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08 少了一万
    村东头,赵老四家客厅内。≯≤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你是张润的儿子吧?”赵老四穿着喂牛料的黄色工作服,嘴上叼着烟卷,坐在圆桌正中央问道。

    “对,四叔,我家以前就在大队部那块,但现在搬市里去了。”张小乐笑着点了点头。

    “你爸身体咋样啊?”赵老四像是聊着家常一样问道,而林军等人则是暂时插不上嘴。

    “还那样,挺好的。”

    “你家农村的房子卖了吗?”赵老四很谨慎的问道。

    “哎呀,四叔,你放心吧,我家房子一直没卖呢,户口也在这边呢,不能拿了你的钱跑啊,哈哈!”张小乐笑着安抚了一句。

    赵老四听见这话,使劲儿裹了一口中南海,随后沉吟一下,继续说道:“按理说吧,你就是个小孩,我是真不能跟你动这么多钱,但你爹和我以前关系不错,你家房子和户口也都在这儿,所以,这次我就给你拿了。但你办事儿可得准成点, 说啥时候还钱,就必须啥时候还。”

    “你放心,四叔,咱家这边的邻居,都是苦哈哈的种地挣点钱,我忽悠谁,也不能忽悠你们!这钱我担保,如果我朋友还不上,那就我还。”张小乐这人十分仗义,说话也很实诚,所以,他为人处事儿看着与同龄人不太一样,给人一种很稳当的感觉。

    “那打个条吧。”赵老四拿着纸笔说了一句。

    “军,写吧。”张小乐招呼着说道。

    “谢了四叔。”林军接过纸笔,客气的说了一句。

    “谢小乐乐吧。”赵老四面无表情的回道。

    “四叔,我们填多少钱啊?”张小乐站在旁边问道。

    “15万。”

    “不能再多了?”张小乐知道林军的资金缺口有点大,所以争取了一下。

    “最多了,我手里就这么些了。”赵老四摇头。

    “行,那我写了。”林军插了一句,心里觉得15万也行了,剩下的钱就再想办法吧,随即他拿着纸笔写了三张欠条。

    写完以后,赵老四和林军双方先签字,然后张小乐又在担保人的位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简单的流程走完以后,赵老四拿着三份欠条看了一下,随后象征性的说道:“一分利,一年还清,老规矩,上打利,我先扣利息,然后你们按十五万整还!”

    “行!”林军干脆的点头。

    “欠条一人一份拿好,我去取钱。”赵老四收了欠条,随即扔下一句就走了。

    ……

    屋子内,只剩下林军四人。

    “这事儿办的挺利索啊,挺好。”张小乐挺开心的说道。

    “小乐,十五万对咱的家庭来说,都不是小钱,我谢谢了。”林军一笑,言语真诚,但又十分自然简洁的把话点到了位。

    “你先好好整着,我他妈这个盒饭摊也快干够了,说不定,我到时候也跟你一块干呢,呵呵。”张小乐一龇牙,直接岔开了话题。

    就这样,四个人一边抽烟,一边在屋内聊着。而赵老四足足出去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拎着一个塑料袋返回。

    “麻烦了,四叔。”张小乐客气的走过去说道。

    “没事儿。”赵老四摆了摆手,随后将一袋子钱扔在了桌面上,继续说道:“按一分利算,那十五万,一年就是一万八千五的利息,钱,我直接扣了,你们点点吧。”

    “哎,好。”林军一点头,随后打开塑料袋开始点钱。

    “唰唰……!”

    钞票在林军等四人的手上飞舞,大概过了一分多钟以后,众人将钱清点了出来,但林军却觉得数目不对,随即冲赵老四问道:“四叔,拿错了吧,一万八千五的利息扣完了,你应该给我十三万一千五啊,这怎么才十二万一千五呢?少一万啊!”

    “不少啊,就是十二万一千五啊。这事儿不是李瞎子搭的线吗?他刚才在门口取走了一万,说是好处费啊!”赵老四理所当然的说道。

    “取走一万??不可能啊,我明明跟瞎哥说好了,他就要两千的好处费啊?”张小乐惊愕过后,十分不解的问道。

    “那是你们的事儿,我上哪儿知道去啊?”赵老四皱眉回道。

    “不是,既然是我们的事儿,那你为啥直接把钱给他了?你应该先给我们啊?”于亮面无表情,声音沙哑的问道。他有天生的公鸭嗓,说话声音很特别。

    “你看你这话说的,没有赵老四在中间搭桥,我能借给你们这么多钱吗?按理说,这钱我应该先交到他手上才对,是吧?”赵老四振振有词的回道。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无语。

    ……

    十分钟以后,林军等人走出赵老四家,上了民意面包车。

    “这他妈的不是扯淡吗?借了十五万,最后弄到手,就十二万,卧槽,一来一去搭进去三万块钱?这都赶上高利贷了,哥,不行,你别借了。”林伟十分不满的咒骂道。

    “钱都拿出来了,借条也打完了。你现在不借了,人家不管你要利息啊?再说了,那个什么瞎哥都把那一万块钱拿走了,咱咋还人家十五万啊?”林军挺冷静的回道。

    “这事儿,就他妈是那个瞎哥在中间整的事儿。”于亮声音清冷的插了一句。

    “没事儿,我找他要去。”张小乐的脸色不太好看,粗声粗气的说道。

    “乐,要不就算了……多拿八千块钱,就多拿了吧……!”林军思考了一下,心里反而不想追究。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事儿是张小乐在中间牵的线,自己如果没完没了的,容易让张小乐难堪,而八千块钱虽然对林军的目前情况来说有点多,但还是能在接受范围内的。

    “凭啥不要啊?他要拿钱应该说一声,私下就给钱扣了,这事儿办的多篮子啊?这不很明显在操小乐玩吗?”于亮再次补充一句,而言语之中是在替小乐鸣不平,因为他怕林军觉得小乐在这里面也整事儿了。

    “对,一码归一码,钱必须得要。”张小乐为人坦荡,性格仗义,此刻他自己也怕林军想多了,而且觉得这事儿是自己没办明白,所以,必须弄出个一二三。

    “操,我觉得这钱是够呛能要出来了。不行,就怼他,我他妈管他瞎哥,狗哥的。”林伟破口大骂。

    “伟伟开车,回市。”张小乐招呼道。

    “不行就算了,真别要了。”林军还是在劝说,他是真心不想让小乐难做。同时,他也觉得林伟说的对,因为瞎哥既然扣了那一万块钱,那应该就是不想给了。

    “你咋那么怂呢?一米八的大个,你的血性呢?”林伟鄙夷的问道。

    林军听到这话,根本没有争辩。但他心里绝对谈不上怕瞎哥,只是觉得沾上此人会挺麻烦,而林军现在怕的就是麻烦。他单枪匹马去找满北伐,那是因为满北伐能听懂人话,能明白自己的意思。而瞎哥这个层次的,即使能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也会装作听不明白。

    为什么?

    因为满北伐已经吃饱了,而瞎哥明显还是一个饿狼!

    “没事儿,军,过去看看吧,咱有事儿说事儿,也不跟他吵吵。”张小乐觉得这事儿自己有责任,心里感觉十分过意不去,所以,他不等林军说话,就招呼着林伟开车。

    林军听到这话,也就没再吭声。

    四人说话间,就开车回到了市,但下车进去以后现,李瞎子没在,而是他的小舅子,领着七八个社会小青年坐在了门口。

    ……

    另一头。

    一台金杯面包从村口开进来,车里有三个人,一个光头青年坐在后座。他翘着二郎腿,低头玩着手机,而脑袋和额头的位置有一道很明显的刀疤。

    “哥,用不用把脸挡上点?”副驾驶的青年问道。

    “没有挡脸的习惯。就告诉他,在他家门口干他的是我!”青年头都没抬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