    后来经过整理老教授的笔记,老教授的儿子将被焚毁的字画列出了一个名目,其中有三十五幅唐伯虎的字画,有六幅祝枝山的真迹,还有一幅文征明晚年的手贴,均是珍贵之极的古董字画。

    消息传出去之后,顿时就轰动了全国的古玩圈子,连带着原本存世量不算少的唐伯虎的字画作品价格,一下子上扬了不少,而且一度还造成有价无市,极少有藏家愿意出手唐伯虎的作品。

    就像是满老板收来的这一幅扇面,正常的价格其实就是一万到两万之间,但架不住没有人愿意卖啊,如果真遇到喜欢的,最少能卖到五万以上,也算是沾了那件事的光了。

    “一百万,就……就这么一把火给烧掉了?”

    听到老人讲诉完这件事之后,胖子的眼睛差点都瞪出来了,据他所知城里的一套房子才五六万块钱,自个儿要是能有一百万,这辈子光是存银行吃利息也够了。

    “是挺可惜的……”

    老人也叹了口气,看了看那幅扇面,忽然对满军说道:“这幅《看梅图》算是唐伯虎作品里的精品,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出让呢?老头子我对这个有点兴趣……”

    “嗯?您想要?”

    满军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说道:“不瞒您说,我就是这做行生意的,本来就是要卖的,不过晚点约好了有人要看,我不能言而无信啊……”

    “那人出价了没有?这东西不上手,老头子是否能开个价?”

    听到满军的话,老人笑了起来,按照古玩行的规矩,有人在上手看一件东西的时候,旁人是不能抢着出价的,但对方只是约了要看,又不是在现场,所以老人才有这番话。

    “这倒是没坏规矩……”满军想了一下,接着说道:“要不这样,您老出个价,如果那边的价格没有您给的高,我再给您拿回来,您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