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40 突击审讯
    七处大案队的二楼再次灯火通明,火车站抓捕的三名在逃犯被分开审讯,负责案件的彭国强和郑可也在奋战着。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林军干完活以后,直接就回家睡觉了。而方圆和于亮都还在这儿,他俩身上有伤,回家怕挨骂,所以,最近只能在这儿蹭住了。而林军对这种事儿也非常欢迎,因为有于亮和方圆在这儿,他觉得家里还有点人气儿,并且三人打闹的过程中,林军总想起自己在缅甸那四年的生活。当初他也是和几个朋友住一间房,但最后这些人却都不见了……

    ……

    第二日下午四点钟,案件连续审讯了将近二十个小时,但三个亡命徒非常有默契,就像提前彩排好了对白一样,咬死就是不吐口。他们只承认自己确实犯过罪,但他们来h市干什么,和彭国强之前掌握的两个案子,他们死活就是不撂。

    办公室内,郑可疲惫的揉着太阳穴,皱着黛眉冲彭国强说道:“这三人在本地犯过案子,如果按正常人的思维,那绝对不会轻易回来!所以,我觉得,他们肯定是回来有事儿。”

    “肯定有事儿!三人手里一点通讯器材没有,坐火车的票又是在黄牛那儿买的,他们都不是本地人,所以,也不存在探亲的可能。而且如果他们是回来想再单独干一票,那也不会选择用火车作为交通工具,因为这样无法携带作案工具……!”彭国强对案件的敏锐性和分析能力,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所以,他思考了一下案件的前因后果,直接冲着郑可说道:“常规审讯,对他们来说没用,得整点能让他们崩溃的东西。”

    “啥是能让他们崩溃的啊?”郑可素面朝天,刚洗完小脸,粉嫩粉嫩的双眼皮垂着,看着无比娇憨可爱。

    “还有几个小时,就过正常审讯时间了,你先让副处批个刑事给他们签了,然后晾着他们。不审,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谁都甭搭理他们,剩下的我办。”彭国强扔下一句,随即转身就走。

    “好的。”郑可扶案站了起来,低头打开自己的抽屉,想拿一下健胃消食片,但却突然间看见抽屉里有一包红糖姜茶,上面写着一行小字:“来事儿了,多喝点这个!胃不好,别吃胃药,喝这个暖胃,暖**……林军留字!”

    “臭不要脸!”郑可磨牙骂道。

    “你骂谁呢?”彭国强刚要走,随后惊愕的问道。

    “……呃,木事儿!”郑可尴尬的摆了摆手,随后拿起红糖姜茶走向了饮水机。

    “蒙古人的身材,医生一样的关怀,大可可,这小子真不错!”彭国强冲着郑可一笑,随后转身就走了。

    “妈妈说,人生苦短,不经意就要留下遗憾,遇到风景就要好好看,遇到爱情就要勇敢……!”郑可轻哼着歌谣,低头看向手里的红糖姜茶,一头秀垂落,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彭国强出了七处上了三菱吉普,随即,他一边往市局赶,一边给林军打了个电话。

    “啥事儿啊?”林军问道。

    “有车没?”彭国强问。

    “没有。”林军困的不行,所以毫不犹豫的回道。

    “会打车么?”

    “不会。”

    “人有时间没?”

    “没有。”

    “有点不上道了昂!你以为是哪个特勤都能让我亲自点名干活吗?有补贴,二百块。去不去?”彭国强笑着问道。

    “不去,大哥,我不是铁打的,我自己还有活儿呢!哪有你这样的啊,一个月就给两千五,然后当两万五用?”林军挺不乐意的回道。

    “今儿一早参与案子的队员,全都回家睡觉了。别的特勤我还信不着,昨晚你都补了一觉,帮帮忙,去一趟呼兰养老院,帮我接一个人,行不行?”彭国强快问道。

    “不行。”

    “外加大可可私人微信号,没事儿丝袜照的那种,行不行?”彭国强咬牙问道。

    “……!”林军默然无语,足足沉默了三四秒钟,随后一拍额头骂道:“我他妈这辈子算是败在大可可手上了,地址我微信吧,操!”

    “哈哈,好叻。”彭国强一笑,随后拿着手机给林军了一条微信,并且还用自己的私人账号转给林军两次二佰元的红包。一次是车费,一次是林军的个人补贴,而这钱,七处是不会给报销的……

    ……

    林军穿上衣服以后,打车直接去了呼兰养老院。

    晚上九点十分左右。

    彭国强推开审讯室的门,迈步走了进去,他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领头的亡命徒,张嘴问道:“张才友,还是不说,是吗?”

    “我说啥啊?”亡命徒抬头看向了彭国强,目光阴郁,一脸死气。

    “揍也没用,吓唬也没用,我看你快成仙了!”彭国强点了点头,随后突然冲着外面喊道:“来,把人推进来。”

    “咣当。”

    林军双手推着一辆轮椅,上面坐着一个枯瘦如柴的老头,嘴角流着哈喇子,但眼神很灵光。进屋以后,他一眼就盯上了亡命徒,随后身体不自觉的抽动了起来。

    “认识他吗?”彭国强指着老人冲亡命徒问道。

    亡命徒的双眼,也死死盯着老人,浑身颤抖。

    “我提醒提醒你,他是大海村粮食站会计,他老伴让你们仨捅了二十多刀毙命,儿子当场吓傻,有这回事儿吗?”彭国强掷地有声的问道。

    亡命徒看着老头刀子一样的眼神,目光略显闪躲。

    “啪嗒。”彭国强拿着一摞卷宗直接砸在了桌子上,里面夹杂的相片触目惊心的散落开来。

    “老头为啥到现在都活着,你知道吗?我告诉你,他在等你们归案!等你们坐在审讯椅上的那一天!”彭国强瞪着眼珠子,指着地面说道:“这事儿够不够判你们死的?!够不够?”

    亡命徒看着老头,咬了咬牙,随即低下头足足沉默半分钟,随后快摆手说道:“你把他弄出去,我……我撂案了……!”

    ……

    十分钟以后。

    “你们仨为啥回东北?”彭国强问道。

    “……帮人办一起案子,酬金三十万。”亡命徒低头说道。

    “帮谁?”

    “他叫小贺,全名不知道!”

    “小贺?是跟大佛在一块的那个吗?”彭国强愣了一下,随即立马皱着眉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