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24 偶遇
    国会慢摇吧沙卡座内。燃文∈≯小∈?说.ww.ranwen.org ?

    “你倒腾手机卡,不是挺来钱的吗?为啥要跟我一块干点事儿啊?”林军挺意外的冲于亮问道。

    “干烦了,我这行有点踩线,而且平时接触的人,都他妈是我不想看见的。在看守所里的时候,我有点后怕,你说,王志如果没被抓到,那我是不是就因为挣个三五千块钱,反而替他顶雷了?”于亮低着头,声音沙哑的回道。

    “恩,也是。”林军点了点头,随即突然问道:“你真吸冰.毒吗?”

    “我没干这行之前,啥都不会,连抽烟都不会,你信吗?”于亮沉默一下,反问了一句。

    林军听到这话,心里突然泛起一阵共鸣感,无意识的想起了自己在缅甸的四年生活,所以,点头回道:“我信。”

    “碰见爱喝酒的客户,干了一杯,你就能成交一单,干了三杯,他就有可能再给你介绍一个客户。碰见这种情况,你有魄力跟人家说,你不会喝酒吗?冰毒那玩应,自己愿意抽的都是傻B,但不愿意抽,还抽了的,那也是傻B,为了钱,为了生活的傻B。”于亮只跟对路子的朋友愿意说话,愿意说说这些年步入社会所积累下的经验和无奈。

    “活着不难,活好难啊!”林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能倒腾手机卡,那是因为我在移动公司有人。但现在这个人,已经让我喂饱了,人家要调走了,以后,我他妈自己也够呛能玩得转了……唉,也真该转行了!”于亮颇为无奈的补充道。

    “那为啥要跟我干啊?合伙的买卖,能把亲兄弟都整的动刀动枪的,回头,要因为点小事儿,咱俩干起来咋整?呵呵。”林军笑眯眯的再次问道。

    “你办事儿,让我服。”于亮直接回道。

    “呵呵。”林军一笑,随即端起了酒杯。

    “叮当。”

    于亮眯着眼睛,拿杯就跟林军撞了一下,随后仰脖一饮而尽。

    ……

    舞池内,林伟在和张小乐跳舞,这俩货都属于末代骚仙,对娘们的渴望度几乎在伯仲之间,说不清楚谁更饥渴一点。

    “妹子,晚上有伴没?合体玩吗?”林伟满嘴酒气的问道。

    “我特么想和你爸玩……。”年轻的妹子,扫了一眼林伟,斜眼回道。

    “哎,那咱仨一起玩呗?”林伟追着喊了一句。

    “傻B。”妹子显然没看上林伟,梆硬的扔下一句,转身走了。

    “真特么能装紧,我要不是今天没把我夜店战袍穿来,就她这个双腿闭合程度不足百分之五十的死样,我分分钟掰开她。”林伟冲张小乐吹着牛B。

    “死一边去。”张小乐正在跟一个一百五十多斤妹子,谈灵魂与哲学,所以根本没空搭理他。

    “哎,伟伟?干啥呢?”就在这时,远处一个青年站在二楼沙上,冲舞池内喊道。

    “唰。”

    林伟一抬头,看见一个朋友,正在二楼玩耍,而他旁边坐着的人,竟然是大佛,虽然只有一个侧脸,但林伟还是认出他来了。

    “没啥事儿,找人合体呢!”林伟扯脖子冲二楼喊道。

    “别找了,上来坐会,我哥和五常一个大哥都在呢。”朋友招呼道。

    “来了。”林伟回了一句,自己掏钱又点了一瓶“黑方”,随即拎着酒瓶子,就走了上去。

    ……

    沙卡台内。

    方圆喝的五迷三道,他瞅准了一个机会,搂着林军脖子,就聊了起来。

    “军,我方圆虽然没啥大本事,也帮不上你啥忙,但我真的挺喜欢和小乐,还有于亮你们在一块,没别的,唠嗑舒服,玩的舒服……!”方圆满脸肥肉乱颤,小眼睛略显迷离,但说话语气却很实诚。

    “恩,也没不让你跟我们一块玩啊。”林军点了点头,笑着回道。

    “上回亮亮的事儿……!”方圆把话说了一半。

    “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从来都没提过吗?”林军虽然对方圆的性格不太感冒,但此刻人家话语真诚,又主动找自己聊天,而且在于亮出事儿以后,他也真没少帮忙。所以,林军对他的印象稍微好了一点,起码谈不上特别反感了。

    “军,太平这片,我虽然不是啥社会大哥,也从来没混过,但我们大院全是拿着扎枪,军刺吃饭的小,你有啥事儿吱一声,我肯定给你办,多的我就不说了。”方圆用力抓了抓林军的肩膀。

    “呵呵,行。”

    林军点头,随即也跟方圆喝了一杯。

    就在林军兄弟几人推杯换盏,喝酒聊天之时,王涛夹着个包,手里搓着佛珠,带着四个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哥,老白也不愿意管这事儿,咋整啊?”后面的人冲着王涛问道。

    “我压根就没想着他能管,之所来这儿求他操作我哥的事儿,其实就是找一个上门聊天的由头,老白最近建筑工程也干的挺大,咱手里的车多,多跟他走动走动有好处。”王涛目露精光的回道。

    “啊。”后面的点了点头,随后岔开话题问道:“哥,听说大佛过来了,在楼上喝酒呢,咱过去吗?”

    “……我跟他不太熟,就见过两三次,这座一块喝酒也没啥聊的,这样,你去点酒给他送去,但别说我来国会了。”王涛安排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身后的点了点头,随即迈步就先去舞池那边了。

    王涛吩咐完以后,本想先去车里等着送酒这人,但没想到他刚走到国会正门口,这人又跑了回来,直接张嘴冲王涛喊道:“哥,林军在里面呢?”

    “啊?”王涛站在门口一愣。

    “点志哥的那个林军?”王涛还没等说话。他左侧旁一个体态壮硕,足有一米八五身高的青年率先问了一句

    “对,就是他,和朋友在沙卡座喝酒呢。”回来的人点头应道。

    “啪。”

    体态壮硕的青年听完这句话,直接掏出腰间的大卡簧,拇指一推,弹出闪亮的刀刃说道:“槽尼玛,走,怼他。”

    他说完这句,迈步就往舞池冲。王涛本能拽了他一下,但是没拽住,随即喊道:“大麻,你回来,操!”

    “你别管了。”

    壮硕的大麻头都没回的喊了一句,其他几人,或抓起酒柜里的酒瓶子,或拽出灭火器,跟着大麻一块扑向了舞池。

    “操。”王涛看着大麻,皱眉骂了一句,随即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人并没有跟着大麻进入舞池,而是推门就走出了国会。

    国会外面的车里,王涛盯着门口,面无表情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咋了?涛?”

    “组织一下你哪四人小分队,带上刀,蒙上脸,来一趟国会慢摇。”王涛简洁明了的说道。

    “妥了。”对方一听,直接挂断了电话。

    ……

    国会舞池内。

    “嘭!”

    一个酒瓶子突兀的砸在了,林军等人面前的大理石桌面上,顿时玻璃碴子四溅。

    “唰。”

    林军,于亮,同时抬头,表情略显惊愕。

    “操尼玛的,谁叫林军啊?”大麻右手背在身后攥着刀,眉毛一挑,铿锵有力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