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传奇再现 > 002 埋伏在太平后道
    林军和大壮从侧门,被两个警察带进了市场旁边的一个大院内,随即直接进了办公楼里。?≥?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这派出所挺大啊?”林军看着狭长的走廊,表情有些惊愕的说了一句。

    “大哥,这是市局七处!”男警察斜眼回了一句。

    市公安局第七刑侦大队,俗称七处,部门职责是主抓特大重点案件。

    “咋给我们带这儿来了?”林军听后一愣。

    “来,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靠着暖气站好!”女警冲着林军和大壮,俏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二人听到这话,也没争辩,随后各自靠着暖气站了下来。而女警走进办公室取了两幅手铐,随即将二人分别铐在暖气管子上说道:“等着吧,一会派出所过来取你们俩。”

    林军右手被铐上时,正好与女警脸对脸,随即他双眼本能的打量了女警一下。

    她的长相有些特别,长披肩,五官精致,但鼻梁很高,眼窝较深,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非常夺目。看着有点不像汉人五官,而是有点像史密斯夫妇中的安吉丽娜.茱莉!

    女警身段挺直,个子起码一米七左右,上半身套着一件紧身的半袖警服衬衫,领口扣子系的一丝不苟。她下半身穿着黑蓝色宽松的长裤,脚上蹬着一双平底的黑色瓢鞋,整个人的气质给人一种充满活力,英姿飒爽的感觉。

    “哎,郑警官,我俩这就是喝多了瞎闹腾,犯不上在你这儿占地方。你给我俩松开,我俩一块去派出所和解了得了。”大壮此刻已经有点被揍的醒酒了,他左手捂着还在淌血的嘴唇,随即含糊不清的喊道。

    “闭上你的嘴,呆着!”女警厌恶的扫了他一眼,随后冲收室喊道:“李叔,帮忙看一下,一会把他们交给派出所就行。”

    “好叻!” 收室的大爷回了一句。

    随后女警踩着平底鞋就上了楼,而跟他一起的那个男警察转身再次去了市场,继续去给加班的同事买盒饭。

    走廊内,工作人员来回穿梭,而林军和大壮相互对视了一眼。

    “操你玛,你等出去的!我让你知道,你打我的那一酒瓶子有多无知!”大壮看着林军小声骂道。

    林军将头扭过去,根本没回话。

    ......

    四十分钟以后,派出所一个民警,带着一个二十六七的青年,并肩走进了走廊。民警进来以后,就直接走进了办公室,而青年腋下夹着包,脖子上挂着佛牌,手里搓着珠子冲大壮骂道:“一天净他妈给我惹事儿!”

    “涛,你看他给我干的,嘴唇子都整豁豁了。”大壮指着自己的嘴唇子说道。

    “你闭嘴吧!”青年回了一句,随后朝着民警走进的办公室走去。

    二十分钟以后,民警和青年走了出来。

    “王涛,谁是你朋友啊?”民警虎着脸,背手问道。

    “就他!”叫王涛的青年指了指大壮。

    民警扫了一眼林军和大壮,随即皱眉问道:“就这点破事儿,还用我调解啊?用验伤吗?”

    “我不用!”大壮思考了一下,干脆的回道。

    “我也不用!”林军扫了一眼三人,也面无表情的回道。

    “真不用啊?”民警冲着林军再次问道。

    “不用。”林军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打开,走吧!”民警随手拿着钥匙交给了王涛。

    王涛接过钥匙,将大壮的铐子打开,然后又将钥匙扔给了林军。

    “谭哥,麻烦了,明儿请你吃饭啊。”王涛笑着冲民警说道。

    “轻点嘚瑟比啥都强,走吧,走吧。”民警淡然的摆了摆手。

    “那我走了,谭哥!”

    王涛冲民警打了个招呼,随后带着大壮扬长而去。林军摘下手铐以后,竖起大拇指冲民警说道:“这案子办的真利索!”

    “你还有事儿啊?”民警回头,面无表情的问道。

    “呵呵,没事儿。”林军放下手铐,随即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七处。

    .......

    一个半小时以后,时间接近晚上七点多。

    林军刚刚收拾完自己的小摊,并将烧烤用具放在了张小乐的三轮子上。

    “今天不出了?”

    张小乐站在一旁,张嘴问道。

    “还出啥出,货都让他踩了。”林军有点心烦的回道。

    “行,那我跟你把东西送回去。”张小乐穿着工作服,挺仗义的回了一句。

    “不用了,你卖货吧,车借我用用就行。”林军骑上三轮子,咧嘴一笑说道。

    “要不今天你别送了,东西直接扔我这儿得了。”张小乐明显有点担心的说道。

    “呵呵。”林军一笑,也没多说,骑车就走了。

    .......

    市场后方的小路上,林军健硕有力的双腿蹬着人力三轮车,顺着灯光昏暗的街道一路前行。

    “咚咚咚!”

    距离存放烧烤用具的车棚,还有一半路程时,小路对面突然泛起一阵农用三轮子的声响。

    “吱嘎!”

    林军踩了一脚刹车,右脚点地,眯着眼睛向前方望去。

    “就那个傻B,一会给我往死怼他!”骑在三轮子上的大壮,满嘴漏风的大吼了一句。

    大壮喊完,对方三轮车距离林军不过二十米远后停滞,几乎同时,一副极为震撼的画面出现在林军眼中!

    农用三轮子是摩托式的,马力很小,具体大小也就跟路边拉黑活的那种“摩的”差不多,而这车的车斗载重量,估计也就能拉几袋百斤重的大米。

    但今天这个农用三轮子却突破了极限,就不足一米半长的车斗,竟然宛若春运火车车厢一般,拥挤得往下跳人!

    一个,两个,三个.......

    数秒过后,车斗之上竟然跳下来七个成年人!七个啊!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挤上去的,此场景即使跟印度三哥pk一下,那他妈也不差啥了!

    “我操!”林军数着对方跳下来的人,脸色被雷的有点惊愕。

    “呼啦啦!”

    大壮跳下摩托车,右手从车斗中抽出一把片刀,随即带着七个人,手里拿着铁棍子,镐把子,镰刀,还有街头斗殴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炉钩子等异样凶器,蜂拥着冲向林军。

    “咣当当!”

    林军下车,在自知无法躲避这场斗殴之时,立马回手从三轮车上抽出一根半米长的空心钢管,随后眉头都没皱一下,迈步就冲向人群。

    双方碰见,基本没有废话,直接就开怼。

    对方一个老农,抡着镰刀直接刨向林军,而林军侧身一闪,右臂摆动幅度很小,但右手攥着的钢管却闪电般的抽在了老农的手腕上。

    当的一声,老农本能一缩手,林军手持钢管对着他脑袋,眨眼间就抽了三下,直接将其放倒。

    其余众人冲上,林军左手抓过一人的脖领子,宛若拎着鸡崽子一般,直接将其摆在身前,随即他身体晃了一下,右手攥着钢管,对着旁边的大壮,反手就抽了过去!

    “嘭!”

    钢管抽在大壮嘴上,他疼的一蹦半米高。

    “噼里啪啦!”

    对方砸下来的武器,根本无处躲避的干在林军和对方那人的身上。

    “往他手上砍!就照一万块钱干他了!”大壮捂着嘴,跳脚吼道。

    林军额头,胳膊开始冒血,他左胳膊一甩,右腿一扫,直接将抓着的汉子绊倒。

    “操你玛,我拿枪说话,拿刀吃饭的时候,你们还蹲地沟垄里唱东方红呢!”林军根本没管其他人,双手攥着钢管,胳膊卯足劲的往抡了数下。

    “嘭!”

    “嘭!”

    “嘭!”

    三声脆响,在林军身下这人的脑袋上,脖子上,后背上接连响起!

    “呼啦啦!”

    林军心黑手狠的干完这三下,人群顿时散开,众人看着他稍微有那么点犯怵!

    “唰唰!”

    与此同时,街口处有四台出租车匆忙赶来,这些车支着远光灯,停在路边。

    “咣当!”

    车门推开,张小乐扯脖子喊道:“军,谁他妈要干你啊?”

    大壮团伙一看街口停了四台出租车,同时双眼又被大灯晃的看不清楚张小斌带来多少人,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掉头就跑,连能拉七个人的神奇农用三轮子都扔下了。

    “咣当!”

    林军脸不红气不喘的将钢管扔进自己的三轮车,随后伸手熟练的摸了一下后背。手指碰触皮肤,他感觉出后背没有刀伤,但回头再看右臂的时候,一个不足半指长的刀口,流着血,而皮肉已经翻开了。

    “没事儿吧?”张小乐呼哧带喘的跑过来问道。

    “没事儿,胳膊上划了一下。”林军拿起车上的餐巾纸,一下抽出了半盒的厚度堵在了伤口上,随即扭头冲着张小乐问道:“你都带谁过来的?”

    “带个屁,四台出租车全是空的,现在的人,能借给你钱,就算好哥们了,哪有还能帮忙干仗的?”张小乐随口回了一句。

    “谢了,乐乐!”林军愣了一下,随即认真的说道。

    “谢的事儿回头再说,走吧,上医院看看!”张小乐拉着林军,继续说道:“他们这帮人,全是周边农村的,相互都认识,一会说不定叫来多少人!”

    “他们跟谁玩的?”林军思考一下,直接问道。

    “你要干啥啊?”张小乐一愣。

    “这点破事儿不整明白了,我看是没完没了了。”林军低头回道。

    “军,犯得上吗?”张小乐一听这话,顿时沉默几秒后皱眉问道。

    “干都干了,你说咋整?今天要是没个结果,那明天我还能不能干活了?”林军简洁明了的回了一句,随即再次问道:“他们是跟谁玩的?”

    “王涛。”张小乐思考了一下,随后还是如实相告。

    “二十多岁,脖子上挂着佛牌儿,没事儿手里还愿意搓着珠子,是他吗?”林军脑中瞬间想起在七处走廊碰见的那个青年。

    “对!”

    “他不行,段位太低,他上面还有人吗?”林军摇头再问。

    “大哥,你太狂点了吧?”张小乐愣了一下,随即惊愕的问道。

    “这事儿跟你说不明白,一个段位,一个谈法!”林军干脆的回道。

    “……王涛是跟满北伐玩的!”

    “他在哪儿?”

    “满北伐是整建筑的,手里有车队,人好像在江北望江别苑的三期工地里呢!”张小乐回了一句。

    “谢了,你帮我把东西送回去,回来请你吃饭!”林军听完以后拍了拍张小乐的肩膀,随即转身就走。

    两分钟以后,林军单人单骑,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北望江别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