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11 来自凌晨的锤子
    于亮后背的刀伤,在县医院总共花了不到三百块钱缝合,而且这里面还包含了消炎药的药费。≯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缝合完伤口,众人怕李瞎子带人进县城里找,所以就没敢多呆,甚至连晚饭都没吃,直接就奔着市区赶了回去。

    路上。

    “哥,你有的时候真是太好说话了,我就不明白了,你咋就那么怕李瞎子呢?这他妈连晚上饭都没敢在五常吃,传出去多磕碜啊?”林伟开着车,挺来气的骂道。

    “跟怕没关系,而是没必要。”林军和伟伟的思维层面,和心里成熟层面,显然不在一个点上,所以他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根本没有争辩。

    “啥叫有必要啊?让人干了有必要呗?不行我打个电话,叫点人过来收拾收拾他,一个农村的二流子,他还成精了呢。”林伟依旧堵着气骂道。他车让人砸了,心里一直烦躁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借车的朋友说。

    “小伟,你啥时候不用脚丫子考虑问题了,你啥时候就算长大了。一共万八千块钱的事儿,最后弄的小亮挨了一刀,犯得上吗?”林军也有点心烦,随后思考了一下,从钱袋子里掏出了一万块钱,直接拍在于亮的腿上。

    “咋了?”于亮一愣。

    “小亮,今天让你跟着折腾一天,还挨了一刀,真不好意思了昂。这钱你拿着,回头自己买点啥吧。”林军挺认真的说道,言语之中没有任何假意的推让。

    “不用,没事儿。”于亮也是不爱吭声的那种人,他推了推钱,继续说道:“这赶上了,也没办法。挨一刀就算他妈的点背了。”

    “哎,说起钱,我才想起来,我刚才在地上还抓了三把呢。”林伟一拍脑袋,随后从兜里掏出两沓子散乱的钞票,张小乐顺手接过来一查,笑着说道:“呵呵,这比八千块钱还多呢,正好一万三。”

    “你看,这钱我都没想着能拿回来,这还多了五千。小亮,一万你就拿着吧,剩下的给伟伟修车。”林军直接顺着话茬,再次把钱放在了于亮的腿上。

    有些人,会有一种领袖气质,而这种气质,跟什么与生俱来的王八之气没有任何关系。它的形成是“家庭环境”,“社会阅历”,“接触的朋友圈”等一系列诸多因素组成。而领袖气质的体现,则很多是来源于做事儿的细节。

    而这些细节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做事儿,得让人觉得舒服!

    林军,显然就是这样的人,他从小生长在干部家庭,步入社会以后,又在阴差阳错下积累了一定阅历。所以,他比谁都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儿。

    一万块钱,对林军来说不算少,起码能换六条全新的米其林轮胎,此刻,他也很需要。但没有张小乐仗义担保,那自卸车的事儿,就相当于童话故事。

    朋友是相互的,张小乐做事儿让林军心暖,那林军做事儿,就必须让张小乐感觉到舒服。一万块钱,如果不给,那张小乐也不会说出什么,因为他知道林军目前的经济处境。但如果在这种处境下,你林军还把钱给出来了,那对张小乐来说,是不是一种惊喜和钦佩呢?

    “军,真不用。”钱再次放在于亮腿上,他还是摆了摆手。

    “唰。”林军直接看向了张小乐。

    张小乐跟林军对视了一眼,随后笑着冲于亮说道:“我和军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这个人办事儿有头有尾。事儿都出了,你不要,他心里不得劲儿,亮,你拿着吧。”

    “……行吧,那谢了昂。”于亮听张小乐这么一说,随后犹豫了一下,接过了一万块钱。

    “呵呵,谢啥谢。”林军一笑。

    “哥,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昂,你不给我钱,我朋友就得砍我!剩下的三千,我拿走修车了昂。”林伟毫不客气的说道。

    “恩。”林军一点头,随后看着张小乐,又从散落的钱里面要抽出一部分,而张小乐看见他的动作直接说道:“军,别扯没用的,你要给我,就是打我脸了昂。”

    “呵呵,那就算了。”林军确实想给张小乐点好处费,毕竟今天麻烦了人家一天,中间还弄出这么多事儿。

    但张小乐在林军给钱之前就把话堵死了,因为小乐平时的为人很仗义,他要帮你办事儿,没办成,那都会觉得很不好意思。而且跟朋友在一起,他很宽容,不管跟谁出去吃饭,那基本上付账的都是他,就算平时听到普通朋友对自己的一些负面言论时,他也总是笑着说:“别挑拨关系昂,大家都在一块玩,背后说闲话可不好。”

    所以,林军大概摸清楚他的性格以后,也就没再提好处费的事儿。但张小乐做人,做事儿的风格,却是林军非常欣赏的。男人之间,谁对谁好,有的时候不需要用钱来回报,也不需要挂在嘴边,只要心里记住了就行。

    ……

    一路上,众人都在聊着天,但于亮始终都一声没吭,似乎就在旁边静静听着几人聊天。等到车开进了市区以后,林军张罗着请大家吃饭,但于亮却说自己有事儿,要先回去。而林军挽留了几次,于亮都委婉的拒绝了,所以,就只能让他走了。

    于亮走了以后,林伟就吵吵着要去见借车的朋友,而张小乐也要回做盒饭的厨房看看,所以,林军没办法,只能嚷了一句:“今天算是省钱了,咱这两天再聚。”

    “行,我先回去,你不还差点钱吗?等凑齐了,你给我打电话,我帮你联系卖车的朋友。”张小乐应了一声。

    “妥了。”林军应了一声,随后和张小乐,林伟分开。

    要买车的钱虽然拿回来了,但还是不够,林军回家的路上,心里一直犯愁,剩下的钱去哪儿整。

    但他的事儿,咱先暂且不提,而是来说说,提前走的于亮究竟干啥去了。

    ……

    两个小时以后,通往五常的国道路上,于亮骑了一台老款铃木125的摩托,脑袋上也没戴安全帽,就那么赤.裸的顶着夜晚的冷风,一个人杀向了五常。

    深夜,11点半。

    李瞎子宴请完今天被大佛抢了钱的赌客以后,跟着一个岁数很大的老头子往家走,而且俩人不时的在交谈着。

    “今天赔了多少钱?”岁数大的老头子问道。

    “撕了一大堆欠条,还赔了十三万多。”李瞎子无比上火的回道。

    “大佛这个王八犊子,是不想让你干下去了。不行,你找点人干他一顿,狠点整着。”老头子虽然年近六十,但说话的语气却非常霸道,而且苍老的脸颊上一点看不出慈祥的味道。

    “这事儿再说吧,大佛行踪不定,连县公安局都找不到他,我上哪儿找他去?而且他这种人,跟别的人不一样,手狠,心黑。手底下的人天天拎着五连,你得罪他,他真敢往死整你,所以,咱最好别惹他。”李瞎子低着头,轻声回道。

    “嗡!”

    就在二人聊天的时候,农村泥泞的小路上,突然冲出来一台摩托。

    “瞎子,回头。”

    一声怒喝传来。

    “唰。”站在最边上的老头,率先反应过来。

    “嘭!!”

    一只十几斤重的锤子,带着恶风,粗暴的砸了下来。

    “啊!”老头一声惨叫。

    “嘭!”

    摩托车有一阵明显的减,而锤子眨眼间砸下了第二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李瞎子本能一低头,随即后脖颈跟后脑连接处,传出一声骨裂的脆响,当场鲜血横流。

    “嗡嗡!”

    两锤子过后,摩托车猛然提,顺着村里的主路扬长而去,而李瞎子和那个老头,自始至终没有看见打自己的是谁。

    ……

    三个多小时以后,当天空刚蒙蒙亮的时候,于亮骑着摩托车赶回了家,随后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宛若啥都没生过一样。

    而于亮第一锤子砸的那个老人,是李瞎子的父亲,被砸完以后,右胳膊肘部位置粉碎性骨折。

    最神奇的是,李瞎子居然捡回了一条命。因为第二锤子给他后脑砸破开了,出血了,等他被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如果后脑没有出血,那淤血压在脑袋里,人可能就抢救不过来了……

    这证明什么?这证明挨了一刀的于亮,起码是奔着将李瞎子干残去的!

    而在这之前,于亮在林伟车上的时候,一丁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反常,压根没跟林军他们提过这事儿!可是他的思路却异常清晰。

    回家,取摩托,拿锤子,去五常,蹲坑,干李瞎子!

    有的人习惯说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于亮显然不是这种人。他就像个小人一样,报仇从来不隔夜!

    今天你得罪我了,那必须晚上就得有结果!

    于亮,皮肤很黑,眼睛也不大,总爱眯缝着。不了解他的人,总觉得于亮不爱吭声,跟谁都一说一笑的……

    但林军通过后来的接触,对于亮的评价就仨字:“别惹他。”

    是啊,顶一夜冷风,独自一人,拎着锤子,骑着摩托,连续奔袭了上百公里,只为报一刀之仇,惹上这种人,谁不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