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69章一夜情不靠谱
    张易不知道蒜缸和那耳坠的价值几何,不过他认为自已买的绝对不贵。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时间还有,他和许嘉允也没逛够,所以继续各个摊位乱看。

    片刻之后,他又现了像耳坠一样的陈旧性玉镯,他不懂得质地好坏,只能看出来那玉的纹理非常细腻,所以直接砍价,以三千块的价格买了下来。

    许嘉允也又挑了几样玉器,似乎她对玉器情的独钟。

    下午五点,二人原路返回时,已经拎了三个手提袋,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玉器。

    当然,大部分都是许嘉允买的,只有少部份是张易买的,不过他买的也都是用意念探了又探之后,认为是古董后,才花钱买下来的。

    二人出来时,现金带了十万,而回到车上之后,二人仔细一算时,竟然花了八万多,近九万的样子。

    “许总,有件事我先声明一下啊。”二人算了帐之后,张易转身对着许嘉允说道:“我这个包里的,都是我自已主张买的,所以和你没关系,钱呢,该多少是多少,帐目要清!”

    “什么?你不是给我买的?”听到张易的话,许嘉允就大吃一惊,要知道,张易下午可没少花钱,至少三四万的样子,她也一直认为张易是在帮着她买呢,可到头来,张易却说是他自已买的?

    这个吝啬鬼,竟然敢花三四万买地摊上的玉器?他舍得花钱?

    “我认识个朋友,搞收藏的,回京城后送她那里去,让她帮我卖掉,应该能赚点,嘿嘿,我可不收藏这些东西!”

    “你……竟然还要卖?”许嘉允就一阵无语,这个张易,竟然要做玉器的买卖,亏他想得出来啊,到时候不得赔死啊?

    “嗯,还有,之前那个对耳坠,还有后来买的玉如意,我感觉都不错。”张易纸袋里全是有陈旧气息的,而许嘉允两个纸袋里只有最开始那对耳坠中的一枚,还有后来买的一枚玉如意有那种气息。

    其实张易想帮她买一些有那种陈旧气息的了,但是他挑的许嘉允都没相中,认为不好看,成色不好之类的。

    张易后来也就由着她了,反正她不差钱,她给她爷爷花十万,她爷爷恐怕能给她一千万。

    “快到点了,走吧,去意庐。”许嘉允说道:“呆会恐怕你不能和我一起吃了,所以你自已找个地儿吃饭吧,然后饭钱算我的!”

    “知道,谢谢许总。”张易嘿嘿一笑道。

    意庐意大利餐厅位于浦东新区金茂大厦56层,张易和许嘉允虽然都没去过意庐,但是之前二人开车路过金茂大厦的,所以轻车熟路,下午六点十七分的时候,二人就到了金茂停车场。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六点半,所以许嘉允提前十三分钟到达。

    张易锁了车,一路护送着许嘉允上了电梯,之后在五十六楼处目送着许嘉允进入餐厅。

    而他则直接乘电梯下楼,意庐是西餐,他真心吃不惯,所以他准备就近找家快餐店吃一顿就行。

    下电梯的时候,张易用许嘉允给他的苹果手机给许嘉允去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有事随时电话。

    许嘉允回了个“好”字和一张笑脸。

    张易回到停车场,上了车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拨通了石家庄郑楚楚的电话号。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并且郑楚楚问道:“张易?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京城?”

    “应该不过三天,不过有个事我要问问你。”张易和许嘉允说的懂玉器的朋友,实际上就是郑楚楚的,郑楚楚从事珠宝鉴定的工作,所以她肯定认识真玉和假玉的。

    郑楚楚回道:“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我手里有大约十几件老玉吧,古董的那种,你能不能找到卖家帮我卖掉?”

    “古玉?真的假的啊?”郑楚楚疑惑道。

    “当然是真的啊,我在上海古玩市场淘的,到时候你帮着鉴定一下都值多少钱,然后帮我卖掉,我和你说,这十几件古玉,我花了三四万呢。”

    “才三四万……”听到张易的话,郑楚楚就一阵无语,并苦笑道:“你知道真正的古玉价格吗?别说十几件,就算是一件,三四万你也买不到啊。”

    “那可未必,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你到时候帮我卖掉就行了,等我回去,咱们京城见行不行?”一想起郑楚楚那火热的身子,张易就有点心痒痒了,他这一句京城见,其实也是约。

    “嗯……我可能要过一段才会去京城。”郑楚楚小声道。

    “哦。”听到郑楚楚的话,张易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原本正兴奋的他,也犹如一盆冷水被浇下来一样,脑子里的杂碎念头瞬间荡然无存。

    “我可能要陪我父母一段时间,我小妹在南方当兵,刚走没几天,所以她们心情不怎么好,等过一段有空我就会过去。”郑楚楚以沉默了片刻后,给了张易解释,她要陪父母。

    “嗯,行。”张易没多问,也没多说,只是却轻轻的摇着头。

    二人之间,说到底也还是一夜-情!就算是她的身子很干净,她是第一次,但也是冲动过后的一夜-情。

    事后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她应该有些后悔。

    当然,也并不是说她不想和张易继续相处下去,可能是她在害怕。

    二人再次在电话里沉默了片刻后,郑楚楚则主动道:“你那些玉,要是不急的话,就等我过去,如果要急着出手的话,你回京城后给我电话,我在京城认识位叔叔,他也是玉器的行家,到时候他会帮你!”

    “嗯,不急的,等你什么时候来京城再说吧,你不来,我不出手!”张易笑着缓和气氛道。

    “行,那我会尽快过去。”郑楚楚也笑了起来。

    二人在电话里又互相问侯闲聊几句后,就互相挂掉电话,而挂断电话后的张易就笑着摇头。

    一夜-情就是不靠谱!

    ……

    与此同时,意庐餐厅内,许嘉允与农学志也早已见面,因为农学志比许嘉允还要来得早,许嘉允进入餐厅时,农学志就已经坐在那里了。

    “许总,我在他们餐厅有存酒,其中有八二年的拉菲,意大利的红酒之王巴罗洛,二选一,你选哪一个?”此时的农学志很帅气,穿着深蓝色的西装,领口处扎着领花,头油光锃亮,皮鞋一尘不染,整个人都显得高档大气上档次。

    “我可以不喝吗?”许嘉允含着笑道。

    “你说呢?”农学志笑着反问道。

    “好吧,那就喝点巴罗洛吧,我喜欢它的口感。”

    农学志打了个响指道:“ok,服务生,巴罗洛,是我的那瓶,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