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49 单人行
    东风医大附属医院。≦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于亮,张小乐,方圆抬着林伟走下了一辆农用三轮,后面还跟着一个岁数挺大的农村中年夫妇。

    “吱嘎!”

    林军开车停在了医院门口,随后火都没熄直接就窜了下来。

    “军,这边。”张小乐喊道。

    “噗咚!”

    身体协调性极好的林军,在看见伟伟满身是血的被三人抬在手里,竟然连续两三次踩秃噜了台阶,身体连滚带爬的窜到了医院门口。

    “多亏这个大哥了,他不给我打电话,伟伟就完了……!”于亮冲着林军,指着中年夫妇说道。

    “谢谢,谢谢!”林军面容惊恐,本能的说了两句,随后抬着林伟直接钻进了医院。

    “有人吗?有人吗!弄个车……!”林军抱着林伟,站在医院大厅,带着哭腔喊道,因为他感觉林伟的肢体已经没有了硬度,很软,很软……

    “呼啦啦!”

    几个护士连同医院推人的临时工一块冲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一个护士问道。

    “我……!”林军大脑一片混乱,张嘴就要说话。

    “车祸,是车祸,让人撞了,撞人的车跑了。”于亮紧跟着插了一句。

    “来,你们别这么抬了,把人放在车上,小王叫李主任准备救治!”护士快喊了一句,随后嘱咐着林军说道:“把人放平,放平……!”

    “咣当当!”

    推车碾压着大理石地板泛出阵阵噪音,林军侧推着医用车,虎目流着眼泪喊道:“伟伟,伟伟,能听见哥说话吗?”

    “哥,我……我腿是不是废了……!”林伟脑袋在推车上来回颠晃着,声音极为微弱的问道。

    “没有,没有,好着呢……啥都别想,大夫会救你!”林军咬着嘴唇说道。

    “哥,我没听你话……!”林伟目光晃动着看向哥哥,一瞬间流出了眼泪。

    “是哥没照顾好你。”林军趴在弟弟的耳朵上,抿着嘴唇问道:“伟伟,告诉哥,谁撞的你!”

    “我自己摔倒的……!”林伟声音微弱。

    “伟伟,告诉哥!”林军坚持的问了一句。

    “来,家属都往后退一退,别跟着电梯了,你们在一楼等着。”护士招呼了一句。

    林军被隔在电梯外面,亲眼看着弟弟被推了进去。

    ……

    十分钟以后,医院外面,张小乐正在跟无意中救了林伟的果农夫妇聊天,而于亮则是把林军叫到了背人的胡同内。

    “那个果农亲眼看见了事情生的经过,撞伟伟的是一辆松花江面包,就一个人,是男的,二十多岁。”于亮低头说道。

    “是王涛,肯定是他。”林军低头抽着烟,继续回道:“这案子有他一个,七处已经锁定了。小贺跟伟伟没仇,所以,即使事儿出了,他最多的也就是不带伟伟一块走,根本没必要弄伟伟!王涛跟我有仇,但却奔着我弟弟来了……!”

    “我抬伟伟的时候,在他脑袋旁边捡到一把枪。当时我踩住了,但枪应该还在那儿。”于亮轻声回道。

    “恩。”林军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另一头,张小乐与方圆千言万语的冲果农道谢以后,最终给了对方一个红包,而果农却憨厚的推脱说:“钱就不要了,谁看见一个孩子,也不会放着不管!现在的人,也他妈不知道咋地了,人撞完了,还他妈下车看看死没死……!”

    林军无意中听见这话,浑身汗毛孔都炸立了,一股难以言明的怒气,在摧残着林军最后的理智。

    ……

    八个小时以后。

    医院找到了林军,并且告诉他,林伟右腿严重受损,腓骨骨折,右脚骨多处骨裂,而现在能做的只是尽力救治。但就是治好了,痊愈以后能恢复到多少,那也不好说,但肯定不会是百分之百。

    林军听到这话,一声没吭。

    同时,医院还劝林军给弟弟转院,因为这种肇事逃逸案,肯定要走司法程序,所以,转到公安医院是最正确的选择,而林军暂时没有答应。

    重症监护室里,林伟麻药劲儿上来,人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思维十分混乱,目前已经睡去。

    林军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木然无言的盯着病床上的弟弟半天,随后悄声离去,而于亮一直在盯着林军,但却没有盯住。

    ……

    四十分钟以后,林军来到了昨晚林伟出事儿的地方,在草壳子里找到了那把仿六四。他右手带着手套捡起了枪,再次沉默的上路。

    中午,林军去了七处,偷着把车还了,随后打车直奔满北伐的货场。

    白天时,货场略显冷清,大批司机都已经下班,一辆辆自卸车整齐的停在院内。林军下了出租车,左手一直把玩着一串防盗门的钥匙,随后低头奔着办公区走去。

    五分钟以后,走廊内。

    “满北伐呢?”林军冲着偶遇的周哥问道。

    “刚睡觉,你别上去了。”周哥对林军的态度,更加恶劣,但也本能的克制。

    林军撇了他一眼,迈步就往前走。

    “哎,我跟你说话呢,他刚睡着,心里烦着呢,你别上去扯犊子!”周哥扭头冲着林军叫了一句。

    林军还是没有回话,继续往前走。

    “不是,你啥意思啊?我跟你说话呢,操!”周哥烦躁的一把拽住林军胳膊。

    “咣!”

    林军突兀间转身,一脚直接闷在周哥胸口。

    “哗啦啦!”

    周哥被踹的连续后退,后背靠在墙上,才咕咚一声停滞。

    “我操尼玛!”周哥愣了一下,顺手抄起灭火器,就要奔着林军砸去。

    “啪!”

    林军右手插兜,左手抓住周哥的手腕子向下一掰,他身体顿时往下一沉。同时,林军右腿猛然抡起,大脚丫子直接踩在周哥脑袋上,随后面无表情的冲他说道:“草泥马,我想好好生活的时候,是开车工人,但我不想好好生活的时候,你得管我叫爹!在货场你是周哥,但出了货场,你还是你妈B?”

    周哥脑袋磕在地面,身体一动都动不了。

    “老周,我明告诉你,我有点故事,但你别让我把这个故事,用别的方式跟你讲完!”林军说完,一脚闷在周哥脸上,随即转身就走,直奔满北伐的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