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07 农村抬钱
    十分钟以后,一职放学,大批学生奔着公厕走来。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厕所内。坨哥从嘴里吐出一股黑烟,头已经被熄灭的火星字烧焦,而且参次不齐,离远了一看好像被狗啃过的馒头。涤纶运动裤上烫的全是小洞,而最**部分还是在他屁股上,十万响的大地红+双响,一点没糟践,直接给裤裆崩碎了!是的,就是碎了……

    坨哥的脑子一向有点萎缩,但今天却被崩的常挥。他从通气窗看见有大批同学走过来,立马机智的用校服捂上脸颊。因为他身上露点的地方太多了,两只手肯定捂不过来,所以,保住脸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他光着脚丫子,坑里留着一双被粘住的运动鞋,随后,坨哥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厕所。

    “卧槽,乞丐服现在都整的这么没底线么?裤裆都干开了?”

    “哎,那个傻B是谁啊?咋光着脚丫子,屁股还冒烟呢?”

    “刷刷刷!”

    正值放学时分,一职门口上百个学生,立马被坨哥的另类造型吸引了,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围观着。

    “坨哥,林伟上女厕所找你妈去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恩?”

    坨哥一愣,本能的拿下校服一回头,想找喊他的那个声音。但他一抬头却看见自己站在人群中央,而周围足有上百人正惊愕的看着自己。

    人群中,林伟喊完便悄无声息的走了。

    “卧槽尼玛,林伟!!”坨哥露着屁股蛋子,那歇斯底里的怒吼震颤了一职。

    只此一战,太平核航母响彻一职,并且多了一个“厕所炮王”的称号。

    ……

    一职后门的街道上,一台无比破旧的松花江民意面包车,缓缓停下。

    “伟伟,你快点用,一定晚上六点前回来。我还得给慢摇拉啤酒呢……”民意面包车上走下来一个跟林伟岁数相仿的小孩,并且十分认真的嘱咐了一句。

    “说好的奔驰宝马呢?”林军看着这个破面包,无语的冲伟伟问道。

    “我认识的大哥们,集体进号里学习“创城精神”了……奔驰宝马都在看守所门口停着呢,咱低调点,对付开吧。”林伟一点没有吹牛B的觉悟,宛若在说着一件真事儿。

    “卧槽!”张小乐无语。

    “这崽子绝对脑袋缺根弦……。”于亮也相当崩溃。

    “哎,你们别往后面坐昂,这车后轮驱动的,你们三个人压着,我看这破车都够呛能开走……!”林伟一边上车,一边嘱咐了一句。

    “妈B的,咱俩也就合作这一把了……!”林军十分后悔自己信了这个傻鸟,心里觉得自己还不如去租台车上农村呢。

    ……

    林伟和送车的朋友告辞后,四个青年就奔着五常农村赶去。

    路上,张小乐告诉林军,他自己的信誉没法“抬”那么多钱。所以,他来找林军之前,联系了一个老家以前认识的大哥,这个大哥帮忙在中间牵线,但是要给人家两千块的好处费。

    而林军此时经济非常饥渴,一听能抬钱,就立马答应了,因为两千块的好处费,还真不算多。

    现在这个社会,如果你求一个人办事儿,他要提出经济回报,那反而是好事儿。因为大家只要用钱说话,那就不存在谁欠谁的。反过来,现在最怕的就是,别人帮你办事儿,却表面上一点回报不要,这种人情债,那比要钱还让你难受,因为你会不知道该怎么偿还。

    而抬钱,是东北民间借贷的专业术语,它的形式有点像高利贷,但利息却比高利贷低廉很多,并且此种借贷只存在于朋友,亲友之间流动。所以,借款人轻易不会将钱借给陌生人,如果借,那也必须有熟人在中间担保,而且借出来的资金,一般都是农闲时期,几户农民一起凑出来的闲钱。

    五常距离h市不算太远,而三个青年坐在车上,听着林伟欢乐的吹着牛B,又感觉时间过的很快,所以,大家在还聊的意犹未尽之时,车就已经到站了。

    众人来的这个村,名叫保龙村,民意面包车停在了村中央位置的一家小卖铺门口,随后张小乐带着众人走进了屋。

    屋内烟雾缭绕,三十平米的农村市内,拥挤的摆放着两张麻将桌。

    “瞎哥,打麻将呢?”张小乐走到最边一桌的牌局上,随后冲着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打了声招呼。

    “呵呵,来了啊,小乐!”叫瞎哥的中年回头一笑,随后和蔼的说道:“下午没啥人,我凑个人数。”

    张小乐与瞎哥说话的时候,林军低头打量了他一下,但却不由得眉头一皱。因为他觉得这个瞎哥的面相实在太磕碜了,一张麻子脸不说,左眼还瞎了,眼眶子镶着蓝色的“玻璃球子”。

    “瞎哥,出来说啊?”张小乐知道林伟晚上得早点还车,所以,催促着问了一句。

    “不用,钱我都给你安排好了,你去村东头赵老四家取就行,回头你给他写个借条,就完事儿了。”瞎哥一笑。

    “这么有力度呢么?”张小乐调侃着说了一句,继续问道:“是养牛的那个赵老四吧?我都三四年没回家了,有点忘了……!”

    “对,就是他,你去吧,完了咱回头再说。”瞎哥打量了两眼林军几人,随后继续低头干麻将。

    “好,那我先过去拿钱,咱回头说。”张小乐点头,随后给林军几人使了个眼神,大家就一块走出了市。

    ……

    门外面包车上,张小乐指挥着林伟往村东头开,而林军则问了一句:“这个瞎哥是干啥的啊?我刚才看他们玩的挺大的,牌桌上一人手里掐着一万多现金!”

    “呵呵,瞎混呗。不过,我挺佩服他,这个人在五常,朋友多,人脉广,而且在农村他绝对算会混的。那个市就是他的,但只是为了一年四季都能放赌局,专门招待一些市里过来耍钱的。他在外面据说还包了砖厂股份,但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反正啥来钱就干啥,一年挣个七八十万就跟玩似的。”张小乐随口解释道。

    “吹牛B呢吧?这么有钱,为啥不去市里住啊,非得在农村猫着?”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于亮,拖着下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一看你说这个话,就不懂行,他要去市里了,还咋挣钱?”张小乐笑着回道。

    “也是。”林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

    另一头。

    市内,林军等人走了以后,瞎哥又打了一把麻将,随即在心里思考了一下,然后冲着桌边的人说道:“来,大栗子,帮我打一把,我出去打个电话。”

    一分钟以后,市后门处,瞎哥拿着电话说道:“赵老四啊?那帮小孩过去拿钱了,你这样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