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六章 祭拜
    方逸师父的墓地,是在道观上行近百米的地方,这也是方山之中最为陡峭的一个坡段,海拔相对已经是比较高的了。▼●◆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登上那个山坡的缓处,可以看到远处的清凉山,就像是一只蹲着的老虎一般,而东面的钟山则是像一条卧龙,再加上方山脚下的名堂水流,如果被某位风水师看到,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处上佳的风水宝地。

    这处风水佳穴并非是方逸寻出来的,而是老道士早早就堪舆好的地方,甚至连埋自己的坑穴,都是老道士自己挖出来的,当真应了那句挖个坑埋自己的老话,方逸只是将羽化仙去的师父背到了墓穴里面而已。

    “师父,我要下山了……”

    站在那处长满了野菊花稍微隆起的小山包前,方逸的神情显得有些肃穆,跟着老道士十多年,他早就将其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了,虽然道教修心,但面对着长眠于地下的师父,方逸仍然感觉到一阵心伤。

    “老道士,胖子我也来看你了……”见到方逸伤心的样子,胖子大咧咧的走了过去,盘膝往地上一坐,开口说道:“我说老道士啊,胖子和你商量件事怎么样啊?”

    “胖子,你要和师父商量什么事?”方逸的注意力被胖子给吸引了过去,师父活着的时候没见胖子商量什么事情,这都死了几年了,就算有事师父那也是无法答应了啊。

    “嘿嘿,方逸,我看这地方风水不错,我想和老道商量下,等我老爹百年之后,能不能埋在你师父旁边啊?”

    胖子这番话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认真,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从小跟着老道士,胖子对那风水堪舆的本事也是略知一二的,自然能看得出这处位置绝佳的风水。

    “这事儿,我看你还是先和魏叔去商量吧……”

    听到胖子的话后,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魏叔今年才四十来岁,你小子就琢磨着要给他寻找墓穴,有本事你回家和魏叔提提,看他怎么说?”

    方逸知道,胖子的父亲是村支书,虽然官不大,但却是个老党员,对于什么封建迷信向来都是深恶痛绝的,要不是老道士医术精湛,往年经常会免费给村里人行医治病,恐怕胖子的父亲早就将他给破四旧了。

    “和他有什么好说的?”

    果然,听到方逸提起父亲之后,胖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嘴里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他很清楚自己要是敢和父亲提什么风水宝地之类的话题,自家老爹一定会把家里那根最粗的擀面杖拿出来,好好的将自个儿给修理一顿。

    “好了,胖子,我祭拜下师父,咱们就下山吧……”

    被胖子这么一闹腾,方逸心中的感伤倒是减弱了不少,当下从腰间道袍下取出了那个色泽如紫金一般的葫芦,拔开葫塞后,将葫芦里的酒洒在了师父的坟前。

    “师父,这是最后一点猴儿酒了,以后弟子有钱了,去买茅台给您老人家喝……”方逸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将酒洒了下去,却是急的旁边的胖子嘴角直抽搐,在他看来,这么好的酒洒给老道士,简直就是白白糟蹋了。

    “师父,你一定要保佑弟子昌运多福啊……”

    方逸没有去管胖子,在山上居住了十多年,这一旦就要下山了,说实话他心里除了兴奋之外,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所以只能在师父坟前祈祷一番,希望师父在天之灵能让自己的下山之路顺风顺水。

    “好了,方逸,走吧……”胖子等了一会就有些不耐烦了,拉了一把方逸,说道:“三炮还在家等咱们呢,你再磨蹭的话恐怕连晚饭都赶不上了……”

    “好吧,师父,我走了……”

    方逸点了点头,双膝跪下认真的磕下了三个头之后,站起身来,将那小木箱背在了肩膀上,有些留恋的看了一眼师父长眠的地方,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将会迎来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生活。

    少年人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告别了师父之后,方逸的心情很快就好转了起来,初春的方山十分的美丽,那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色,很容易就会让人忘掉忧伤。

    “哎,方逸,快点走啦……”见到方逸忽然又趴到一棵树下,胖子不由用手捂住了额头,这一路都走了两三个小时了,他们甚至连山脚都没看到,全是因为方逸这时不时的一些举动。

    “胖子,这可是最好的菌菇啊,咱们多带点回去……”方逸回头笑了笑,手上的动作却是没停,小心的将十多个色彩艳丽的菌菇从树根处采了下来。

    “颜色那么鲜艳,别是有毒的……”

    胖子伸头看了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他虽然也是山里长大的孩子,不过从小就被长辈们教训,山里越是色彩艳丽的蘑菇,毒性就越大,所以胖子以前对这样的菌菇向来都是避而远之的。

    “没事,这种菌菇只有初春才有,味道可鲜美了……”

    方逸闻言笑了笑,和胖子比起来,他才算是大山的孩子,这山中的一草一木方逸都无比的熟悉,自然知道哪些菌菇有毒,哪些是可以食用的了。

    “得,以后想采也没机会了……”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任凭方逸采起了菌菇,等到两人下到山脚的时候,方逸背上的一个竹编的背篓里面,已经放满了各种菌菇。

    “华子,这从哪儿来的啊?你身边那位是谁呀?”

    到了山脚下的时候,遇到的人也多了起来,有些正在庄稼地里忙活的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方逸,对这个眉清目秀穿着道袍的少年人显然很是好奇。

    “牛伯,这是我朋友,山上老神仙的徒弟……”

    胖子笑呵呵的和村里人打着招呼,一说起老神仙,那些人脸上均是露出了释然的神色,老道士活着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到村子里走一趟,很多人生病都是老道士医治好的。

    “老神仙的徒弟来了?华子,我家里还有个野猪后腿,走,跟我回家,拿过去给小神仙尝尝……”山里人还是很质朴的,听到方逸是老道士的徒弟,正在稻田里忙活的牛伯干脆爬了上来,拉着方逸就要他跟着回家。

    “牛伯,不用了,说好了去三炮家里,他早就做好饭等着了……”

    胖子知道,当年牛伯的小儿子受到惊吓,神志不清连了三天的高烧,最后还是老道士从山上下来给治好的,每次老道士下山,牛伯总是会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

    “那行,不过明天中午一定要到牛伯家里来吃饭……”

    牛伯松开了手,但眼睛还是看着方逸,说道:“老神仙可是好人,只是走的太早了,小神仙,有机会你一定要带我去他老人家坟头烧个纸啊……”

    “牛伯,我记住了……”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他虽然知道师父经常在方山周围行医,但没想到人缘居然如此之好,这都去世好几年了,山下的老百姓竟然还在记着师父的好处。

    “走吧,还是先去我家吧……”看着方逸那一身的打扮,胖子皱起了眉头,说道:“先去我家换身衣服,要不然你这一身去到城里,怕是到处都给人看西洋镜了……”

    虽然道教在国内源远流长,但对于城里人而言,他们的形象更多是出现在电视刊物中的,如果方逸真是这样进城,那指定会引起人们围观的。

    “可……可我本来就是道士,不穿道袍穿什么啊?”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从记事起就穿的这身衣服,连绑腿都绑了十多年了,要让他脱下这身道袍,方逸还真是有些无所适从。

    “谁说你是道士啊?”

    胖子没好气的说道:“跟着老道士长大就是小道士了吗?方逸,你既然已经下山了,那就要与时俱进,就算是道士也能还俗啊,别说那么多了,麻利的跟我回家先换衣服去……”

    这越是临近村子遇到的熟人越多,胖子都已经解释的有些不耐烦了,而且方逸可是他最好的朋友,胖子也不愿意看到村里人用那些新奇的眼神去打量方逸。

    “爸,我回来了……”胖子家就住在村头,进到篱笆围起来的院子之后,胖子踢了一脚狂吠不已的那条土狗,一眼看到从屋里出来的父亲魏大虎,不由缩了下脖子。

    “又跑哪里野去了?”胖子的父亲话没说完,眼睛却是看见了方逸,不由顿了一下,迟疑着说道:“华子,这……这是山上的小方逸吧?”

    “魏叔叔,是我……”方逸上前走了一步,将背篓给拿了下来,说道:“魏叔叔,刚从山上下来,没什么带的,给您摘了一些菌菇,还都是新鲜的……”

    虽然从小在山上长大,但方逸也明白礼多人不怪的道理,他摘这些菌菇原本就是想带给三炮的,现在既然先来了胖子家,顺其自然的就将其当礼物送了出去。

    “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魏大虎走到方逸面前,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这娃子长得比华子好,也懂礼貌,可惜了,被你那师父给耽误了啊……”

    说起来方逸和魏家很有一些渊源,因为他从小缺奶,最初喝的就是胖子母亲的奶水,所以和魏大虎一家打小就是相熟的,在方逸六七岁的时候,魏大虎曾经上山找过老道士,想送方逸去上学。

    不过老道并没有让方逸下山,反而给出了一个让曹魏大虎气愤不已的操蛋理由,说是方逸下山就会有血光之灾,气得魏大虎差点没叫人拆了老道士的那座道观。

    --

    ps:老调常谈,推荐票,另外有微信的朋友可以关注dayan_rea1,这是胖子的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