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九仙图 > 第十一章 我有办法
    “得到三妙宝莲。≌≤燃≦≦文小说.ww.ranwen.org ≮ ”

    炼苍穹的声音在凌仙心底响起。

    凌仙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三妙宝莲有何妙用,但师尊既然开了口,那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得到。

    “好,我愿意去试试。”他望着林青衣,道:“现在就走么?”

    “也好。”林青衣莲步款款,走到凌仙身边,认真说道:“城主千金如今危在旦夕,我与她也有过几面之缘,称得上是君子之交,如果有办法,还请大师一定要救她。”

    “看在那株三妙宝莲的份上,我也会尽力一试,不过你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凌仙不敢托大,谦虚说道。

    “大师你太过自谦了,我爷爷上午从城主府回来时和我说了,城主千金中的是一种九品妖兽双头毒蛇的毒液,之所以到现在都无法驱逐,是因为青城没有人能够炼制出高品质的解毒丹。据我推测,如果有一枚药效达到七成以上的解毒丹,应该就没有问题。”林青衣对他的信心却很足,在她想来,能够炼出一炉皆是八成药效的灵丹,炼制一枚七成药效的解毒丹,绝对是小菜一碟。

    “尽力一试吧。”凌仙汗颜,没想到眼前这绝美女子竟会自己如此推崇。可是他自己的本事自己清楚,只会炼制一种丹药,那就是凝气丹,什么解毒丹,他连丹方都不知道。

    不过他完全不担心,到了城主府会束手无策,因为他身具焚邪神焰,那可是天下一切奇毒的克星,只要他运用得当,别说是九品妖兽的毒,就算是一品妖兽的毒,他也怡然无惧。

    “对了,青衣还不知道大师您的名讳呢?为何从没听说过青城还有第四位炼丹师,而且丹道造诣还那么高。”林青衣旁敲侧击,对他十分好奇。

    “名字只是代号而已,而且我不是青城人,路过此地罢了。”凌仙淡淡开口。

    他之所以会戴上斗笠,蒙上面纱,就是不想被人认出自己。如果是单单的九品炼丹师的身份,那倒没什么,只会对他有好处,但若是一个十四岁的炼丹师,两天以前还是个无法修行的废物,那这就有点惊世骇俗了。

    最大的可能,便是突然得到了一件稀世宝物,修仙界供人娱乐的都是这么写的。

    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所以凌仙只能低调,不敢太张扬,一旦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那肯定会有他目前无法抗衡的强者来把他抓走,杀人夺宝,毁尸灭迹。

    “既然大师不肯透露,青衣不再勉强。”林青衣有些失望。

    “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凌仙转移话题。

    林青衣心念一动,远处顿时传来一阵马蹄声。

    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眨眼间,一匹高大神骏的白马闪现在二人面前。

    白马昂而立,浑身无一丝杂色,只是在四蹄处,皆生有一缕红色的毛,犹如四朵绽放的火焰,正是九品妖兽中号称度最快的踏焰宝马。

    在白马的后面,则拴着一座装饰华美的车厢,上刻龙凤呈祥图,雕工精湛,栩栩如生。

    “小白,要辛苦你了。”林青衣莲步轻移,走上前拍了拍它硕大的头颅。

    一声嘶鸣,白马似乎非常享受她的抚摸,双瞳中闪过一丝人性化的温和。

    “林大小姐果然厉害,竟然能拥有并驯服一匹踏焰宝马,真是羡煞旁人啊。”凌仙有些惊讶,此马天生度惊人,脾气暴烈,是九品妖兽中最佳的坐骑,同样也是最难以驯服的坐骑。

    “此马乃是我一次偶然得来的,那时候我炼丹需要火焰,又不想用最普通的地心火,便跑到千山密林寻找火系妖兽,没想到正好碰上刚出生的小白,我便将它带了回来。”林青衣淡然一笑,道:“大师,请上马车。”

    凌仙点点头,掀开锦绣门帘走了进去。

    只见整个车厢内的空间并不是很大,摆放着两个长椅,上面铺着柔软的虎皮,一股股女人家独有的清香扑面而来。

    凌仙在左边长椅坐好,旋即闭上双眸,吸纳天地灵气,调息着体内的伤势。

    林青衣跟着坐在右边的长椅上,玉手一挥,踏焰宝马一声嘶鸣,以闪电般的度向着城主府的方向奔行而去。

    暗香浮动,明月将出,二人近在咫尺,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一开始林青衣还能保持平静,她本就是个性子娴静的女子,但随着时间流逝,她的心却再也静不下来。

    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平日里,对她大献殷勤的人可以从城东一直排到城西,而且还是站成两排,即便是那些年近古稀的老人在面对她时,也会忍不住看她两眼。但此刻,两人处于一个单独的空间内,面前这人居然能平静的修炼,完全无视她的存在,这令她有些失落与气恼。

    “听声音就像个少年,可炼丹的手法却异常老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林青衣好奇的看着凌仙,几次想伸出手拨开他的面纱,但最终却都忍住了。

    “怎么,你对我的样子很好奇?”

    平淡的声音,听不出调侃,也听不出愠怒,却是把她吓了一大跳。

    凌仙缓缓睁开双眸,注视着林青衣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

    俏脸微红,林青衣沉默了一会,却是坦然承认:“不错,青衣的确很好奇大师的样子。”

    “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凌仙淡淡开口。

    秋水般的眸子中划过一丝黯然,林青衣强露欢颜,他,真的是一个糟老头子么?

    “嘶!”

    踏焰宝马一声长鸣,驻足在一处气势磅礴的府院前。

    两座雄武的石狮子分别摆在两旁,两名身穿盔甲的守卫一丝不苟的站在门前,目光犀利地盯着那架停下的马车。

    凌仙率先下了马车,林青衣紧跟其后,她玉手轻轻抚过白马柔顺的毛,轻声道:“小白,你在这里等我,不许乱跑。”

    说完,她莲步款款,走向城主府守卫的卫兵。

    “我是林青衣,这位是我请来的大师,你们城主应该有过交待。”

    两名守卫显然是认识她的,眸中闪过一丝敬畏与爱慕,恭敬说道:“是的,林大师您请,这位大师您也请。”

    林大师?

    凌仙有些疑惑,她好像很受人尊敬的样子,难道除了林大小姐外,还有什么别的身份?

    跟随着林青衣走进大门,一个俏丽的丫鬟迎了上来,恭敬地盈盈一拜,便在前方引路。

    行走在大理石铺成的小路上,凌仙好奇的打量着城主府的豪华建筑,只见此处奇花盛开,假山林立,亭台楼阁比比皆是,称得上是风景秀丽,宏伟大气。

    不一会,三人来到正厅,丫鬟悄然退去,林青衣正欲敲门,却听见一道低沉中蕴藏着悲伤的声音响起。

    “诸位大师,难道小女的毒,真的无解了么?”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正厅上方的主位上,他身穿宽大的黑色长袍,刀削般的面容透出一丝悲伤,两道剑眉斜飞入鬓,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他正是青城的城主叶啸天,也是明面上唯一的筑基期修士。

    在他的下方坐着十多位炼丹师,有的是而立之年的男子,有的是头花白的老人,此刻听到他的话,皆是一阵沉默,说不出任何话来,再没有了来之前的倨傲轻蔑,意气风。

    他们早已试过很多种方法,也配置过不少的解毒丹,但是无一例外,面对城主千金体内的那种奇毒,别说根除,就连暂时压制都做不到。若不是靠着筑基期修士的强横法力控制着,恐怕那名传闻中出落得闭月羞花的女子,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叶啸天虎目中划过一丝愤恨与无奈,看着下方自诩丹道大师的修士们,沉声道:“诸位皆是享誉一方的丹道妙手,难道连区区九品妖兽的毒都解不了么?”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听起来是一句疑问,其实那就是一句陈述。

    陈述一个事实。

    有人的面色不太好看了,正如叶啸天所说的,他们皆是享誉一方的炼丹师,平日里高高在上,地位尊崇无比,哪曾受过这样的挤兑。但偏偏,没有任何办法反驳,因为他们的的确确是解不了城府千金体内的奇毒。

    何况,上方坐着的可是一位筑基强者,而且正是悲伤难过时,万一看谁不爽,一巴掌拍下来,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都扛不住。

    这些人都是奔着三妙宝莲来的,可不想没得到什么好处,反倒把命給送了。

    良久,一个大约二十五六的年轻人站了起来,道:“叶城主,令千金中的不是普通双头毒蛇的毒液,而是双头王蛇的毒液,此毒堪比七品妖兽的毒,只有六品以上的解毒丹才有效果,或者七成药效的七品解毒丹也行。”

    “好一个六品解毒丹,好一个七成药效的七品解毒丹,你怎么不叫我直接准备棺材?”叶啸天冷冷一笑,他很清楚,这两样一个比一个难,以他的身份地位,想要弄到无异于登天。

    “我最后问一次,谁有办法?只要有人能为小女解毒,本城主愿意奉出我全部家当。”

    此言一出,所有人目露火热,呼吸隐隐有些急促,一位筑基期强者的全部家当,那可是相当惊人的。

    他们真的很想得到,可是他们却得不到。

    因为他们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就连那个面色倨傲的年轻人也都保持着沉默。

    然而,就在叶啸天渐渐绝望时,“吱”的一声,大厅的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缕柔和的月光洒落下来,像是洒落了一丝希望。

    “我有办法。”

    平淡的声音忽然传进众人的耳朵里,打破了之前的沉默氛围,凌仙步履从容的走进正厅,平淡中却蕴藏强烈自信的话语,令众人纷纷侧目,再度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