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五十四章 力量碾压
    最后一拳!

    水问心的双瞳之中露出两道淡淡的金芒,头上的黑,无风自动,一缕缕真气在丝间穿梭。∮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就连他干瘦的身体,像是都变得高大了几分。

    若是仔细看,就会现,水问心的双臂的皮肤上面蒙着一层金属光泽,简直就像化为两条金属铁壁。

    “灵级下品武技,金刚神拳!”

    张若尘略微诧异了一下,认出了水问心施展的武技。

    “哈哈!没错,正是金刚神拳!”水问心笑道。

    金刚神拳在灵级武技之中,算是相对比较普通的拳法武技,流传极广,在很多郡国,都能找到金刚神拳的拳谱。

    当然,金刚神拳就算流传得再广,就算再普通,也是灵级武技,只有在各大郡王府、宗门、家族,才有可能收录着这种拳法。

    对于一般的武者来说,想到修炼到金刚神拳,简直难如登天。

    水问心也仅仅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学习到十八招金刚神拳中的其中一招的拳法,烈火金刚。

    施展出这一招拳法,水问心足以爆出七十八牛的力量,就算现在黄榜第一的那人也没有如此强大的爆力。

    也就是说,施展出金刚神拳,水问心便拥有黄榜第一的实力。

    一位三十来岁的女性黄榜武者道:“水问心居然修炼成了一招金刚神拳,使用出这一招,恐怕就算是黄榜第一黑常姬,也不是他的对手。”

    先前,被张若尘击败的一位黄榜武者道:“水问心在没有修炼灵级武技之前,就不比黑常姬弱多少。黑常姬也只有施展出灵级下品的无常剑法,才能略胜他一招。现在,水问心修炼了金刚神拳,爆力更强,要胜黑常姬已经不是难事。”

    “若是水问心能够击败九王子。这一战之后,他在黄榜上的排名,就肯定会被换到第一的位置上去。”

    一个略显年幼的少女道:“若是九王子击败了水问心,岂不就是说,九王子就是黄榜第一?”

    站在她旁边的一位长辈,笑道:“水问心连灵级武技都施展出来,肯定是有必胜的信心。九王子是不可能有取胜的机会。”

    “九王子的确和水问心还有一些差距,看来不用阿乐出手了!”林泞姗的脸上露出几分失望。

    若是阿乐出手。张若尘就不是败那么简单。

    而是,死。

    对于张若尘,林泞姗的心中就是一股莫名的恨意,特别是看到张若尘风光八面的时候,她的心头便越是恨,恨不得张若尘立即死在她的面前。

    连她都不懂,为何自己会那么的恨张若尘?

    “烈火金刚!”

    水问心续足了气势,双拳齐出。

    真气燃烧,化为两个火焰铁拳。同时打出七十八牛的巨力。

    若是在战场上,水问心这一拳,仅凭气势,就能吓退百位军士。

    张若尘不仅不退,反而冲了上去,身上的气势犹如一头蛮象。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力量,调动起来。传上手臂。

    “蛮象驰地!”

    一掌打出,八十八牛的力量爆出来。

    结果很明显。

    水问心的拳头刚刚触碰到张若尘的手掌,整个人便倒飞出去,狼狈不堪的落到十多米之外,只差一点便掉下战台。

    反观张若尘,依旧气定神闲的站在战台的中央。已经缓缓的收回手掌。

    完全就是力量上的碾压。

    水问心看了看自己的双拳,又看了看张若尘,长叹一声,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从今往后,九王子殿下就是黄榜第一。以九王子殿下的天资,很快就能突破玄极境,应该也不会稀罕一个黄榜第一吧!哎!”

    叹息了一声。水问心显得颇为落寞,走下战台,算是主动认输。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与张若尘的差距有多大。若不是在最后关头,张若尘主动收回部分力量,刚才那一掌,他就肯定受了重伤。

    张若尘的力量,比众人想象中更强。

    正如水问心所说,张若尘对黄榜第一的兴趣并不大,主要是为了一百万枚银币的奖励而来。

    毕竟,黄榜上的排名,仅仅只是记录了云武郡国的武者,格局太小,含金量太低。若是换成玄榜第一,榜单的含金量就会提升很高的一个等级,几乎所有武者都会拼命去争夺玄榜的排名。

    当然,也只能说张若尘的眼光太高,若是别的少年武者能够夺得黄榜第一,立即就会成为整个郡国的风云人物,成为无数年轻少女崇拜的对象。

    在众人沸沸扬扬的议论声中,那一位十五岁的夺命剑客阿乐,终于登上战台,成为张若尘的第九位对手。

    那些观战的武者,更加期待起来。

    要知道,阿乐前面十场战斗,全部都是一剑秒杀对手,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张若尘也是从无败绩,就连水问心都败在他的手中。

    都是锋芒毕露的少年武者,谁会更加强大?

    “这下有意思了!两人都是少年一代的剑道高手,而且,同样深不可测,也不知他们谁会取胜?”

    “这个还真的很难说,毕竟那一个夺命剑客,从始至终都只用了一招,说不定他比水问心更强呢?”

    此刻,赌斗台的周围,又有很多人在押注。

    张若尘,赢。押一赔三。

    张若尘,死。押一赔二。

    阿乐,赢。押一赔二。

    阿乐,死。押十赔一。

    平手。押一赔四。

    有的人赌张若尘会赢,有的人赌阿乐会赢,当然,也有一些人压他们打成平手。

    九郡主对张若尘信心十足,直接押了一万枚银币,赌张若尘能赢。几乎将她的积蓄,全部押上。

    战台上。

    两位少年剑客,相隔十步,盯着对方。

    阿乐提着铁剑,眼睛不眨,就像是一尊雕塑一样:“你的确很强!”

    张若尘道:“以你的年纪,能够修炼到现在的高度,也很了不起。但是,你的剑法有致命的破绽,与我交手,你没有取胜的机会,反而有很大可能会死在我的剑下。我劝你,主动认输吧!”

    阿乐的剑法的确很恐怖,就算是张若尘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一旦全力以赴,就肯定无法手下留情。

    不是阿乐死,就是他死。

    阿乐向着林泞姗的方向微微看了一眼,眼中出现一丝异光,重新向着张若尘望去,眼神变得更加坚定,道:“谁死谁活,只有战过才知道。”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修炼的是禁忌武技杀生剑术,不仅是在杀别人,更是在杀自己。你虽然能够一剑杀死黄榜武者,可是你每挥出一剑,就会对你的武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禁忌武技,指的是只有付出一定代价,才能施展出来的武技。

    比如,杀生剑术。每挥出一剑,都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

    若是阿乐连续施展十次杀生剑法,根本不需要别人出手,他就已经自把自己耗死了。

    当然,阿乐在剑道上的造诣,的确很高,远同辈武者。只要不是面对黄榜武者,他根本就不需要施展杀生剑术,就能将对手一剑杀死。

    能够被称为禁忌武技,威力自然相当可怕,不是一般人能够修炼成功。

    阿乐波澜不惊的道:“既然你知道我修炼的是杀生剑术,就应该明白杀生剑术的厉害。在同境界,没有人能够挡得住我一剑。不久前,一位玄极境中期的武者,也被我一剑杀死。”

    张若尘轻轻的笑了笑,道:“我说过,你与我交手,没有取胜的机会。因为,你修炼的杀生剑术,并不完整,有致命的破绽。你当初得到的仅仅只是杀生剑术的残本吧?”

    阿乐显得很平静,波澜不惊,道:“你想要用这种方式击垮我的意志?”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言,道:“既然你依旧不认输,那就让我看一看,你的杀生剑术到底有多强吧?”

    其实,张若尘并不讨厌阿乐,反而颇为欣赏他在剑法的造诣,仿佛能够看到一个级剑客在崛起。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张若尘从来没有杀过人,十分不希望第一个死在他手中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少年。所以,他才多劝了几句。

    面对上阿乐,张若尘也拔出了闪魂剑。

    两股剑气,同时从张若尘和阿乐的身上散出来,在空气中碰撞。

    看到战台上生死相向的张若尘和阿乐,林泞姗便感觉到十分的兴奋。

    若是阿乐能够杀死张若尘,自然是最好不过。若是张若尘杀死了阿乐,她的心中也有一种说之不出的快感。

    一个天才剑客为了她,死在另一个天才剑客的手中。她难道不该兴奋?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杀生!”

    阿乐的嘴唇中轻轻的念了一句,化为一道残影,一往无前的向着张若尘冲过去。与此同时,他手臂一抬,手中的铁剑,以闪电一般的度刺出去。

    张若尘也跟着迈开脚步,也化为一道残影,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