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银魂之剑心 > 正文 第一章:轮转的宿命巨轮
    “轰....”当耳边再次震荡而起炮火声的时候,那飞溅而起的沙土砸落在脸上,让陷入昏迷的男人一时间眉头紧皱着,颤抖着眼皮费力的将他睁开,终于还是苏醒了过来。r?anw  en w?w?w?.?r?a?n?w?e?n?`o?r g?

    只是第一眼看到的场景,就是在炮火纷飞之中倒在自己不远处死掉的那个家伙,瞪大了眼睛似乎有所不甘心,但是在他无神的眼睛里,却又看不出还有什么未曾诉说的,还有什么不甘心的,说到底一个人死掉以后,也就那样了,不甘心也好无怨无悔也好,都看不出来什么。

    “这里是...”环顾周围一圈,在这片看似茂密的森铃之中,遍布着一地的鲜血,树干上,草丛的枝叶上,地面上,断掉的武士刀与丢弃在一旁的手枪,还有...那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了无数次噩梦般存在的锡杖...

    站起身来,此刻已经感受不到自己身体之中那充盈的能量奔腾的感觉,相比较之前那庞大的气在身体之中流淌,现在的自己只能感受到什么...现在剩余下来的,还不足以前全盛时期的一半啊~

    手臂在发麻,甚至是颤抖,脚下能够感觉得到一阵阵的酸痛,但是这不算什么,在没有搞清楚这里到底是那之前,决不能就那样躺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最起码...

    “这边还有一个活口!”耳边听到了背后几道人影跃起来的呼啸声,快速的动作之下,剑心只在顷刻间就拔出了腰间的逆刃刀,转身挡住了当头劈下来的锡杖。

    “真是让人火大的装扮啊~你们的虚大人都已经被我干掉了,你们现在这么命又能做到什么?”看清了自己背后的这几个家伙,剑心嗤笑一声,直接出声说道。

    “地球人,陷入绝地的打击让你的精神都出现错乱了吗?虚大人现在可是在好好的招待你们的主力军哦~”站在最前面的这位天道众打扮的人冷笑一声:“嘛~也无所谓了,就请你死在这里吧~”

    看着合身扑上来的五个天道众的人,剑心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你们还没得到消息啊~还是说你们是天道众新招的?连我都不认识了吗?”略微弯腰低下身体,侧身的眼睛带着冷意看着想要自己性命的五个人,剑心稍微推出了腰间逆刃刀一点点的锋芒:“对于你们天道众来说”

    “嗡~”快速拔刀震荡而起的声音还未出现多久,逆刃刀便是直接斩击在了冲在最前面这个天道众的脑袋中间,以剑心的气力来说,那手持逆刃刀毫不保留的当头一击是如此的可怕,只在顷刻就将这位天到账的脑袋彻底击碎,软趴趴的坠落到了地面。

    让过身体躲过锡杖,一手卡住这个天道众的脖子,将他提起来挡在面前挡住了剩余几位天道众的锡杖,同时脚下一错,逆刃刀的刀锋在他们的脖颈划过,带起一丝丝的血线的同时,剑心收刀入鞘直接转身离开,丝毫不理会脖颈倏然喷出大量鲜血跪倒在地的天道众们。

    “难道虚还没有死吗?根据老师所说,我被送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世界,也就是说这个时间段,虚还没有死吗?”剑心喃喃自语的,快速的奔跑在森林之中,在这黑暗的密林之中宛如一道鬼魅一般的红色人影掠过了周围所有的一切,无法让他停下,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里到底是哪儿。

    难道这就是从来一次的机会吗?难道说这次我还有能够拯救杏和凉的机会吗?或者说这次...我已经有了足够的办法挽回老师了吗?我已经在那个时候杀掉过了老师一次,松阳...我们最终一起步入黄泉,你却将我推离了那里,这又是不是说,我们还能有最后挽回的余地,其实我...应该没有必要选择最后和你一起死的吧。

    我果然还是想再努力努力,试着...试着能不能救你一次,哪怕已经试了无数次,但是那好不容易鼓起来杀死你的勇气,又会在看到你的那一刻顿时消逝的无影无踪,这一点我还真是不如银时呢,能够在最重要的时刻做下最好的决定,是我剑心这辈子拍马也赶不及的吧。

    而当剑心普一冲出森林的时候,印入他眼中的第一眼,就是那个熟悉的人影,将手中那把并不怎么熟悉,但是看起来却又好像天锁斩月的剑从地面拔了出来,带着一如往昔却少了温暖的笑容,缓缓的走向了他面前的那几个人。

    还真是一些熟悉的面孔呢~银时...神乐,以及信女和总悟,啊~都是一些很熟悉的面孔啊~虽然不怎么了解自己出现在了森林之中,按照道理来说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是被虚击败了乃至于杀死了,最后好不容易从地狱爬回来然后汇合银时等人,在黑子野与见回组的帮助下逃离了这块小岛,那是自己经历的,虽然这次有所不同,但是计划还没有改变吧~

    然而...

    “喂!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快点逃啊!”远远的,就能听到银时那带着无所谓却又坚定的语气,但是...什么情况?不认识自己了?

    “哦~来了新的帮手了吗?”虚饶有兴趣的看着从密林之中冲出来的这个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家伙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家伙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感觉,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喂,现在还是开玩笑的时候吗?银时,这家伙由我来对付,你带着神乐还有总悟信女赶紧离开,黑子的计划科千万记住了。”剑心缓缓的走过来,淡淡的说道。

    “你在说些什么不知所谓的话啊!!什么黑子野?什么计划?还有你这家伙是谁啊!别一脸很熟的样子凑过来好不好!还说什么把这家伙交给你,会死的,你会死的真不知道,战场上面就不要开什么玩笑了啊混蛋!”银时噎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是一连串的话语吐了出来,这一堆的话语直接让剑心陷入了懵逼状态,不是被银时烦的,而是被那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陌生感给惊愕住了。

    “你不认识我?”剑心有些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

    “我每天上厕所的时候出门洗手遇到那么多人我一定要一个个全都记住吗?真是莫名其妙。”银时翻了翻白眼,对着身后的神乐说道:“赶紧找回新吧唧还有土方他们,现在不是逗留的时候了。”

    “银酱...真的可以吗?”神乐有些担心的看着银时,刚刚那次,要不是自己竭尽全力抓住了剑锋,现在的银时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很显然这个家伙对于银时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家伙,银时留在这里的话。

    “老板,要走就一起走,真选组可没有把你一个事外人抛弃在这里独自离开的习惯,这要是让我们局长知道了,会被踢出真选组的。”总悟紧了紧手中的剑,严肃的说道。

    “说什么走不走的...大家一起留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看看你们的剑~能不能触及到天空啊~”虚歪着头淡然一笑,随即身影在原地猛的消失。

    “不好!危险!”

    “当!”

    黑色的长刀一把逆刃的长刀挡住,在剑锋的俩侧,分别是俩张截然不同的脸,讶异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有趣,而另一张十字疤痕的脸,却是满满的凝重。

    “居然...挡下了?”虚的刀到底有多厉害,银时还有总悟以及信女都是切身体会过的,那就算是挡住或者避开了的剑,产生的剑气也会在瞬息间切开自己的皮肉,挡住了就和没有挡住一样,但是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居然完美无伤的挡下了虚的一击。

    “地球人之中,居然还会出现这种强大的武士吗?”虚饶有兴趣的看着剑心。

    “啊...您...不,不是你,是松阳老师教导我的一切,我全都没有忘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剑心涩然道。

    “什么?!!松阳的学生?那也就是说!”信女与银时几乎同时身体一颤,因为这短短几个字所代表的东西与表达出来的意思,可就完全不同了!

    “是吗...”虚的脸上露出笑颜:“又是一位可爱的小武士吗~”

    “虚...又一次面对你啊~”

    是的...又一次...老师,我又要再一次的面对您,这种痛苦的轮回,就是您将我救出来的原因吗?我已经很累了...说真的,和您一起沉睡在地球的龙脉之下,我也无所谓啊,因为那一切的一切不是代表终于可以划下句号了吗?

    而现在,我还活着,又要再次面对你,宿命的轮转,又一次回到了某个原地了吗?

    ps:下一章已经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