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宠香 > 第两百六十四章 心口的伤
    只听咔嚓一声清脆,在寂静的室内清晰可闻,如同小鸡的脖子一样,轻易的就断了,孩子瞪着一双血眼,脑袋无力的耸在一边,像麦子一样无力,啪的一声,瘦小的身子被重重抛在冰冷的地上。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不!”

    这一瞬间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人忘记了呼吸,忘记了身处何地,甄月猛的抱住孩子余温的身子,面色惨白,嘴唇颤抖,细碎呢喃着孩子的名字。

    面外的打斗声渐渐平息,脚步声越来越近,楚仲抹了一脸鲜血,沉重的走到窗边,无力的说道:“我们都不是冷血的刽子手,可我们必须这么做,希望你能理解!”

    轰的一声,紧闭的房门被踢开,季简玄带着几个义勇军冲了进来,就见一个黑影越窗而去,再无踪迹可寻,他目光逡巡,就见甄月抱着孩子的尸体,一脸惨白。

    “甄月。”季简玄连忙上前,手上依旧提着长刀,上面有刺目的鲜血,一滴滴的落下,落了一地的苍白。

    季简玄见她没有反应,像个雕塑一般,抱着孩子一动不动,心中大急:“甄月。”想要接过孩子,伸手一碰,才发觉孩子早已气息全无,心中的难过瞬间涌上来,伸手将孩子不甘的眼眸拂下。

    “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已经尽力了。”

    男人的声音轻轻的,想要尽力的去安抚,虽然平常甄月雷厉风行,不输男儿,可季简玄心里清楚,她外冷内热,重情重义,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即便平时对这个孩子冷冷冰冰,可哪一次不是誓死保护。

    甄月转了转通红的眼珠子,拳头紧紧握着,过了很久才松开,突然觉得很累,很想睡一觉,是不是半年没有经历血光,就会变的脆弱,她声音轻飘飘的,像从很远的地方飘来,没有一丝热度。

    “将他葬了吧。”

    细雨飞扬,静静交错,像极了人的泪痕。

    甄月穿着斗笠,身后是一众战士们,人人一脸叹息无奈,前方是一座小小的孤坟,孤零零的,有小小的黄花开在旁边,在风雨中飘零。

    甄月面色依旧惨白,耳边突然响起孩子无措的声音,大人跟他们是一伙的吗?也要杀了我吗?又响起孩子哀求的声音,大人,求求你让我留下来,我想跟大人学本事……

    胸口闷闷的疼,像带刺的小手紧紧抓着,好似要将她的心脏捏碎一样,她紧咬着牙关,不想将心中的愤怒、悲伤、无奈咆哮出来,她已经学会咽下了一切。

    从她决定站在阿仇身边时,就注定了走在一条充满鲜血的道路,注定这一生要背负很多罪孽,她抬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细细的冰雨打在脸上,一片苍白。

    她愿意为他披荆斩棘,愿意为他提起战刀,愿意为他制炼兵器,让他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战场的死魂,痛刺的鲜血,漂浮的尸首,她都有参与的责任。

    可她也是一个女人,也是一个内心渴望和平的女人,她总是想着今日的残酷都是明日的光明,她可以不择手段,却不能完全做到冷漠人心。

    没错,襄飏的死是权利相夺的牺牲品,是两国争斗的致命利器,西郯得之,便会将襄老王之死的真相公告天下,太子之威将会受到灭顶的灾难,东郯兴百姓的口号也会被全天下人推翻,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各地藩王便会揭竿而起,拥护西郯,一致抵抗东郯,谁都不愿意成为下一个襄老王!

    除去襄飏,是东郯稳固当今局势的重要所在!杀襄老王是东郯政权实力大增的关键,从各个方面分析,这是最有力、最权威的做法。

    甄月自然清楚所有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让她拟出最佳方案,她也会觉得杀襄飏是最好的方法,可她心痛如刀,即便这个方法最佳,却也是最残酷的,她从集中营挣扎求生,再到如今为信仰拼搏而上,深刻知道生命的可贵!

    如果放襄飏一命,让他隐姓埋名,从此流放关外,不再踏入中南,不也是一个方法吗?难道除了斩草除根,就没有其它方法?为什么所有人的都如此冷漠,这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一条鲜活的生命,他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就因为一个姓氏,让他没有活着的价值!

    是不是人在权利争夺、金鸾之争上,会越走越远,越陷越深?难道黄金的枷锁就能困住人的良知吗?

    她眼眸徒然一亮,不会的,不是还有她在吗,她应该时刻提醒他,时刻劝导他,她相信他,从始至终她都是相信他的,她有信念,有目标,总有一天,杀戮会结束,世界会刮起新风尚,

    那一天会来的!

    她蹲下身子,带着水珠的手静静搭在冰冷的孤坟上,心中默默而语。

    “襄飏,对不起,我不能替你报仇,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不能做的事情有很多,我能做的事情就是尽力的去制止,竭尽全力。”

    有很多错误,她只能选择去原谅,就像念夏跟襄飏的死,她也是个平凡的人,会自私,会去守护她生命中重要的人,她做不到怜爱世人,但她会努力,努力改变所有的不幸。

    可有时候,伤口一刀刀的残留,慢慢积多,当致命一刀来临时,早就毫无招架之力,碎裂成灰,毁灭整个生命!

    遗忘不代表不存在,原谅不代表不疼痛。

    明崖湖畔。

    简洁低调的马车停在岸边,上等的西北骏马呼着白气,喝着甘甜的湖水,湖面波光粼粼,天空碧蓝,醉的人想睡觉。

    精致的一小方紫貂暖垫铺在地上,临时搭建的小案上温着香气盈盈的清茶,旁边是软糯可口的梅花香糕,梅花艳红,有别于南方的粉色香梅,梅花红的刺眼,在热气腾腾的雾气下,生出几丝冷意来。

    修长的手节骨分明,随意的摇晃着紫玉茶杯,这双手无疑是极好看的,仿佛轻轻被触碰一下,便能失了魂魄。

    男人坐在软榻上,姿态慵懒,眼眸轻阖,遮去了眸光,如绸缎的墨发在清风拂动下,华美异常,一身雪白的锦绣华服,暗纹简洁不繁琐,却贵气难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