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七十二章 挑衅
    张若尘从血羽鹰的背上跳下,便看见白石广场南边的悬崖上刻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西院武场。⊥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每一个字,长达七米,深入石壁,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剑意。

    似乎是一位绝顶强者,使用宝剑,在石壁上面刻下的字痕。

    “刻下这四个字的人,肯定已经将剑意修炼到剑心通明的境界。”张若尘的心头暗道。

    张若尘现在也才是剑随心走高阶的境界,只有突破了这个境界,才能够达到剑心通明。

    想要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天极境的绝世高手,也无法修炼到剑心通明。

    换一句话说,一个天极境武者,若是能够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那么他在天极境武者之中也绝对算是强者。

    “今年,云武郡国,就只有这么几个人来参加武市学宫的考试?”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看到张若尘、柳晨风、紫茜等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他的脸上露出几分讥诮的笑意。

    云武郡国一个身躯颇为魁梧的年轻武者,十分恼怒,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那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男子,笑道:“四方郡国,沈梦溪。沈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是一年不如一年。”

    “你说什么?”

    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都露出怒容,向着沈梦溪围了过去。

    沈梦溪显得十分平静,依旧面带笑意:“难道沈某说得有错?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本来就是一年不如一年。去年的时候,云武郡国至少还有一百零几人来参加考试,今年只剩六十几人,连我们四方郡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哈哈!”

    那一个身躯魁梧的年轻武者,冷声道:“竟然敢侮辱我们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我要向你挑战,亲手将你打趴下。”

    “好啊!你若是能够接住我三招,我立即收回刚才的话。”沈梦溪笑道。

    “三招?可恶。竟然敢如此小瞧我,我必定要让你后悔。”

    那一个身躯魁梧的年轻武者大吼一声,体内的真气,疾流动,随着经脉运转到双臂。

    转瞬间,魁梧年轻武者的双臂变成赤红色,散出淡淡的热浪。

    魁梧年轻武者猛然冲出去。五指捏拳,一拳打出去。将空气撞击得出“啪啪”的声音。

    一位年轻武者微微动容,道:“江横在三年前就达到玄极境初期,真气相当浑厚,而且,他又将火龙拳修炼到小成的境界,就算是与玄极境中期的武者交手,也能战十多个回合。”

    那一个魁梧年轻武者的名字,就叫江横。

    要知道,来参加武市学宫的考试的年轻武者。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下。所以,七成以上的武者的修为都是玄极境初期。剩下的三成武者,几乎都是玄极境中期的修士。

    至于玄极境后期和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简直少之又少。

    云武郡国的六十七位年轻武者,只有一位玄极境后期和一位玄极境小极位。

    那一位玄极境小极位的年轻武者,自然就是紫茜。

    另一个玄极境后期的武者,年纪已经达到二十九岁。几乎是没有机会成为武市学宫的学员。因为,他的年龄太大,不可能在三十岁之前,达到地极境。

    武市学宫的外宫弟子,若是无法在三十岁之前达到地极境,也就无法再继续待在武市学宫中修炼。

    四方郡国的沈梦溪。也是玄极境初期的修为,可是,他的战力居然更在江横之上。

    只见他的手臂一挥,劈出一道真气刀浪,撞击在江横的胸口。

    “嘭!”

    江横惨叫一声,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他的胸口被真气刀浪劈出一道三尺长的血口。就连筋脉都被震断了两根,绯红的鲜血不停从伤口中涌出来。

    仅仅一招,江横就受了重伤,肯定无法再参加明天的学宫考试。

    “哈哈!云武郡国年轻一代的高手,连本公子的一招都接不住,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沈梦溪笑道。

    四方郡国的那些年轻武者,见到沈梦溪只用一招就将云武郡国的一位年轻武者打成重伤,全部都笑了起来。

    “云武郡国去年只有三个人考进武市学宫,今年恐怕一个都没有。”

    “以沈梦溪的实力,应该能够败尽云武郡国的所有人。”

    “按照这样的展趋势,要不了多久,云武郡国就会被我们四方郡国吞并。哏哏。”

    张若尘走到江横的身前,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圣涅丹给他服下。

    圣涅丹是二品疗伤丹药,药力相当强大,虽然不可能帮江横恢复断掉的两条经脉,但是,却能很快让他的外伤恢复。只要体内的经脉没有全断,还是能够慢慢的续接回去。

    服下圣涅丹,江横的脸上多出几分血色,十分感激道:“多谢九王子殿下。”

    “无妨,只是一枚丹药而已。”张若尘淡淡一笑,将江横从地上扶起来。

    “九王子?今年,云武郡国的考生之中,竟然还有一位王子,真是太好了!”

    沈梦溪听到江横的话,眼睛立即亮了起来,目光向着张若尘望过去,道:“早就听说云武郡国的王室镇国宝典先天功的大名,九王子殿下年纪轻轻就修炼到玄极境,肯定是修炼过先天功,不知道九王子殿下能不能指点一二?”

    看到沈梦溪准备挑衅张若尘,站在西院武场边缘的谢长老微微皱眉,想要去阻止。

    毕竟,张若尘是云武郡国的王子,身份地位比江横高得多,若是也在考试之前被人打成重伤,武市学宫肯定是要负责任。

    司徒长老拦住谢长老,笑道:“年轻人之间切磋武技,我们又何必要去干涉?”

    司徒长老乃是四方郡国的考生的接引者,与四方郡国的关系交好,自然是帮着四方郡国说话。

    四方郡国的年轻武者考进武市学宫的人数越多。接引者得到武市学宫的赏赐就越多。

    所以说,每一次武市学宫的考试,不仅仅只是各个郡国之间的考生在相互竞争,每一个接引者之间也在竞争。

    谢长老有些不悦,道:“他可是云武郡国的王子,若是在考试之前出现什么闪失,你觉得云武郡王会善罢甘休?”

    “谢长老。你多虑了,出不了事。若是出事。由我负责如何?”司徒长老笑道。

    “哼!”

    谢长老冷哼一声,便退了回去。

    谢长老并不想得罪司徒长老,因为,司徒长老的修为比他要高出一个境界。既然司徒长老都说出了事,由他负责,谢长老自然也就给他一个面子。

    “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的确太弱了,恐怕没有几个人是沈梦溪的对手。”谢长老向着张若尘看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十六岁达到玄极境,天资倒是不低。可惜还是太年轻,与沈梦溪根本没法比,肯定会败。

    “沈梦溪既然知道他的身份,应该不会下重手,最多只是将他击败,羞辱他一番,以此来打击云武郡国的年轻武者的信心。”谢长老的心中如此想道。再次叹息了一声。

    见到沈梦溪向张若尘讨教,四方郡国的那些年轻武者全部都笑了起来,觉得沈梦溪必赢无疑。

    四方郡国的霍星王子,背负着双手,站在武场的中央,笑道:“沈梦溪。你若是能够在三招之内将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击败,本王子赏赐你一件真武宝器!”

    “何须三招?只需一招就够了。”

    沈梦溪决定要好好在霍星王子的面前表现一番,目光再次盯向张若尘,笑道:“九王子殿下,刚才你也听见,若是沈某三招之内将你击败,就能得到一件真武宝器。所以。接下来的战斗,沈某将会全力以赴,若是有得罪的地方……”

    张若尘打断了沈梦溪的话,道:“沈梦溪,你恐怕误会了,我从没说过要和你交手。”

    沈梦溪微微一愣,旋即又反应过来,心头暗笑,“这个九王子倒是能屈能伸,刚才见识到了我的强大修为,他肯定不敢与我交手,所以,才主动逃避。你想逃避,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你?”

    还没等沈梦溪继续开口,张若尘又道:“现在还不是学宫考试,你打伤了云武郡国的武者,必须要赔偿医药费用。我也不敲诈你,你拿出三万枚银币,赔偿给江横。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很公道的价格,张若尘既没有多要,也没有少要。

    沈梦溪再次愣住。

    这位九王子是在开玩笑吧?

    四方郡国的那些年轻武者全部了笑出声来,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张若尘。这位九王子殿下也太天真了!

    柳乘风站了出来,呵斥道:“沈梦溪,九王子殿下叫你拿出三万枚银币的赔偿金,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出来,信不信打断你的腿?”

    三万枚银币,几乎是沈梦溪的全部财富,怎么可能拿出来?

    沈梦溪知道柳乘风曾是黄榜武者,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再次盯向张若尘,出一声讥笑,道:“云武郡国的王子,原来只是一只缩头乌龟,连与我交手的勇气都没有,真是太丢云武郡王的脸了。”

    张若尘微微皱眉。

    柳乘风露出一丝笑意,道:“沈梦溪,你也太大言不惭了。就算是与我交手,你也是必败。居然还想和九王子殿下交手?”

    沈梦溪讥诮的道:“好啊!若是九王子殿下能够赢我,我立即将三万枚银币交给那一位受伤的云武郡国的武者,向他道歉。若是九王子殿下败了,嘿嘿,强者又怎么可能给弱者道歉?大家说是不是?”

    “沈梦溪说得没错,强者不可能给弱者道歉。”

    “九王子若是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还是滚回云武郡国王宫吃奶吧!哈哈!”

    四方郡国的那些武者全部都跟着起哄,想要逼张若尘出手。若是云武郡国的九王子被沈梦溪打成猪头,肯定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