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05 一场饭局砸了
    寒暄过后,继母与林佳在客厅支上饭桌,又将四凉四热的八个硬菜摆上桌面,随即招呼众人落座。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爸,倒多少?”姐夫李权拿着印有茅台集团的白酒瓶子,探着个脑袋,十分体贴的冲林父问道。

    “爸,你这幸亏没上厕所,要不姐夫这饭都吃不下去,估计得追厕所去问你拉多少!”林伟翻着白眼,贱嗖嗖的搭了一句。

    “啪!”

    林母一巴掌拍过去,随后呵斥道:“这孩子嘴真脏,吃饭呢,你说话走点脑子。”

    “没事儿,我就是挺佩服姐夫,在海南都能买到云南特产。”林伟坐下以后嘴就不闲着。

    “你能不能吃?”林佳挑着眉毛,目露凶光的看着弟弟呵斥道。

    “切,我还没说你呢,你也是个倒贴的玩应。”林伟斜眼回道。

    “疯狗,神经病!”林佳气的直磨牙。

    “都别闹腾了,吃饭吧,一回来就掐!”林母再次呵斥道。

    饭局就这样在还算融洽的气氛中开始,林军坐在继母和伟伟中间,也不怎么说话。而姐夫李权给林父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但至始至终都没有问一句:“军,你喝点不?”

    家宴上,林父惜字如金,一直拉着脸,唯独听见林佳说李权提前评了单位先进个人时,林父脸上才闪过一丝笑意。

    “小权,你的事儿,我给你问了,不过还要再等等。近一两年司法口都在裁员减负,合手的位置不好找,等个机会吧!”林父夹着鱼眼吃了一口,声音平淡的说道。

    “爸,我对个人位置的**不大,主要我还是为了能在合适的位置上,替国家办点实事儿。所以,有合适的位置,我就去,如果没有,我就好好干本职工作。”李权拍着胸脯子说道。

    “恩。”林父满意的点了点头。

    “爸你看,姐夫比你都知道,你自己想听啥,唠嗑确实有水平,赞一个!”林伟竖起大拇指,冲着李权说道。

    “你滚!”林佳烦躁的骂了一句,随后扭头看向林军,一边吃着鸡翅,一边问道:“弟,你回来以后,都忙啥呢?”

    “没忙啥,弄个烧烤摊先干着呢。”林军自从坐在饭桌上,体态和表情就一直不太自然,只低头猛扒拉着碗里的饭,倒是继母不停的给他夹菜。

    “呵呵,烧烤摊。”李权听到这话一笑。

    “他不干这个还能干啥?”林父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大口白酒。

    “哎,弟,你手咋了?”林佳指着林军的右手背问道。

    “……没事儿,碰了一下。”林军听到这话一皱眉头,本能的缩了缩手,他来的时候已经换了长袖衣服,为的就是遮挡身上的淤青和伤口,但手上的挫伤却掩盖不了。

    “哎呀,这脖子上咋也有口子呢?”林佳再次一愣。

    “没事儿,帮人卸货刮的。”林军含糊着说道。

    “这又是跟谁打起来了?”林父阴沉着脸,声音清冷的问道。

    “没跟人打。”林军放下了饭碗。

    “小军都多大了,打什么打?赶紧吃饭,一会菜都凉了。”林母招呼着说道。

    “弟,不是姐说你,你说你也二十多岁了,啥时候能干点正事儿呢?今年弄这个,明天又弄那个,也没个固定职业,以后你咋找对象啊?”林佳宛若挺犯愁的说道。

    “恩,慢慢来吧。”林军没有犟嘴,只点头称是。

    “你都慢慢来二十多年了,你还要慢慢到啥时候?在外面跑了四年,这刚回到家就找不到你人了,一周你就回来这么两次,不是,我就想问问你,林大哥,你倒地忙啥呢?”林父皱着眉头,目光盯着儿子问道。

    “呵呵,我这么多年在外面,虽然没成绩,但也没管你要过钱花啊!”林军脸色涨红,笑着回道。

    “听你话里的意思,是怨我没管你,对吧?我没管你,你是怎么回来的?你给人家捅了,跑了四年,是谁给你赔偿的?”林父语气中含着怒气喝问道。

    “哎呀,行了,你老冲小军使什么劲儿!我现你一喝点酒,就找事儿,他是你儿子,你给他花钱不应该啊?这么多年小军没上过大学,没让你给他办工作,就四年前惹出那么点事儿,你总是没完没了的干嘛啊?”林母放下饭碗,语气烦躁的回应着林父。

    “妈,你别太惯着小军了,爸是该说说他了。”林佳插了一句。

    “你快歇着吧,我现你比我还缺心眼。”林伟无语的白了姐姐一眼。

    “你懂个屁,就是亲人我才说呢!陌生人在大街上要饭,又跟我有啥关系?”林佳皱眉回应了一声,随后看着林军继续说道:“弟,爸说你是为你好,你确实该找点正事儿干了,你说咱家在这个小区里,不大不小也算个明星家庭,你老在外面这么晃荡,这外面的闲话传到爸的耳朵里,他能不来气吗?”

    林军低头没有吭声,他与姐姐的关系不是太远,但也不是太近,因为林佳出嫁的很早,而林军又从14.5岁就在外面闯荡,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

    “这样吧,你姐夫单位正招小车司机,回头我让他帮你问问,如果能去,一个月也能挣个三四千。”林佳缓缓说道。

    “我们单位的小车司机招满了。”李权毫不犹豫的插了一句。

    “没招满也不让他去,他干不了那个,去了给你惹事儿,你也麻烦。”林父堵着气又喝了一大口白酒。

    “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林军沉默许久后,直接推开板凳站起了身。

    “小军,你这个脾气……”林佳赶紧拦了一下。

    “让他走,混社会去,作吧,早晚作死在外头。”林父冷漠的摆了摆手。

    “你放心,我就是死在外面哪天,也不会通知你,省的你心烦。”林军咬着牙,梆硬的扔下了一句。

    “嘭!”

    林父一拳砸在桌子上,猛然站起骂道:“小崽子,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

    “是人难免有错。四年前,我是惹事儿了,但公检法都原谅我了,你当爸的差什么呢?就因为我捅了个人,你还要判我死刑吗?因为我这事儿,你赔钱了是吧?行,你告诉我个数,砸锅卖铁我还你!”林军瞪着眼珠子,声若洪钟的喊道。

    “你他妈还我,我养你二十年,你拿什么还我?”

    “对不起,你没养我二十年,从我能自己挣钱吃饭那天起,我就没再你身边讨过一口饭!”林军声音干脆的回道,随即继续激动的说道:“你有我,没我都一样,你有老的那天,姐夫,小伟,养你老!”

    “你放屁,我儿子要是像样,我他妈用在女婿身上找安慰吗!”林父白飞扬,声音嘶吼着掀翻了桌子,饭菜散落一地。

    李权听到这话极为尴尬,站在原地沉默一下,随后冲着林军呵斥道:“小军,你怎么跟爸说话呢……”

    “好好跟着你爸,明年你说不定能当市长!”林军脸色铁青扔下一句,随即转身就走。

    “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好好一顿饭,让你弄成这样,他再怎么错,也是个孩子!”林母气的直哆嗦。

    “让他滚,滚的越远越好!”林父气的趔趄着后退了几步,李权赶忙扶上,随即安慰道:“爸,小军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一样的,您这样,我看着都揪心……”

    “哎呀我去,我这是谁惹谁了,黄瓜丝都扣我脑袋上了,我也真是不知道咋吃好了……!”林伟扒拉着脑袋上的菜汤,随即冲着林父说道:“你就是闲的,牛B你真就别管他,那我算你高人一等。”

    “你也给我滚……”林父咬着牙骂道。

    “稳妥。”林伟点头,回屋拿了衣服,随即扬长而去,找地方嗨去了。

    ……

    一场暴雨,突兀间席卷这座都市。

    林军在凌晨十二点,独自走在雨中,他低着头,双眼被冰凉的雨水冲刷的无法睁开,内心的苦闷,根本无人诉说。

    站在雾气蒙蒙的太平桥头,林军不停擦着脸上流下的雨水,双眸木然像远处凝望,宛若雕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现代化的都市中,别人对你的心里判定,完全取决于你从事何种行业,并且是否足够成功。而这种判刑还不一定是来自陌生人,而有可能却是你最亲的人,因为只有他们才会迫不得已的关注你,然陌生人则不会。

    这不是一种亲情角度的淡漠,而是社会变迁带来的改变,亲人对你的看法,并不一定是恶意的,也有可能是他们无意识的自我炫耀。

    林佳的话,肯定不是针对林军,而是在无意识的告诉林军,弟弟,你看我这小日子过得这么好,我说你两句,又怎么了呢?你现在混得不好,而我混的好,所以,我说的肯定是对的,是他妈的真理。

    大雨滂沱,从天际坠下,雨水冰冷,而一人孤立。

    如果是个怂人,挨这一顿浇,可能感受到的只是亲情冷暖,或者抱头痛哭。但如果是个男人,挨这一顿浇,那你得站直了,问问自己为什么得不到认可!

    然后差在哪儿,就补在哪儿!并且要告诉自己,在下雨,我他妈不会在这儿挨浇了!

    一场大雨,林军感冒两天,两天以后,林军还是那个林军。

    一头猛虎,胸中在卧,回之时,前尘已远,向前望去,大路如天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