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04 会来事儿的姐夫
    林军低头一看电话号码,就直接挂断了。¢£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嘀铃铃!”

    电话挂断没过三秒就又响了起来,这次,林军拇指搭在关机上停留了几秒,最后无奈的皱着眉头接起了电话,但还是语气不善的问道:“有事儿吗?”

    “小军,你怎么不接电话呢?”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

    “哦,妈啊!”林军听到电话里是继母的声音,随即脸上瞬间挂起了微笑,语气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儿子,今晚你姐和你姐夫从外地坐飞机回来,小伟也在家,你回来一块吃个饭呗?”继母在电话中亲切的招呼着。

    “……妈,我还有点事儿,你们吃吧,改天我在回去看您。”林军思考一下,低头回道。

    “你回来一周了,就在家露过一面,这像话吗?你就是和他不对付,但家里也还有我和小伟啊?你不看他,还不看我们啊?咋地儿子,你要自绝于人民啊?”继母声音爽朗的训斥道。

    “不是我不想去看你们,而是我一回去就和他……!”林军一谈到家里的事儿,就挺上火,直嘬牙花子。

    “别墨迹了,回来吧,我做了一桌子菜呢!”

    “妈,我……!”

    “我最近血压又不稳定了,你千万别气我昂。这事儿不讨论了,你赶紧回来吧!”继母连续打断林军的话,随后不容置疑的扔下一句,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哎呀,可愁死我了。”林军看着挂断的电话,直拍脑门的说道。

    “咋了啊?”张小乐抻着脖子问道。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林军摆了摆手,张嘴说道:“乐,今天我看是请不了你吃饭了,一会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在找你!”

    “那都没事儿。我这肚子,要是不占便宜就基本等于吃亏。你啥时候能请,我啥时候就能给肚子里的东西拉干净,很稳妥!”张小乐一笑,随即摆手说道:“那我先走了,明天电话吧!”

    “滚吧,滚吧。”林军心烦的摆了摆手。

    .......

    半个小时以后,林军从医院缝完针,就打车回到了住所,并且用一件宽松的帽衫,遮挡住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和淤青,最后他洗了把脸,才打车奔着父母家赶去。

    林军的家庭组成有些特殊,他的亲生母亲很多年前就去世了,但却留下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姐姐林佳,一个就是林军。

    母亲去世没几年以后,父亲再婚,给林军找了一个继母。并且还生下了一个男孩叫林伟,他比林军小四岁,是林家最小的孩子。

    按理说这个后组成的家庭,一般孩子与继父,或者继母的关系都会很差,而且就算即使不差,那也大多数都是“伪亲情的表演”,因为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太容易产生隔阂,可能一句话不对,都容易引起另一方的不满和抵触。

    但林军与继母的关系却好的惊人,至于为什么,那可能只有林军自己心里清楚,因为他也从未与人说过这里面的事儿,就连父亲和家人也都不知道。

    ......

    家中,继母围着围裙,一边在厨房做着菜,一边冲着客厅沙上的老头吼道:“我告诉你昂!小军一会回来,你最好别说一些没用的。”

    “做你的饭吧。”沙上年过五十的林父,曾经也手握一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权利,所以,他说话的语气,总是给人不急不慢的感觉,但却对林军和林伟除外。

    “叮咚!”

    门铃声响起。

    “小伟,看看谁回来了,开门去!”继母在厨房喊了一句。

    “欧拉!”侧卧房间内,梳着韩国欧巴的卷毛头型,耳朵上镶着耳钉,并且身材很瘦弱的林伟,穿着拖鞋,吊儿郎当的走了出来,随后打开了楼下的防盗门。

    三分钟以后,林军走了上来,手里拎着给继母买的头部按摩仪,看见林伟一笑,随后伸手扒拉一下他一下脑袋说道:“你瞅你打扮的,好像要死似的。”

    “你懂个屁,我是东北混子圈的时尚指南针,造型必须到位。”林伟一撇嘴,随后伸手关上了门。

    “军,你和小伟先玩一会,你姐一会就回来。”继母在厨房喊道。

    “妈,这都半夜了,你别太忙活,咱凑合吃一口就行!”林军一笑,伸手就把按摩仪放在了书架上。

    说话间,林军换了鞋,走进了客厅,父亲坐在沙上看着电视,依旧头不太眼不睁的喝着茶水。

    “爸。”林军站在原地有些尴尬,但还是率先打了声招呼。

    “看电视呢。”老头皱眉回了一句。

    林军听到这话更加尴尬。

    “甭搭理他,他最近精神不正常,走,咱俩进我屋商量商量,未来本市的江湖格局。”林伟这货极度不着调,说话风格主要凸显在不走脑子上,他由于长时间作息不规整,而且缺乏锻炼,所以身体瘦的也就一百斤出头,而且一头烫过的飘逸型还很长,留海遮住了半面脸,所以看着有点猥琐。

    “呵呵。”林军一笑,随即背手跟他走进了卧室。

    林伟的卧室还算有点现代气息,尤其电子设备很多,什么ps4,夸张的水冷机箱,曲面液晶显示器等专业游戏装备应有尽有。

    “你啥身板啊?买这么好的电脑和设备?”林军扫了一眼屋内的陈设,随即皱眉问道。

    “这都是老头给我买的。”林伟甩掉拖鞋,光着脚丫子从书柜缝隙中拿出一盒烟,然后张嘴说道:“来,整根4字头中华,这烟市委书记都抽不着,我他妈跟人家拆了三天迁才混着的!”

    “老头能舍得给你买这么贵的东西?”林军一屁股坐在床上,伸手就接过香烟点燃了。

    “他不给我买,我就上吊啊。实在不行,我上大街上随便干两架,他也受不了啊!屈服,国人擅长这个!”林伟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就是欠揍!”林军斜眼看着他,有些手痒的说道。

    “你揍我,我就讹你呗。”林伟咧嘴一笑,随即继续说道:“哥,你回来以后到底有啥打算啊?想不想往起铲?我跟你说,现在咱们这片的大混子,都在向南折了以后被掏进去了。你要想立棍,我别的不敢说,但分分钟就能给你从一职拽出来二三十人,这些人下手都狠着呢,而且还便宜,管烟,管盒饭,没事儿再帮他们掏个开房钱,那就啥问题都解决了。”

    “……你成天就跟这帮人混一块啊?”林军面无表情的问道,随后把手里刚抽三口的烟,直接掐灭了。

    “他们跟我混,因为我能接到活啊!什么拆迁,要账,抢车位,抢地,这些事儿我都有人脉啊。”林伟傲然说道。

    “你混的挺好啊!”林军磨着牙说道。

    “还行吧,也就刚有崛起的兆头。”

    林伟站在地上,随后伸出三根手指,慷慨激昂的说道:“三年!就给我三年时间!我能干了白涛,捅了富友,在归拢了皮特李。乔四没了,以后我他妈就是林三!只要裤裆长JB的,那碰见我全都不好使!”

    “三哥是吧?你他妈看我好不好使?”林军坐在床上,右腿闪电般的蹬了出去。

    “嘭!”

    “咣当!”

    林伟措不及防,被一脚蹬到电脑桌旁边,随即顿时急眼的骂道:“你有病啊!打我干啥?”

    “啪!”

    林军用手碾碎伟伟给他的那支烟,而烟卷里露出了宛若烟丝一样的棕色异物,随即他猛然站起,一边向林伟走,一边骂道:“三哥?混大了,是不?开始抽大麻了?”

    “你别不知道好赖,我他妈自己都没舍得抽!”林伟缩着脖子,紧往后躲着。

    “你已经不是缺心眼了,你造吗?这玩应是随便抽的吗?”林军一把将林伟“拎”了过来。

    “大哥!这玩应在国外都是合法的……!”

    “我让你合法,我他妈先把你正法了!”林军举手就要抽他。

    “伟伟,你姐来了,去给她开门。”继母在门外喊道。

    “啊,我马上去!”林伟尖叫的回道,随即冲着林军说道:“想码人干一下是不?咱能不能吃完这顿饭,回头上一职操场单谈?”

    “你快了!”林军无奈的指着弟弟说道。

    “切!神经病!”

    林伟扔下一句,随后转身出了屋。

    .......

    客厅内,一对青年夫妇,拖着旅行箱走了进来。

    男的长的斯斯文文,上半身穿着西服衬衫,呢绒西裤也是熨烫的板板整整,裤线笔直,皮鞋锃亮,看着很像社会精英分子。

    女的身材略显丰润,但绝对不算胖,个子也挺高,足有一米六八六九左右,她长的不算特别好看,但天生性感,看着有点像二十岁的时期的香港女星张艾嘉。

    女的是林军亲姐,林佳。男的是姐夫李权。

    “爸,我可想死你了,你说我在海南,就惦记着你这个咳嗽,你看,我给你带回来点药好药……都是云南特产的。”李权进屋以后二话没说,直接甩开脚上的皮鞋,大步流星的奔着沙上的林父冲了过去,那股气势就犹如要去炸碉堡的董存瑞一般。

    “这B真他妈假……这两步道走的好像快要给蛋夹碎了似的!”林伟看着姐夫,极为鄙夷的冲林军嘀咕道。

    “这叫会来事儿。”林军笑着回应道。

    “哎,你说这个,我还真就不跟你犟。他自从要往区防暴队调,那确实会“来事儿”不少,幸亏我姐每月的护舒宝能借他点,要不咱家都能让他泚红了,你信不?”林伟斜眼说道。

    “你说话走点脑子,操!”林军狂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