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21 设套抓捕
    两台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王晓玲略显稚嫩的小脸上画的跟个妖精似的,她拎着五十块钱买的古琦手包,穿着无比凉爽的短裙走到林军这台车旁边。≥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上次你陪的是王志吗?”林军降下车窗,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王晓玲年纪不足二十,眨着看透红尘的小眼神扫了一眼车内的林伟,但小脸上没啥表情,而是冲着林军说道:“我不清楚……他给钱,我办事儿,没事儿问人家那么多干啥。”

    “你上次去,楼上几个人?”林军再问。

    “一个。”

    “你看一眼,是不是他。”林军拿出来从七处印的王志照片,顺着车窗递了出去。

    王晓玲接过来打印纸,认真的看了一下,随后点头说道:“对,就是他。”

    “你上去,确认是他在房间里以后,找机会给我打个电话。拖延点时间,先别办正事儿……”林军委婉的嘱咐了一句。

    旁边坐着的林伟,一听“办正事儿”几个字,小眼圈顿时再次闪现出了泪花。

    “白拖延啊?”王晓玲一笑,冲着林军问道。

    “哗啦。”张小乐直接从兜里掏出两千块钱递了出去。

    “谢了。”王晓玲接过钱转身奔着楼上走去。

    ……

    车内。

    林伟挺失落的坐在后排座椅上,目光深沉,垂着脑袋,难得的安静。

    “你咋了?一个破学校处的小对象,你还整出爱情来了?”张小乐挺喜欢**B的林伟,随即调侃着问道。

    “哥,我问你个问题……!”林伟咬了咬嘴唇,声音略显沧桑。

    “啥啊?”林军搭了一句。

    “你说,在学校的时候,我为了追王晓玲,把咱爸攒的破画都给卖了,前前后后在她身上搭了快两万块钱了,但现在一看,别人给两千,她就可以脱裤子了……那你说,我跟她的事儿,算爱情,还是算嫖……娼?究竟我是谈了一场难以忘怀的恋爱,还是臣服在金钱下的各取所需?”林伟像个诗人一样的问道,很小资,还带点矫情。

    林军一听这话,顿时无语,沉默许久后,拍着弟弟的肩膀,委婉的回答道:“弟,这么跟你说吧。以前你花两万能让她脱裤子,但现在你花两百万,她也不可能把裤子穿上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哇。”林伟一听这话,顿时嚎了起来。

    “没事儿,弟,你要心里不平衡,今晚哥再给你掏两千,让你跟她回味回味。完了,我再给你配一瓶威猛先生,你好好给她刷刷……!”张小乐神奇的补了一刀。

    “嗷。”林伟哭的凄凄惨惨凄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这一嚎,除了为了祭奠青春过后已死的爱情,同时,也有即将踏入社会的迷茫和不安。他整不明白,为啥一个月前还算本本分分的姑娘,跟坨哥滚了一次床单后,怎么就变得只值两千块了呢?

    ……

    二十分钟以后,林军接到一个短信,是王晓玲来的,上面寥寥几个字:“他在呢,就一个人。”

    “妥了。”林军一看短信顿时双眼冒光,随即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郑可的电话。

    “喂?”郑可刚刚在家里洗完澡,此刻穿着睡袍,正准备倒杯开水。

    “地德里小区,王志在呢。”林军快说道。

    “准吗?”郑可声音顿时提高八度。

    “肯定准。”

    “盯住了,我马上带人过去……!”郑可急慌慌的扔下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小可,出来喝点粥……”母亲站在楼下喊道。

    “不了,不了,你们喝,我有案子!”郑可火换上衣服,一溜烟的从客厅跑过,连袜子都没穿,直接登上小皮靴就消失在了家里。

    ……

    再过四十分钟,彭国强,郑可,开着两台车,带了四个刑警和一个开锁公司的员工赶到了地德里小区。

    林军在前面带路,张小乐,方圆,林伟,都不是特勤,所以也插不上手,只能在小区外面等着。

    没用五分钟,众人来到王志的藏匿点门口,彭国强派人蹲在楼下守候,随即掏出配枪,指着开锁公司的人说道:“整吧。”

    “哗啦。”

    开锁公司的人打开工具包,随即蹲下开始在门锁上捅咕。他弄了不到一分钟,门口突然有一阵很明显的响动,而林军眼疾手快,直接把透视的猫眼堵上了。

    “咣当,咣当。”

    屋内再次传来乱糟糟的响动,隐约听见有人喊:“草泥马,是不是你点的我?”

    “快点,屋内还有个姑娘呢,操。”林军有点急的催促了一句。

    “啪嗒。”

    话音刚落,门锁出一阵脆响,开锁公司的人非常熟练的站起身,让开门口喊道:“开了。”

    “咣当。”

    郑可一把拽开防盗门,众人鱼贯而入。

    屋内,王志手里拎着菜刀,扯着王晓玲的头, 就要往窗口跑。

    “放下刀。”彭国强喊了一句。

    “滚……!”

    王志回头就要拿王晓玲说事儿。

    “咕咚。”

    林军两步窜过去,瞬间抬腿,一脚蹬在王志拿刀的手腕上。与此同时,郑可抡着纤细的小腿,嘭的一声砸在了王志的裤裆上。

    “噗咚!”

    两个刑警杀过来,一人用两手压住王志拿刀的手腕,另一人直接将其扑倒,锃亮的手铐子直接卡在他的腕子上。

    “小勇呢?”彭国强收了抢,冲着王志问出了主犯的名字。

    “我……我不知道。出事儿那天,他就走了。”王志没再挣扎,脑袋被人抓着头按在地上,无比费劲的回了一句。

    ……

    二十分钟以后,众人下楼,林军路过小乐他们的出租车时扔下一句:“你们先回去,我回一趟七处。”

    “行。”小乐答应了一声,随即兄弟几人分开。

    ……

    深夜,郑可从王志的审讯室内走了出来,林军追上去赶忙问道:“撂了吗?”

    “没有。”郑可摇了摇头,随即皱着黛眉回道:“这货在外面肯定打听到被抓的人,在里面的口供了,心里知道怎么应付我们。8.5克冰毒,已经够打他非法持有的了,所以,他咬死了于亮,就说是于亮送给他的冰毒,而他只是吸食。”

    “没别的办法了吗?”林军沉默一下,一语双关的问道。意思在说,你们把捅咕张小乐的电棍,再给他上一遍啊。

    “他是老油条,进来过两三次了。常规手段,不起作用……!”郑可略显无语。

    “哎,我跟他谈谈行吗?”林军试探着问道。

    “你不在编,万一谈出事儿,谁负责?”郑可以为林军要进去扯些没用的。

    “你放心,我真就是和他谈谈,就是说两句话。”林军商量着回道。

    “千万不能动手,要不,你饭碗就没了,还得摊事儿。”郑可嘱咐了一句。

    “明白。”

    “我去吃饭,你去送水,快快滴。”郑可扔下一句,转身就走了。

    “咣当。”

    同时,林军直接推开审讯室的门,迈步就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