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68章淘宝
    “什么?托儿?”听到张易的话,一脸着急的许嘉允就楞住了,她虽然听说过各种‘托儿’的存在,但却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而现在,张易告诉她,来买东西的就是托儿。

    她犹豫了,拿不定主意了。

    而这时,那个被张易说成托的人也爽快的把三万块钱递给老学究,并伸过手讨要许嘉允手中的玉佩。

    “姑娘,东西是人家的啦,古玩这个东西,下手必须快啊,所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老学究一边说着话,一边查点着三捆百元大钞。

    而这时,许嘉允就咬了咬牙:“老先生,我出三万一,可以吗?”

    “这位小姐,现在玉佩是我的了。”那购买玉佩的托儿笑了笑道:“所以你和他说不着,钱我已经给他了,这枚玉佩千金不卖,请你还给我!”

    “三万五,三万五行吗?你转手就赚五千!”许嘉允是真相中了这块玉佩,她一向很相信自已的直觉的,认为这块玉就是一宝贝。

    “不卖。”托儿继续摇着头。

    “不卖拉倒,许总,我们走。”张易也有自已的直觉,他认为那人就是托儿,因为那人过来后,连看都没看玉佩就直接出钱,这太不正常了。要知道,搞收藏的人,在淘宝时,哪个不是看了又看,挑了又挑的?可是那个人连看都没看呢,所以他认定了就是托!

    他拉过许嘉允的手臂,把许嘉允手中的玉佩抢过来扔给那托儿道:“恭喜你买了好宝贝啊,再见!”说完,拽着许嘉允就退了出来。

    “你为什么说他是托儿啊。”退出了那个摊位,许嘉允就一脸的不高兴,才三万块钱,她不管真假的,只要能买个高兴就行了。可是到头来却被张易给搅黄了。

    “你这大许总买东西都要上手看看呢,可是你见那人上手看了吗?他连看都没看就直接付钱,明显就是托儿嘛,别不高兴了,市场这么大,咱再挑一个,我帮你买。”

    “你又不懂,你帮我买什么?”许嘉允白了张易一眼,同时她也感觉张易的话还真在理,那人的确连看都没看就出钱了的,还真像个托儿。所以失落的心情,也稍有好转。

    “我帮你挑个更好的,走走走。”张易也不管男女授受不亲什么的了,拉住许嘉允的手就继续向前走。

    许嘉允的脸就红了一下,但也没有挣脱手臂,实在是这条街上的人太多了,如果张易迈开大步在前面走,她还真追不上。

    “这个,全是玉器,看看,比那老学究的多得多!”二人走了一会后,张易就蹲在了一堆玉器摊位前,这个玉器摊位,并没有其他古董,清一色的玉器。

    什么玉佩、玉镯、玉扳指,玉酒瓶、玉盒、玉耳坠之类的都有,甚至还有玉的蒜缸,砸蒜的那种。

    “这玉扳指不错,看着像古董,还有玉盒也不错呢!”许嘉允似乎看什么都不错,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的。

    而这时,张易就用意念扫向了这些玉器。

    说实话,用眼睛看的话,他也感觉所有东西都是古董,感觉都挺值钱的样子。毕竟他是门外汉,哪里懂什么古董?所以他想试着用意念试试能不能现这些玉器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咦?”就在张易用意念对着摊位上所有玉器扫了一遍之后,他也立即现了不同之处。

    摊位上的那个砸蒜的蒜缸,还有一对耳坠中的一枚,与所有玉器都有不同,因为那蒜缸和那一枚耳坠上都有一种独特的……气息。

    对,就是气息,在他的意念之中,能清晰的感应到蒜缸和耳坠上散出来的气息与众不同。

    别的玉器都是那种千篇一律的死板,纹理什么的千篇一律,看不出有什么特点。

    但那砸蒜的缸子却纹理细腻不说,还透着一丝‘灵气儿’,对,就是‘灵气儿’,老话说玉有灵,玉有灵,玉也能养人,而玉为什么能养人?就是有的玉之中,含有一种‘灵气儿’。

    蒜缸绝对是好玉打造出来的。

    至于那枚耳坠,也有一种气息,与蒜缸完全不一样的气息,并不是灵气儿,而是一种……一种陈旧的气息,而且耳坠的质地也仅次于蒜缸,也是好玉。

    张易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也没有刻意关注蒜缸和耳坠,而是跟着许嘉允一起挑选着手镯、扳指之类的。

    “老板,这个手镯和这个扳指怎么卖?”挑了半天,许嘉允挑了一枚墨绿色的手镯和一枚羊脂玉的扳指。

    “镯子四万,扳指一万八千,不二价!”这个摊位的老板是个年青人,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在这里摆摊的,都是有眼力的人,他一眼就瞧出许嘉允是大主顾了,因为人的气质不一样,许嘉允又漂亮又年轻,气质没得说,所以明显是白富美,不差钱的那种,也所以,摊位老板直接狮子大开口。

    “哦……”许嘉允就抬起头看了张易一眼,她的意思是让张易来讲价,她是真不会砍价的。

    而张易这时候就蹲下,把蒜缸和那一对耳坠和镯子扳指放在一起,也竖起一根手指道:“四样,我只给你四千,你要卖呢,我直接给钱,不卖我们就转转!”

    “四千?小哥,咱先不说这些玉都是什么料的,就说它们是废料做的,但也值个万八千吧?你这样,今天我一天还没开张,你这四样给我三万就行,怎么样?说实话,我就赚个路费钱,这些东西都是收上来的,只赚你们一个来回火车票的钱!”

    张易摇摇头:“我只能给你加到五千,四样五千,你不卖就算了!”

    “五千我是肯定不能卖的,你总不能让我赔上吧?”老板立即摇头道。

    “那就算了。”张易欲势起身,要走人。

    “得得得,今天算我倒霉,你给六千就拿走,家里真急等着用钱呢。”小老板看到张易真要走的时候,立即又松口了,三万变六千了,火车票都赔里了。

    “那就这样吧。”张易抽出一捆百元大钞,数了四千收起,把剩余六千递给小老板。

    “小哥,这是我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买的,给我打电话啊。”小老板把名片递过来道。

    “行。”张易把手镯、扳指、蒜缸和耳坠收起,用摊位边上的纸袋装好,带着一脸既兴奋又迷糊的许嘉允重新走进人群。

    “四样,他竟然六千就卖了咱们,之前他两样就要五万八呢……他们这里面的利润也太大了吧?”走了好远之后,许嘉允才感叹起来,如果张易讲价的话,那小老板恐怕会赚她好几万吧?

    “这四样他收上来恐怕连五百块都不到的,没听他说吗,甭管‘料’怎么样,那也就是说,他摊位的那些东西,就没有好东西,都是骗人的!”

    “那你还买?”许嘉允瞪了张易一眼:“还有,你买那个乳钵干什么?”

    “乳钵?什么乳钵?”张易就楞住道。

    “就是那缸子啊,你不知道啊?那是砸中药用的,学名乳钵,我见过,在刘文帅他们家看到过这东西。”

    “啊……不是蒜缸啊,是砸药的?”张易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砸蒜的缸子不可能用那么好的玉嘛,原来是砸药的,这就解释得通了。

    “蒜缸……亏你想得出……”许嘉允忍不住笑道。

    。

    ps:感谢,感谢同学们大力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