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玄界之门 > 第十七章 天阴姹女
    竹林中哗哗声一响,竟从里面走出一名精灵般的白衣少女,看似不过十五六岁,身材婀娜妙曼,胸脯凸鼓,双足**白嫩似雪,乌黑长一直到腰间处,双眸秋波流转间,浑身散着一股让人男人无法抵挡的薰薰欲醉风情。燃文≦小≌≦≧说.ww.ranwen.org ∈

    “天阴姹女,你这个妖女竟然还跟着我?你莫非真以为我的寒渊剑怕了你的姹女功。”中年道士一看到这名赤足少女,却如睹蛇蝎般低喝一声,反手瞬间握住背上长剑手柄。

    “寒渊剑,你应该很清楚我找上你的原因。可怜啊,蓝芸师妹对你痴心一片,你就忍心让她孤零零一人的在地下吗?”少女眸光似水,缓缓向中年道士走去。

    “妖女,我说过多少次了。芸儿之死和我没关系,只是被人偷听了到我和芸儿的约会地点,才让她被人围杀陨落的。”中年道士脸孔骤然狰狞起来,并“唰”的一声,将一柄青光濛濛的长剑拽了出来,低吼的说道。

    “对我来说,你是有心还是无意的都无所谓,你既然当初对芸儿誓要同生共死,我这次来只是帮你来完成誓言而已,不必太谢我的。”赤足少女轻笑的说道,忽然袖子一扬,一柄洁白如玉的短尺显露而出。

    这短尺长不过半尺,宽只有两寸,但表面竟有丝丝白雾缭绕不翻滚,看起来十分的神秘。。

    “玄……玄冰尺,这不是你们天阴宗的镇宗之宝吗?你这疯子,为了一个死人竟将这般重宝都偷了出来,你就不怕你们宗门执法长老知道,直接废除你武功吗”原本还打算持剑和白衣少女拼命的道士,一看见这柄短尺,却面色大变的结巴了起来。

    “咯咯,这个就不用阁下担心了,我还是先送你上路吧。”赤足少女轻笑着,手中短尺只是轻轻一抖,顿时附近虚空波动一起,竟开始浮现出一团团白色雾气,在滴溜溜转动中,飞快化为朵朵碗口大的白花。

    “想杀我,做梦。”

    “嗖”的一声,中年道士猛然竟手中小兽向对面狠狠扔去,自己却足下一力,整个人竟向后方腾空射去,并在虚空中一个盘绕,就仿佛大鸟般没入后面不远另一片黑色树林中。

    “妖女,等我回去后将玄冰尺的事情宣扬出去,看你如何向自己师门交代?”树林中传出中年道士恶狠狠的声音,尾音近似飘渺,明显人已经远远遁走了。

    “蠢货,区区一柄仿制品,就将自己吓跑了!中了追魂香,你怎么也逃不不掉的,尽管跑的再远一点吧。咦,这头金丝鼠已经开了灵瞳!”赤足少女纤手一抬,把金丝鼠轻巧接了下来,脸上现出一丝讥讽的喃喃道,但等其再低打量了一眼手中小兽后,突然大感意外起来。

    “我说以寒渊剑的身份,怎么也不会去抢一头普通的金丝鼠,原来是已经马上要进阶成灵兽的灵瞳鼠。”赤足少女将玉尺一收,将金色小兽抱入怀中,欢喜异常的抚摸着。

    看似金色老鼠的小兽,两只绿色小眼滴溜溜转动不停,却在少女纤纤十指抚下,根本不敢动弹分毫。

    “对了,这还有一个小家伙呢。”赤足少女抱着金色老鼠戏耍了好一会儿后,仿佛才现附近还有一个几近冻僵的“石牧”

    这时的石牧,仍然站在原地,但身体表面竟然凝结出一层薄薄的白色寒霜,只有两眼盯着赤足少女。

    少女咯咯一笑后,就缓缓的走了过来。

    石牧眼珠随着少女身形的移动,缓缓转动着,不放松片刻。

    “有意思”

    赤足少女见此,面上露出一丝感兴趣的表情,身形竟然忽左忽右的飘动不定起来。

    石牧身体无法动弹分毫,但眼珠竟也随着左右转动个不停,看起来滑稽万分。

    “咯咯,太有趣了。”赤足少女身形一顿的在石牧面前停了下来,整个人却抱着小兽躬身娇笑了起来,仿佛肚子都痛了一般。

    少女足足笑了好一会儿后,才重新站直身子,袖子一扬,一团白雾飞扑而出,一闪而入的没入到石牧身体中。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石牧体表的寒霜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溶解开来。

    “噗通”一声。

    石牧整个人蓦然笔直的向前栽倒而下,重重摔在了泥土,竟一时间手足无力的根本无法起身,只能勉强将头颅抬起一点来。

    结果他眼中顿时多出了一对莲藕般纤足,十根脚趾前端涂着艳丽的红油,仿佛花瓣般的诱人无比。

    “我的脚好看吗?”

    玉足主人慢悠悠的问了一句。

    石牧听了后,脸孔突然通红了起来,体内不知如何的突然又生出一股力气来,竟让他勉强的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然后目光异样的看着面前的绝色脸庞。

    “小家伙,你知不知道,若是你的年龄再大两三岁这般看我,我会立刻挖掉你的眼珠子。”赤足少女抱着小兽,双眸秋波流转,却说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来。

    “你叫什么名字。”石牧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干涩,却大出少女意外的镇定。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赤足少女一怔后,笑嘻嘻的回道。

    “我问清楚了你的名字,才能向你家下聘去求亲的。”石牧盯着少女,脸上多出一丝难以明言的火热之色。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赤足少女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瞪大了美目,吃惊的问了一句。

    “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我会娶你的。”石牧不加思索说道,神色认真之极。

    “你……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你知道我多大,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赤足少女纵然一向心狠手辣,心机百变莫测,听到眼前少年的言语后,也不禁目瞪口呆了。

    “难道你许配给人家了,还是已经四五十岁了。”石牧眉头一皱的问道。

    “这倒没有,我只有二十多……我干嘛要回答你这个,你……”赤足少女先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之才恼羞成怒的反应过来。

    “二十来岁,没有许配人就好!不管姑娘什么身份,我从刚才看到姑娘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的不得了,所以一定要会娶你的。”石牧松了一口气后,正色的说道。

    “咯咯,你喜欢我,就能娶我了!别说你区区一名武徒,就算你进入先天……。算了,和你说这些算什么。实话告诉你,我根本不相信任何男人的甜言蜜语,此生也早决定终生不嫁了。”赤足少女终于恢复几分常态,出轻笑声的说道,目光却不由的偏离了对方火热异常的眼神。

    “我母亲曾经对我说过,若是能碰到让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一定要第一时间向对方表明心意,以免错过了自己的大好姻缘。我石牧在这里下重誓,此生定娶眼前这位姑娘为妻,若有违背,必会万箭穿心,斧钺加身而亡。”石牧双目不离赤足少女,眼也不眨的忽然抬手下了毒誓。

    不知是否巧合,就在石牧话语刚落的瞬间,天空中忽然无端传出了几声“轰隆隆”的空雷之声。

    赤足少女红唇微张,美目圆睁的看着石牧,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半晌后,才忽然娇笑了起来。

    “这……这太好笑了!我天阴姹女,竟然有被人当面求亲的一天,而且还是一名十几岁的小家伙。好,好,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若能在三十岁前进阶先天,就可来万珑山天阴宗找我,那时我才会告诉你本名。这个东西,就算灵瞳兽的报酬了。”

    赤足少女笑完后,直起身子,抬手抛给石牧一个小瓶,接着将袖中藏着的一样东西捏碎。

    “噗”的一声。

    附近虚空中顿时狂风一起,,朵朵白云浮现而出,将少女身形一托而起十余丈高,朝远处天空破空飞去了,只再留下一句袅袅的话语声。

    “另外告诉你一声,先前这头灵兽明显是在装昏迷,要不是冷渊剑抢先一步拿下,恐怕你还真可能空手而回的。”

    赤足少女从说完话扔出小瓶,到抱起小兽腾空而走,全都是刹那间的事情,隐约给人一种落荒而逃的仓促感觉。

    “人竟然飞起来了,天阴姹女……”

    石牧单手握着小瓶,怔怔望着远处少女消失的方向,好一阵张目结舌,随之又喃喃不停起来。

    好一会儿后,他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下手中小瓶,再看了下原先布下的陷阱,脸上顿时换上了苦笑的神色。

    “这一次,除了搭上数百两银子和这个东西外,应该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他不禁又有几分好奇瓶中之物起来。

    毕竟西门雪如此神秘,所给东西应该不是一般之物才是。

    石牧只是略想一下,也就不客气的将瓶盖打开,往手掌中一倒,结果骨碌碌的滚出一颗拇指大小的乳白色丹药,表面隐约有些银丝若隐若现。

    “气灵丹”

    少年看清楚丹药的模样后,不禁一下失声出口。

    (求推荐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