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十五章 醒转(下)
    “三炮,胖子呢?他没事吧?”

    等到方逸再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病房里了,歪着脑袋往病房里四处看下,方逸现除了另外一张病床上有个老人戴着个老花镜在看书之外,就只有彭三军站在那里。燃●文●  w、w-w`.-r-a`n、w-e`n.org

    “他没事……”三炮有些后怕的说道:“要不是你,恐怕胖子的小命就没了,我替胖子谢谢你……”

    “说什么呢?你和胖子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换成你,肯定也会救他的,是不是?”听到三炮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在车祸前的那一瞬间,他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想将胖子给推开。

    “是,我也会救他!”三炮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如果他要是有方逸那么快的反应,恐怕也会在第一时间将胖子给推开的。

    “方逸,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了没有?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见到方逸的嘴唇有些白,三炮站起身想去给他倒点水,这才现方逸病床的床头柜里空空的,水壶里也没有一滴水。

    “浑身没力气,饿倒是不饿,你帮我倒点水吧……”方逸试着想坐起来,不过他的双手一点劲都使不上,身体稍稍一抬又躺了回去。

    “小伙子,打水去楼梯口那里,一楼有市,里面什么都有卖的,去买点回来吧……”旁边病床上的老人听到方逸和三炮的对话,好心的开口提醒了一句。

    “谢谢大爷……”三炮站起身,对方逸说道:“你先躺着休息,我去买个杯子什么的再给你打点开水……”

    三炮还真是庆幸自己让那司机留下了两百块钱,要不别说是买吃的了,就那兜里的那几块钱,恐怕连买点卫生纸和水杯都不够的。

    “小伙子,出车祸了?”三炮离开后,旁边的老人开口问道。

    “是的,被车撞了……”方逸闻言苦笑了一声,他从小在山里野惯了,晚间睡觉的时候也多是打坐修炼,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还真是头一遭。

    “刚才那个是你朋友?”老人放下了书本,看来也是住的很无聊,想找个聊天的对象。

    “是我朋友……”方逸打量了一下自己旁边病床的病友,看到这是个六十出头的老人,戴着一副眼镜,相貌十分的儒雅,穿着一身病号服,腿上搭着个薄薄的毯子。

    “现在的年轻人,对朋友还能如此,真是不多见啊……”从刚才的对话中,老人大概听出了事情的缘由,看向方逸的目光中不由带了几分赞许。

    “大爷,你是右腿受伤了吧?”方逸观察了一下那个老人,开口说道。

    “嗯?你怎么知道我是右腿受伤?”

    老人闻言愣了一下,笑着说道:“夜里起来上厕所,不小心滑了一下,是把右腿给摔到了,唉,这人年龄老了就不中用了……”

    “大爷你身体硬朗着呢,修养几天就没事了……”方逸笑了笑也没解释,他从小跟着老道士学中医医理,十来岁的时候就帮上山采药受伤的人正过摔断的骨头,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老人的伤来。

    “来,小伙子,吃个苹果,我看你嘴唇都干了……”老人好心的从自己床头拿了个苹果递了过去,他见到方逸除了胸口包扎了一下之外,身上似乎没有什么伤,以为他伤的并不重呢。

    “谢谢大爷……”方逸虽然有心去接苹果,但实在是抬不起手来,只能苦笑着说道:“我……我这会手上使不上劲……”

    “自己的身体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接连两次感受到身体的无力,方逸这心有些忐忑起来,他还不到二十岁呢,万一要是搞个半身不遂之类的病,那还真不如死了算了呢。

    “老人家,我有些乏,先休息一下……”

    想到这里,方逸对那位老人言语了一声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按照自己修炼了十多年的道家引气术,强行提起了丹田的一口内气,想要运行一个小周天。

    道家炼气,而小周天指的是内气从下丹田出,经会阴,过肛门,沿脊椎督脉通尾闾、夹脊和玉枕三关,到头顶泥丸,再由两耳颊分道而下,会至舌尖,因其范围相对较小,故称小周天。

    在修炼内丹术中,小周天即练精化气的过程,也称百日筑基。

    其实炼气并没有那么玄奥,即使是普通人长期修炼,也会产生气感,方逸在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能感觉到丹田的气感,这十多年勤练不缀,已经堪堪可以运行大周天了。

    “还好,内气还在……”

    当方逸感觉到丹田那团气息之后,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内气还在,就能补充身体耗损,从而使得后天精气充实起来,并使之重返先天精气,从而得到健身祛病的功效。

    方逸的师父之所以百岁高龄还能在山路上行走如飞,按照他的说法就是炼气所至,所以在方逸看来,只要内气不失,身体就能逐渐恢复过来的。

    “果然有效果……”当方逸运行了一个小周天之后,身上酸麻无力的感觉,顿时消减了几分,而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一些,这让方逸心中大定。

    “方逸,方逸你醒了?”

    就在方逸刚刚行走完一个小周天,也就是过去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后,病房的门被从外面给推开了,胖子几步就冲到了病床前,还没说话,眼泪已然是“哗哗”的流了出来。

    “方逸,你……你小子吓死我了……”胖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呜呜”的哭着,抓着方逸的手不肯松开,时不时的还举到眼前擦拭一下泪水。

    “死胖子,你恶不恶心啊……”方逸有心抽回手,可是这会的力气却是没有胖子大,躺在那里真的是哭笑不得。

    “胖子,你让一边去,我给方逸倒点水……”

    跟在后面进来手上拎了不少东西的三炮踢了胖子一脚,将一个塑料袋放在了床头,说道:“刚买完东西就碰到他们两个,对了方逸,那个就是撞了你的人……”

    “小兄弟,实在是对不住啊,这事儿全怪我,都是因为我开车走了神……”

    满军往前走了一步,很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副悲痛的样子,事实上他也真的很悲痛,自个儿招谁惹谁了啊?平白无故的就花出去了好几万块钱。

    “这……这事不怪你啊,是……是我们……”

    听到那光头司机的话,方逸不由愣了一下,这件事貌似是因为胖子站在马路中间拦车引起的,要说责任,胖子最起码要负担百分之五十以上的。

    “咳咳,方逸,你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眼见方逸要说漏嘴,胖子连忙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开什么玩笑,要真是被这光头知道了事情的缘由,自个儿怀里揣的那两万块钱,一准会被光头要回去的。

    “就是浑身无力,这刚刚能抬起手……”

    看到胖子给自己使的眼色,方逸顿时明白了过来,他虽然从小在山中长大,但并不代表方逸什么都不懂,相反在他们兄弟三个里面,方逸才是心眼最多的那一个。

    “嗯?腿能动吗?”胖子闻言脸色一变,开口说道:“这……这不会是半身不遂吧?姓满了,我看你也别走了,那两万块钱不顶事……”

    “哎,我说哥们,咱们不能这样啊……”听到胖子的话,满军却是不答应了,“咱们说好的我负责医药费另外赔两万,你小子是想讹诈我怎么着?我可不吃这一套……”

    满军也是在社会上混了二十多年的人了,之前因为无证驾驶的事情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眼见这个小胖子有些得寸进尺,他也是有点恼了,说出来的话自然就不怎么好听了。

    “我也不讹你,这样吧,你再去交五万块的住院押金,押金单你拿着,出院的时候你来结账,到时候多退少补,这样总行了吧?”

    胖子还真没有讹诈满军的心思,反正对方说了他包医药费,这钱出在医药费里面,单据由对方拿着,就算他们想提前出院,也是需要满军来办理手续的。

    “这样?可……可是我现在手头真没钱了啊……”

    满军闻言愣住了,对方这话说的倒是很在理,不过满军手上还真是没有现金了,三五千的他能拿出来,可是要拿出五万,他现在也是没辙。

    “别介啊,大哥,你那店最少值个百八十万吧?这点钱拿不出来?”

    胖子刚才跟着对方去店里取钱,知道那是家古玩店,光是看店里的摆设和装修最起码没个一百万就拿不下来的,而且去店里时一路上都有人和满军打招呼,看这人在那里混的还是有几分脸面的。

    听到胖子的话,满军不由苦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小兄弟,你不知道,做我们古玩生意的,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有钱都买物件了,谁没事手上放那么多钱啊?”

    “你骗谁呢?我就不信五万块钱你掏不出来……”胖子连连摇头,显然不相信对方这么大的买卖,连这么点钱都拿不出。

    “哎,他说的有些道理,做买卖的不一定就活钱多,做古玩买卖的更是如此……”胖子的质疑声还没落,旁边响起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

    ps:嫌字数少的朋友可以先收藏养着嘛,也方便投推荐票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