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嫡女毒谋 > 第七二九章 漏洞
    郭嘉不得不钦佩,秦家人的脑子的确都很不错!

    这秦子冉是个文弱书生,却没有用上半点武力,便叫自己栽在了他手里!不,应该是,即便今日来的是个江洋大盗,也照样会落在他手里,得不到半点好!

    郭嘉怎么也没想到,刚刚这短短的几十息的时间里,这个秦子冉便靠着脑力在这屋子里设下了一张捕捉自己的网来!

    若不是他认出自己后出手相助,那么此刻,她不但无功而返,反而要一身伤痛,灰头土脸在费力逃跑!若是运气不好,还得要名誉扫地,丢尽郭家的颜面!

    嗯!怪不得,沈默云的脑子那么好用!自然与沈沐没关系!看来还是得自于秦家的遗传!

    怪不得,他们的外祖能坐上内阁中极殿大学士之位!能成为帝师!能叫皇帝念念不忘,叫自己家的老太爷经常念叨!

    怪不得,那秦子墨将脑子全部用于经商后,能将产业做那么大!

    看来,这一切与秦家的优良血统和遗传是分不开的!

    ……

    几十息前,郭嘉被秦子冉请到了桌边的圈椅里。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一盏小小的油灯点亮后,郭嘉那面如火烧的一脸红晕再遮挡不住!

    秦子冉却犹若未见一般亲手给她倒来了一碗茶,且面色自然平静,既没有半点揶揄,也不见半点取笑或是挖苦,反而是报以如沐春风般的笑!

    对方这种君子之态叫郭嘉很满意,这才仔细打量了眼前之人。

    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细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与沈默云有三分相像,不过,他的眼里除去那分清淡却多了些温和和温润。

    嗯!

    比沈默云好,至少看见的第一眼,不会有那种灼人心骨的傲气和清冷,倒像是手中的清茶,温暖舒心。

    嗯!

    比她想象中的秦子冉要好许多,虽温和,却没有娘娘腔之态或印象中书生的柔弱病态。

    一开始想着与沈默云做妯娌之时,她最怕的便是秦家兄弟千万不能是沈沐那样看似儒雅温柔,骨子里却视财如命,虚伪愚蠢的伪君子!

    还好!他不是!他救了自己!宁可被自己咬,被自己打,他也将保全自己名声放在了第一位!自己随性而来,他更不可能有算计之心!他还聪明机警,比十个,不,百个沈沐还要强!

    她很满意!

    郭嘉在心中对秦子冉评头论足着,却早已忘了这一趟的初衷便是要反悔之前主动的行为。她沉浸在自己的那点小心思里,自是没有发现在她灼灼的眼光里,秦子冉那同样有些烧红的耳根和脖子。

    秦子冉从软塌旁边的小机子抽屉里取出了那牛皮纸袋,放到了郭嘉面前。

    “郭大小姐是来取这物的吧?秦某好奇心作祟,稍稍看了两眼。郭小姐无需担忧,秦某记性素来不好,天明之后一定将里边东西与郭小姐这趟忘得一干二净!秦某会记住你我从不相识!”

    秦子冉的这一番大方正派的言行叫郭嘉极高兴又失望,既害羞又窘迫,为了打破这尴尬氛围,只能一点点问起了前因后果。

    原来,雪天路滑,最近两日,他们的马车都只能行进不到百里路。别人能等,可秦家两兄弟却等不了了!

    尤其是秦子冉,他有要事在身,所以必须提前入京!

    于是两兄弟今日便撇下了几辆马车,一路快马而来,终于在城门合上前半刻钟入了京。由于天色已晚,他们连表妹那里也没有通知。

    秦子冉回府后,便打算看看书就在前院书房先凑活一晚上。

    结果一进书房他便发现了那纸包。

    见上边又是封蜡,又是火漆,他也以为是沈默云所留的重要物品,便直接拆开了来……

    半刻钟前,内室里的他刚要准备歇息,却是听见外边传来了细细的吱嘎吱嘎的金属摩擦声。

    于是他小心翼翼悄步走到了外间,便看见发出声响的窗户缝里正有一把闪着白光,上下移动,正慢慢拉动窗闩的匕首!

    当时他便断定:有贼!

    “等等!”郭嘉开口打断到:“你发现有贼,为何不呼救?你一个书生,却要自己动手?即便你张口不能及时喊来奴才抓人,也能叫贼人望风而逃不是吗?即便你聪明绝顶,有把握抓到贼人,可毕竟有风险不是吗?”

    “呵呵!”秦子冉却是展颜一笑:“若是来人是两个,三个,我自然不会傻乎乎引狼入室!不过,我分明知道了来人就一位啊!

    你能悄无声息进了我院子,还敢单枪匹马进来行窃,那说明翻墙或逃跑的功夫必定不一般!我若开口呼救倒是简单,只是等我的仆从们匆匆忙忙跑出来抓贼,只怕贼人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那叫人多不甘心啊!

    何况,惩恶除强才是君子当做之事,怎么能一遇危险便畏首缩脚呢?我若纵虎归山,贼人必定还要去祸害他人。而在下既然有八分把握,自然义不容辞!”

    说得倒是头头是道,叫人心悦诚服,只是……

    “你……你怎么知晓我是一人而来?”

    那秦子冉倒了杯茶,从一边食盒里断出了两碟点心,温言到:

    “说到这里,我必须要多说一句,郭小姐胆大却不够心细!若在军中,也绝对做不了一个合格的细作!郭小姐竟都没有发现许多漏洞吗?”

    漏洞?有吗?郭嘉一脸讶异。

    “郭小姐入我前院时,没发现外边廊下点了许多灯笼吗?您打开窗时,没有感受到室内要比外边温度高上许多吗?您只顾着埋头找物,没有发现我的桌案上比白日多出了好几本书吗?您有没有看见,屏风上搭着一件裘衣,机子上有一只茶杯,塌边有一只食盒呢?”

    “我……我……”郭嘉哑然!

    “这些疑点,您都跳了过去!

    可正因为外边挂了灯笼,所以印着那雪光,才出奇亮堂!屋子里,即便不点灯,有窗外投射进的白光,也足够看清种种。尤其是,由于廊下的灯笼光,郭小姐您还在我窗上留下了一个影子!在下看得清清楚楚,是一个人!”

    郭嘉再次呆住!她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个男子面前,活脱脱就是个傻子,贼子,呆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