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五十二章 夺命剑客
    张若尘和九郡主刚刚到达黄级武斗宫外,便听到武斗宫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呐喊声。¢£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紧接着,一具断头的尸体,被人从武斗宫中抬出来。

    张若尘向着那一具断头尸看了一眼,向黄级武斗宫的管事询问道:“管事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黄级武斗宫的那一位管事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长得颇为消瘦,叹了一声,道:“今天,黄级武斗宫来了一个夺命剑客,凡是和他交手的武者,全部被他一剑斩断头颅,无一例外。这已经是第八个了!”

    九郡主脸色微微一变,道:“仅仅只用一剑吗?”

    那一位管事点了点头,道:“太厉害了!我在黄级武斗宫待了十年,从未见过一位少年能够将剑法修炼得如此狠辣、无情、冰冷,一剑出手,快如闪电。简直太可怕了!你们猜他才几岁?”

    九郡主道:“能够一剑杀死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至少也有十八、九岁了吧!”

    那一位管事摇了摇头,道:“他叫阿乐,今年十五岁。”

    九郡主顿时怔住。

    “十五岁的夺命剑客,有点意思,我们去看一看。”张若尘背着双手,走进黄级武斗宫。

    此刻,战台上,站立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年。

    他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破烂的衣衫,手中提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铁剑被染红,滴落下一滴滴鲜血。

    他的身体站得笔直,就像是一尊雕塑,却又散出一股慑人的杀气。

    连杀八位武者,他身上的气势攀升到巅峰。

    在那一股强大的杀气的冲击下,根本没有人再敢登上战台。

    张若尘向着站在战台中央的少年看了一眼,同样是少年剑客,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个叫做阿乐的少年身上的剑意和杀气。

    张若尘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天赋异禀,剑气随心。他的剑意境界。已经达到随心中阶,而且,剑意中还蕴含着杀意。”

    九郡主也在打量那个手持血剑的少年,道:“他似乎不是纯粹的人族,而是,魔狼半人族的半人。”

    张若尘道:“没错!的确是魔狼半人!你看他的眼睛,简直就像狼的眼睛一样。竟然是淡淡的血红色。”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阴冷的笑声:“表弟。三年不见了,真是让表哥十分想念啊!”

    张若尘向着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俊美男子,站在看台上,正微笑着看着他。

    而且,还有一个熟人,林泞姗。

    林泞姗穿着白色的雪纺衫,腰间挂着香囊和环佩,似乎又长高了一些。身材婀娜,肌肤洁白如雪,黑色的长一直垂到腰间。

    不得不说,林泞姗的确长得极美,黛眉如画,双眸犹如星辰,红唇晶莹如宝石。脖颈纤长,酥峰微挺,玉腰纤细,双腿笔直,简直给人一种完美无瑕的感觉,犹如从画卷中走出的倾世佳人。

    “表弟。你难道连表哥都不认识了?”林辰裕盯着张若尘,笑容十分阴柔,带着几分邪气。

    见到林泞姗,张若尘便大致猜到林辰裕的身份。

    既然对方主动叫他,张若尘也不是一个无礼的人,于是走了过去,道:“的确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黄级武斗场中遇到。”

    九郡主低声在张若尘的耳边说道,“九弟,不要和林辰裕走得太近,此人品行不端,心术不正,阴险狡诈,不宜结交!”

    九郡主的声音极微,却依旧被林辰裕听到。

    林辰裕的耳朵微微动了动,眼神一寒,嘴里出一声冷哼,道:“九郡主,当着林某的面,说林某的坏话,这样不太好吧!这就是王族郡主的教养?”

    就在林辰裕出一声冷哼的时候,九郡主的脸色巨变,嘴里出一声闷声,向后连退三步。

    当她停下脚步的时候,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受了内伤。

    张若尘的心头暗道,“好厉害的修为,至少达到了玄极境后期,甚至更强。”

    玄极境也分为七个小境界:初期、中期、后期、小极位、中极位、大极位、大圆满。

    凡是跨入玄极境的武者,便算是跨入武道强者之列,进入军营,至少都是一位将军级别的人物。

    当然,在玄极境,每提升一个小境界,会更加艰难。

    林辰裕不愧是林家的第一天才,才刚刚二十岁罢了,便达到如此深不可测的境界。

    此刻,终于有第九位挑战者,登上战台,去挑战那一位十五岁的夺命剑客。

    要知道,前面八位,全部被那一位夺命剑客一剑杀死。还敢登上战台挑战他的人,绝对是胆量过人之辈。

    “夺命剑客吗?我韩斧来会一会你!”韩斧手持战斧,站在了夺命剑客的对面。

    台下,所有武者,全部向着战台上望去。

    这是第九场,挑战者,竟然是拥有黄榜武者级别的战力的韩斧。

    张若尘也和韩斧交过手,知道韩斧的强弱。

    九郡主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净,微微和林辰裕拉开距离,也盯向战台上方,道:“也不知道韩斧能够接得住他几剑?”

    张若尘道:“若是韩斧能够接得住他的第一剑,就能保住性命。若是接不住第一剑,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一剑杀死韩斧?不可能吧!”九郡主道。

    张若尘不再多言,只是盯着战台。

    “噗!”

    仅仅一个刹那,韩斧的人头便从战台上飞出去,就像皮球一样落到地上。

    第九场,胜!

    略微的寂静之后,整个武斗宫中再次响起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和惊叹声。

    “居然……真的只用了一剑,我连他怎么出剑都没有看清,只看见一道剑影闪过去!”

    “他使用的是什么品级的剑法?”

    “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他出剑。”

    “即便是天才绝顶的九王子,上个月和韩斧交手的时候,也用了八十多招,才将韩斧击败。”

    “一位更加天才的少年武者,就要崛起了吗?”

    九郡主也有些目瞪口呆,道:“九弟,你能接住他一剑吗?”

    张若尘笑了笑,道:“他的剑的确很快,却也有致命的破绽。别人看不出来,我却能看出来。当然,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他出剑的度那么快,就算有破绽,也能用度来弥补。若是在一个月之前,还真不好说!至于现在……”

    张若尘没有再说下去,继续看向战台。

    终于,那一个十五岁的夺命剑客,迎来了第十场战斗。

    与他交手的人,乃是黄榜排名第十七的一位老者,苏横。

    可惜,依旧只是一剑,苏横便死在他的剑下,变成一具无头尸,倒在了血泊之中。

    太无敌了!

    连胜十场,每一场只用一剑。

    哪怕是面对黄榜武者,也不例外。

    这样的一位少年剑客,简直比一个月前的九王子的表现,还要更加逆天!

    很快,黄级武斗宫的负责人,便争对他在战台上的表现,做出评价。

    黄榜第六!

    这还是因为,没有人能够逼他使用出真实实力,所以才评价为黄榜第六。若是他将真实实力全部展现出来,排名说不定会更高。

    夺命剑客阿乐,依旧是一脸的冰冷无情,提着血淋淋的铁剑,从战台上走了下来。

    不喜不悲!

    直到他的目光看到林泞姗的时候,终于露出了几分柔色,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动得有些快,立即移开目光,道:“林小姐,我完成了对你的承诺,连赢十场,一场也没有输!”

    林泞姗露出甜美的笑容,轻轻的摸着阿乐的肩膀,道:“阿乐,以你如此强大的天赋,肯定会有很多大势力想要拉拢你。你又何必要留在林家做一个下人?”

    阿乐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盯着林泞姗的那一张绝美的容颜,道:“阿乐只愿永远守护在林小姐的身边,别无他求。”

    在他看来,眼前的女子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圣洁,只要能够守护在她的身边,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林泞姗笑着点了点头,可是她的眼神深处,却有一丝鄙夷一闪而逝。

    林泞姗的目光盯向张若尘,带着几分傲然,笑道:“表哥,你修炼的也是剑,若是你和阿乐交手,你能接住阿乐几剑呢?”

    张若尘向着阿乐看了看,若有所思,淡淡的道:“有人愿意守护你,你便好好珍惜吧!”

    说完这话,张若尘便看也不看林泞姗一眼,直接向着战台上走去。

    林泞姗见到张若尘登上战台,美眸微微一凝,“他不是已经成为黄榜武者,怎么又登上了战台?难道……”

    “咦!有点意思!”林辰裕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或许,在战台上将张若尘杀死,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林辰裕对着阿乐招了招手,道:“阿乐,你过来!”

    “少爷,有什么吩咐?”阿乐道。

    林辰裕笑道:“好好的看着,战台上的那个少年,他可是泞姗的追求者之一。待会说不定,还要你出手,将他杀死!有把握吗?”

    “在我眼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活人,一种是死人。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阿乐目光盯向战台,眼神变得无比锐利,整个人都像是化为了一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