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仙图 > 第五十八章 你 你别过来
    阳光洒落,温暖柔和。∮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潮湿的山洞中并不昏暗,四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分放在四周,将洞内映照的一片通明。

    在角落里,足有上千块的灵石闪烁着光华,还有数十个装满丹药的玉瓶,与一些流转法力波动的符箓等前人留下的遗物,可见玄冥蛇占据这里后,着实得到了不少好处。

    正中央有一块雪虎皮制成的柔软毛毯,林青衣此刻正安静的躺在上面,犹如睡美人一般恬静优雅,美的惊心动魄。

    她眉心的黑气已经消失不见,原本苍白如纸的俏脸,也逐渐泛起一丝红润。

    毒素已经被焚邪神焰驱逐的一干二净,她的身体自然也便好转起来,只是与玄冥蛇打斗时所造成的外伤,一时三刻内还无法痊愈,不过总的来说,林青衣已经并无大碍,只等她清醒过来,自己调息一番便可恢复如初。

    “你这日子过的不错啊。”凌仙轻笑一声,无论是那块价值不菲的雪虎毛毯,还是那些堆积如山的宝物,都彰显着玄冥蛇的日子,过的相当滋润,而且收获颇丰。

    “嘿嘿,主人,这些都是小的为你准备的。”玄冥蛇吐着蛇信子,它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但是由于自断身体,精气流失了一半,因此它现在看起来不仅滑稽可笑,而且虚弱萎靡。

    “为我准备的?莫非你还会算命,知道今日会遇上我?”凌仙双眼一眯。

    玄冥蛇心头一紧,却是不慌不忙,嘿嘿笑道:“我并非能掐会算,而是当时分别的太着急,等我杀了方云追出去时,主人你已经不见踪影,于是我只好占山为王,一边为主人你打探那群妖兽的消息,一边等待着主人,所以这些自然是要献给主人你的。”

    凌仙摇摇头,失笑道:“鬼才信你这番话,不过我懒得追究,这些前人留下的遗物,就当作你的买命财吧。”

    “主人尽管拿去,本来就是打算献给你的。”玄冥蛇一阵肉痛,可是为了安抚这个可怕的魔王,不得不顺着他的心意来,努力装出一副真的是献给他的模样。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凌仙挥了挥手,示意它赶紧从自己面前消失。

    “是的主人,你若是有事,尽管招呼一声,小的我就算是拼了老命,也一定会办到。”玄冥蛇如蒙大赦,巴不得赶紧离开凌仙的视线,待在这里的每一秒,它都感觉过像了一年那么漫长,而且还得小心翼翼的侍候着,生怕说错一句话,等待它的便是尸分离的下场。

    “等等。”

    正当玄冥蛇欲离开山洞时,凌仙的一句话,让它心头一紧,艰难的转过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过的笑容,道:“主人,你还有何吩咐?”

    “告诉你手下,今日之事,不准泄露半个字。”凌仙语气冰冷,迟疑了一下道:“还有,所有妖兽离此山洞百米,不得靠近半步。”

    “嘿嘿,小的懂,主人你放心,你和她尽情办事,我保持不会有任何妖兽靠近。”玄冥蛇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山洞。

    办事?

    凌仙一怔,缓缓明白过来,下意识的看向林青衣,眸光顿时涌上了一丝炽热。

    此刻,林青衣安静的躺在虎皮上,一袭淡绿色长裙破烂不堪,大片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勾心夺魄,魅惑丛生。

    她五官精致,容颜秀美,堪称世间绝色,而身材亦是惹火至极,丰满傲人的双峰,不堪一握的柳腰,修长浑圆的美腿,前凸后翘,玲珑有致,再加上裸露在外的肌肤,此刻的林青衣,无疑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极品尤物。

    也许唯有这四个字,才能道尽她的风华绝代,艳倾天下。

    尤其是她此刻陷入重度昏迷,别说对其轻薄,就算是山洞倒塌,她也不会醒来,完全是任人宰割的小羔羊,这恐怕对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讲,都是一种无法拒绝的诱惑。

    男人本性好色,面对一个沉睡着的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有谁能忍得住?

    凌仙也不例外,也许是被控制了神志,他虽然不太懂男女之事,但是某个地方传来的肿胀感,以及林青衣的倾城魅力,让他不自觉的向前走去,呼吸逐渐急促。

    看着面前昏睡的极品尤物,凌仙的双眸火热起来,颤抖着伸出右手,欲攀上那令无数英雄豪杰醉生梦死的美人峰。

    有些事是无师自通的。

    比如男女之事,凌仙虽然不太懂,但是男女之间天然的吸引力,仍是让他第一时间想摸那处令人沉醉其中流连忘返的之地。

    然而,正当那只颤抖着的手快要触摸到时,一双如水晶般澄净清澈的眼眸忽然睁开,略带茫然的看着凌仙。

    而后,一声羞愤之极的声音响彻整个山洞。

    “你……你别过来。”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林青衣飞的闪开那只手,蜷缩在山洞角落里,一双藕臂抱着自己的肩膀,美眸中升腾起一丝水雾,泫然欲泣,楚楚可怜。

    宛若大雨倾盆般浇在头顶,凌仙双眸恢复了清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而后一巴掌甩在了自己脸上,万分羞愧道:“我……我混蛋,你,你别害怕,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说着,他不自觉的走上前去,却被林青衣充满死志的声音阻挠,尴尬的停在原地,手足无措。

    “你再靠近一步,我便自刎于此。”

    林青衣的手中浮现出一柄三尺青峰,横在自己的玉颈上,语气决绝,刚烈无双,让凌仙毫不怀疑,自己若是在踏出一步,她手中那柄锋利的长剑会毫不犹豫割裂自己的脖子。

    “别冲动,有话好说,我不是坏人,刚才……刚才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凌仙苦笑一声,心说自己方才到底是怎么了,竟然会对眼前这个风姿绝世的女子起邪念,难道是中了邪么?

    “你是谁?”

    林青衣俏脸含霜,打量着面前的俊秀少年,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失望,不是那位大师,虽然声音与身形都极为相似,但是他太年轻了,明显还只是个少年,怎么可能是那位丹道造诣高深的大师呢?

    再一想到眼前这少年竟然趁自己昏迷之际,欲对自己行那不轨之事,她便恨不得将凌仙碎尸万段,该死的,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只有心爱之人才能碰,绝对不允许被别人玷污。

    “你不记得了?我是救你的人啊,那会你应该还没有昏迷才是。”凌仙满脸苦涩,这叫什么事啊,自己也真是的,怎么能趁她昏迷时那样呢?

    “我知道你是救我的人,也知道你是那条蛇的主人,更知道你的实力肯定无比恐怖,但是你别想用武力让我屈服,也别想用救命之恩让我委身于你。”林青衣眉间含煞,手持长剑,竟是生出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她冷漠的望着手足无措的凌仙,寒声道:“救命之恩重于山,我很感激你,但这不代表你便可以轻薄我,若是你以此来威胁我,那么此时此地,我定要你血溅三尺。”

    山洞中,林青衣绝色倾城,长及腰,横剑于脖颈上,整个人散出一丝冷意,一丝英气,以及一丝刚烈之气。

    这幅画面很美,美到倾国倾城倾人心。

    凌仙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一丝异样的情绪滋生,忽然轻佻一笑,玩味道:“血溅三尺?你有那个能力么?”

    “我……”林青衣一滞,她自然明白凌仙的恐怖,也知晓自己的身体极为虚弱,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俏脸不由得一白,咬牙切齿道:“就算我做不到,也可以让自己血溅五步。”

    见她如此刚烈决绝,凌仙心头涌出一分欣赏,认真道:“算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为方才的事郑重向你道歉,而且我保证,类似的事绝对不会再出现。”

    “当然,如果你不放心,想离开这里。”凌仙目光真诚的望着林青衣,一指洞口道:“洞口就在那里,请便。”

    “嗯?”

    林青衣惊疑不定,带着一分不敢置信问道:“你真的愿意放我离开?”

    “请便。”

    凌仙苦笑一声,嘟囔道:“说的好像我硬把你囚禁在此一样,本是好心救你,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虽说错在我,但是还没碰到呢,你就醒了过来。”

    “你……你还敢说!幸亏我及时醒了过来,否则我这清白身子,就要被你这可恶小贼玷污了。”林青衣秀眉一挑,心中既是委屈,又是庆幸。

    委屈自己先是中了玄冥蛇的毒,命在旦夕,而后又被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所救,八成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才施以援手,说不定今日之事便是眼前这人与那条玄冥蛇联合起来演的一出戏,为的是让自己对他感恩戴德,以身相许,没听见那条蛇叫他主人么?

    庆幸的则是她及时醒过来,而眼前这少年也没有用强的意思。

    “好,我可恶,我色狼,我混蛋。”凌仙无奈地摇摇头,心知恐怕这个误会是难以解开了,左手平伸,示意她可以随时离开。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林青衣冷哼一声,莲步轻移,欲离开此地,结果她刚迈出一步,便感觉娇躯一软,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凌仙手疾,一个闪身来到她面前,抄起那具柔若无骨的娇躯。

    顿时,温香软玉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