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九百八十二章 还是不放心
    第二天早上,玄妙儿又把那口罩的事交代了李梦仙一便,让她傍晚前派人把做好的都送到千府去,然后跟家里告了别,她今天要回镇上,因为铺子学堂都要交代一下才能走。?ranwe?n? w?w?w?.?r?a?n?w?en`org

    回了镇上,玄妙儿把铺子转了一遍,又去了学堂,学堂这边交代完了,她又去找华容道别。

    华容知道玄妙儿来,也早就迎出来等她了,见了玄妙儿赶紧上前:“妙儿,你今天这么有空闲呢。”

    “不是有空闲,是要外出,来道别的。”玄妙儿苦笑了一下。

    华容惊讶的看着玄妙儿:“妙儿,你不会要去找花继业吧?他不识安稳的人就算了,你怎么也这么没谱了?”

    “华姐姐,北关外起了霍乱,千府的车队去送粮食和草药,我不放心那边,所以也要跟着一起去,明天早上启程,今日来跟你道别的。”玄妙儿看向华容。

    华容的脸色也变了:“霍乱,妙儿你知道那霍乱多危险么?万一染上了,那就是有生命危险的,你不能去。”

    “我都准备好了,明天早上就走,不用劝了。”玄妙儿也知道华容是为了自己好,可是自己现在既然决定了,也没必要再多说了。

    华容沉默良久,抬起头:“我跟你同去,我功夫好还可以保护你,并且我也是丞相之子,这些年我没为了爹娘做过什么,竟让他们受人诽谤了,如果我能做些好事,也算是回报他们了。”

    玄妙儿不知道该不该让他去:“这事不是小事,你再想想。”

    “不用想了,我最近的心里也乱,正好出去做些善事,也能让我的心里更明亮一些,也顺便能避开魏武峰一段,让两人都安静的想想。”华容的态度很坚决。

    玄妙儿想了一会:“那今天好好想一晚上,如果明天你还想去,那早上你直接去千府。”

    华容点点头:“好,我会考虑清楚的。”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做了决定了。

    玄妙儿跟华容道了别,回了画馆,收拾东西准备去千府。

    没一会秦苗苗来了,她进屋就热情地开口:“妙儿表姐,我上午来你都不在家,今天很忙么?”

    玄妙儿也没想瞒着秦苗苗这事,因为秀荷表姑她们家就是北关外,那边的灾情她们也会关心的,所以道:“北关外发生了霍乱,我明天要跟着千府的车队去送粮食和草药。”

    “什么?妙儿表姐你别去了,那多危险啊,我们都是逃命逃出来的,你还回去,别去了,霍乱啊,那要是染上了,九死一生的事。”秦苗苗拉着玄妙儿,说什么不想让她去。

    玄妙儿拉着秦苗苗进屋落了座:“苗苗表妹,这瘟疫有危险不假,但是预防好了不会轻易被传染的,所以你放心吧。”

    秦苗苗说什么不松手:“那也不行,我不能让你走,我去找我娘来劝你。”秦苗苗真的好着急,真的不想让玄妙儿走。

    “苗苗,这事定了,不用再说了,我明日一早就走了,今天不留你吃饭了,我一会就去千府了。”玄妙儿看着秦苗苗是真心的不想让自己走,倒觉得这个表妹还真的挺为自己考虑的。

    听玄妙儿这么说了,秦苗苗想了一下,也不再执着了:“妙儿表姐,你什么都好,就是太不为自己着想了,这样我们会担心的。”

    “担心什么,我这次是跟着千府的车队去的,没啥危险,放心好了。”玄妙儿笑着说着,她心里没有面上这般轻松。

    秦苗苗有点不舍,有点失望的看着玄妙儿:“那我不影响妙儿表姐收拾东西了,我先回家了,妙儿表姐回来一定要让人通知我和我娘一声。”

    玄妙儿送着她到了门口:“嗯,一定最先告诉你们,你路上小心。”

    秦苗苗告辞离开了。玄妙儿看着秦苗苗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那种一开始的不信任又出来了,可是这些天的接触真的没什么问题,为什么还有这个总感觉呢?但是现在自己必须要走了,但是自己真的不放心,为了家里人,宁可小人之心了吧。

    千落看着玄妙儿一直看着秦苗苗走的方向,对玄妙儿道:“小姐,你还是不太相信表姑奶奶一家?”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玄妙儿对这个感觉很郁闷,因为有时候觉得就是自己防备心太重了,可是有时候又觉得还是防着些好。

    “小姐,我看这表姑奶奶就是性子直,没啥事吧?你要是不放心,那我们再回一趟河湾村?”千落怕玄妙儿走了还惦记。

    玄妙儿摇摇头:“不回去了,我爹娘对表姑很信任,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这次走不带心澈了,她机灵会功夫,把她留在家里我放心。”

    千落点点头,那我去叫心澈来。

    心澈听说玄妙儿要让她留下,心里很不情愿,一脸委屈的进来:“小姐,我要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玄妙儿拉着心澈坐下:“心澈,你知道我最重视的是什么,就是我的家人,我要是走了最不放心的就是他们了,只有我信任的人在家,我才心安,你机灵并且内心沉稳,所以我只能让你留下我才安心。”

    心澈也理解玄妙儿说的意思,因为玄妙儿说的是实话,她最在乎的就是家里人了:“小姐,那你们要多保重,我一定会照顾好家里的。”心澈当然还是接受了留下。

    玄妙儿笑着小声对心澈道:“让你留下主要是看着我们家上房那些人,还有我秀荷表姑,总之我不在家的时候,千万别让我爹娘答应他们什么事。”

    心澈猜出了玄妙儿的担心,小心的问了一句:“小姐,你对表姑奶奶有怀疑?”

    玄妙儿回想着表姑一家来了之后的一切:“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们有时候的表现太真实了,如果他们要是想占着家里便宜我也会安心一点,可是他们却没有,并且还有一点是我刚发现的,他们一直没有逃难那般慌张不安或者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