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66章买表偶遇
    张易好说歹说才在许嘉允面前把巨额财产不明罪给洗脱干净。⊥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当然,许嘉允现在也已经无语了,张易才给她做了几天的司机吧?先是一百万,现在又五十万的,都是现金,如果再加上自已每个月给他开的六万块工资的话,那张易一年轻松百万入帐啊。

    要知道,张易只是一司机兼职保镖吧?

    “张易……你以后有钱了想干什么?”许嘉允重新做回床上,也怔怔的看着张易,她很确认,张易是个有本事的人,而这种有本事的人,却只在她身边做一个司机而已。

    她也可以预见到,张易有一天会离开的,他不可能给自已做一辈子的司机。

    “具体没想过,我小井市民一个,没啥子大梦想啊。”张易摇摇头,如果说之前在京城买个几十平方的房子,再买个十几万的车子,那么他现在就可以做到的,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

    所以,他下一步的梦想是什么,他真没有具体考虑过。

    “那你现在就想想呗,你现在赚钱这么容易,随随便便就五十万入帐呢。”许嘉允打趣道。

    张易笑道:“我五十万在你许总眼里,恐怕也只是半个包的钱吧?许总,能不能不开我玩笑?”

    “没劲,你可以滚了。”许嘉允白了张易一眼,做出送客的姿态。

    张易起身,看着盘膝坐在床上的许嘉允,也看着她那长腿黑丝,道:“嘿嘿,其实我只想做一个小司机,许总你不辞我,我就赖着不走。”

    “没志气,快滚!”许嘉允含笑着,张易这句马屁拍得太响了,虽然她嘴里骂张易没志气,但她的心情瞬间飞扬起来。

    和张易在一起聊天,总能使她心情愉悦。

    张易屁巅屁巅往外走,不过没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也回头道:“许总,中午咱俩去哪吃啊?”

    “到时候给你电话,今天你请客!”许嘉允做出一副宰冤大头的表情道。

    “没问题,必须我请。”张易这次倒大方,其实这厮也不是真小气那种人,以前小气是因为他赚的少,所以要节约下来给妹妹生活费。

    而现在,赚得多了,也就不差几顿饭钱了。

    “行,那你先别走了,咱们出去逛逛,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了。”许嘉允起身,忙了好多天的她,现在彻底放松,所以正好去商场转转,也要给小猫涂彩虹带回一些礼物的,还有就是,这大上午的,自已在房间呆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出去玩呢。

    张易当然乐意奉陪,反正他回到自已房间也是无聊的看电视的,还不如到上海各处转转。

    二人说走就走,也没和其他人打招呼,下了楼,提车开拔。

    “你说去哪?”张易一边开车一边道。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有想买的东西吗?”许嘉允反问道。

    “我想买块表,给我妹,她还没有手表。”张易从倒车镜里看了许嘉允一眼,因为许嘉允就戴着手表呢,女人戴一块精致的高档手表,也能显出气质上的与众不同。

    张佳平时看时间,只是用手机的,所以现在有钱了,为了妹妹,他什么都舍得!

    许嘉允立即点头:“行,那咱们就去恒隆广场,听说那里奢侈品牌挺多的。”

    “奢侈就奢侈。”张易油门一踩,继续前行,他现在有近三百万的存款,奢侈一回也无妨。

    上海恒隆广场是高档百货商店,云集来自世界各地顶尖时尚品牌,许嘉允之前也没来过,只是听小猫偶尔提起过而已。

    二人借助着车载导航很快就找到了恒隆广场,不过张易拎着皮箱下车时,却被许嘉允给阻止了:“现金放在车上就行,到时候你消费,我来付款,然后回去你再把现金给我!”

    “为什么呀?干嘛那么麻烦?”张易一脸的不解,明明可以直接付现金的,干嘛非要走两道手续?

    许嘉允捂了捂额头,倒不是里面不收现金,实在是拎着现金去买奢侈品太土了,他那皮箱不大,里面就算装美元的话,也最多装一百万而已,折合一下就是不到七百万的样子。

    而奢侈品商店,一个包动不动就上百万的,更何况是手表专柜?

    到时候肯定会被嘲笑土老冒的,买东西,轻装简行,带着银行卡就行了。

    当然,许嘉允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张易土老冒,所以她只能苦笑道:“有的店铺不收现金!”

    “真有不收现金的铺子?”张易惊诧起来,他记得以前看过一个电影,叫什么杨德财征婚的,里面就有一家高档茶楼不收现金,然后那土大款拿出十几个不同银行的银行卡,把那服务员的脸打得啪啪直响。

    “嗯,很多奢侈品商量不走现金流,只提供刷卡支付。”许嘉允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好吧,好吧,到时候我买了表,然后回来给你现金!”张易无奈,只得把皮箱扔回车上。

    许嘉允就吁了口气:“那走吧。”

    ……

    而就在张易和许嘉允进入恒隆广场的时候,恒隆广场卡地亚专柜处,张佳也和她的一个女同学正在欣赏着柜台里面的名贵腕表。

    当然,她们只是欣赏,这也是张佳同学带着张佳来见见世面的,二人只逛不买,也买不起。

    张易和许嘉允进入广场一楼片刻之后,张易就有点怵了,因为他看到很多奢侈品的名牌,也看到了很多商品标签上的价格了。

    什么是奢侈品?一条腰带上几万十几万的还不算奢侈呢,他看到有一个国外的品牌中,有一条腰带的标价是一百多万,近二百万的样子。

    当他看到那二百多万的价码时,他瞬间就没了脾气,他现在手头上的小三百万在这种奢侈品汇聚之地,就是小芝麻而已,这里,不是他能消费得起的地方。

    “你准备给小佳买多少钱的手表?”二人逛着逛着,也走到了卡地亚手表专柜处,不过这时候许嘉允却停了下来,询问张易要买多少钱的。

    “十万吧,十万!”张易把价码字在十万,他真没打算买几十万或上百万的,因为他不可能穷装阔,三百万的存款拿出十万买一只手表,这已经是够奢侈的了。

    “哦,那进去后你自已挑,我帮你参谋。”许嘉允笑着点头,十万块的手表价位还可以。

    而就在这时,二人转身刚刚走进卡地亚专柜的时候,二人同时看到了背着包的张佳和一个女同学,还有就是,张佳身边那个女同学似乎和人在吵架,说什么‘狗眼看人低,你才脏’之类的。

    “小佳。”张易和许嘉允不知道生了什么,但还是立即快步进了进去。

    “哥,嘉允姐,你们怎么在这?”张佳猛的回头,然后就露出一副惊喜之状,因为她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能碰到她哥。

    “哦,又来两个啊?那你们四个赶紧凑凑钱,买不起还戴我的表,不知道都给我的表都戴脏了吗?”突然间,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是个女人,她旁边还站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子。

    而且女人说话的时候,还示威性的扬了扬手腕上戴着的表,不过那表的价码标签还没的剪下。

    “怎么回事?”张易就皱起眉头,这女人怎么还阴阳怪气的?

    “没事没事,我们走吧。”张佳拉住张易的胳膊就向外走。

    “走什么啊,我来这就是给你买表的,怎么了?”张易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张佳的同学,示意张佳的同学来说。

    “你来给小佳买表的?那正好,这女人手上戴的表小佳看着挺好看的,我就让导购员拿出来让小佳试试,本来我们试完都要走的,可是这肥婆过来后,却吵着我们把手表戴脏了,她瞧不起人!”

    “你说谁肥,你说谁肥!”那女人其实不算胖,最多算丰满而已,不过张佳的同学言语倒刻薄得很!

    “就你肥,就你肥,怎么着,你看这里站着的几个女人,哪个不比你瘦,肥婆,肥婆!”张佳这同学这张嘴够厉害,寸步不让的。

    “老公,她们欺负人……”那女人一下子就委屈的趴在西装男人身上哭了起来。

    “老婆别生气,不至于和这些人生气的,是他们买不起,羡慕你而已。”西装男看着挺有绅士风度的,但说出的话却没什么素质。

    “导购小姐,麻烦你把这两款手表拿出我看看。”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许嘉允突然间指了指展台上的两款镶钻手表,其中最上面的手表一看就名贵无比,而且还是放在店柜中最明显的展台位置,而另外几枚也看着价值不扉的样子。

    “切,导购小妹妹,你最好不要拿给她看,你懂的,她们只是戴,不买的,戴脏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肥婆不哭了,一脸的不屑。

    “肥婆,一身的肥肉像猪一样!”张佳女同学继续讽刺。

    “你……”那女人差点气得吐血。

    而这时,导购小姐已经微笑的将展台里的两枚手表递给许嘉允,像这里的导购小姐都是有眼光的,许嘉允一看就气质不凡,特别是她手上戴的手表,竟然是几十万的江诗丹顿,做为天天与名牌手表接触的行家,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所以导购小姐并没有听肥婆的话。

    而这时,许嘉允接过两枚手表,看了一眼后,举着那枚全钻的好奇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款腕表是桑托斯系列一百周年庆的定制品吧?这里怎么会有一款?”

    “小姐您眼光真好。”导购员微笑赞许道:“这的确是santosdecartier一百周年所制,之前有个顾客交了订金,但一直未来取货,都过去了好长时间,所以这款手表也一直放在这里,您手中的另外一款,也是桑托斯系列。”

    “卖吗?”许嘉允问道。

    “卖的。”导购员点头。

    “这两款包起来,谢谢。”许嘉允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了自已的银行卡。

    “好的。”导购员连连点头,什么是有钱人?买东西不问价格直接买走的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等一下,这两款表多少钱啊。”许嘉允可以不问价格,但张易还得问的,因为他感觉这两块表怕是得几十万吧?

    导购员微笑道:“先生,桑托斯定制款比较贵一些,价位是两百三十五万,另外一款桑托斯系列价格是十二万五千,这两款表加起来的价格是两百四十七万五千。”

    “呃……”听到导购员的话,所有人,包括那肥婆都瞬间当机。

    。

    ps:感谢诸位同学的推荐票和打赏啦,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