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50章我姓雷,叫雷锋
    机舱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只有小女孩痛苦的抽搐着。⊥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而事实上,空乘人员也好,其他旅客也罢,他们全都为小女孩痛苦的抽搐揪心不已。所以这个时候,这个自称没有医师资格症的野医生不管能不能治好她,但他能主动站出来帮其医治,这已经是一种高尚品格了。

    当然,所有人也都期待着这个野路子医生真的能治好小女孩的病,能帮她减轻痛苦。

    张易不会摸什么脉,但又不能做得太过明显,所以只能装模作样的摸着小女孩的手腕,摸了大约几十秒的样子之后,他又主动抱过小女孩的头,翻开她的眼睛看了两眼,然后才仔细看向了她的头顶,轻轻的分开她的头。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野医生要干嘛,特别是年青夫妻最为紧张。

    许嘉允一脸的茫然和好奇,张佳的手心里全都是汗。

    “嗯,应该是这里的原因了,我能治好她,现在就能,不过能找间空阔的地方吗?这里不合适!”张易转身看向了空姐儿,他不想在这里取出小女孩头顶的那根细线。

    “有有有,请跟我来!”其中的一个空姐立即点头,她们有休息室的,那里空间稍大一些。

    “走吧。”张易示意小女孩的父亲抱起抽搐的小女孩,同时他也大步的跟着空姐当先向前走去。

    实际上他也很急的,小女孩的抽搐他也揪心,那么小的孩子啊,竟然遭这种罪,是个人都会心疼。

    可能是被张易的话给震惊了,小女孩的父母手忙脚乱的抱着孩子跟张易进了空姐的休息室。

    “将她抱起来,对,坐在这里,她头顶有东西。”张易再次分开小女孩头顶的头,意念专注的紧盯着头顶的一个穴位处。

    在他的意念之中,小女孩脑袋里的那根细线比头还要细,而且已经深深的扎根在头皮里面。

    张易用手指揉了揉小女孩的头顶穴位,然后就用两只手开始挤压那个穴位附近的头皮。那根细在头皮里面的,所以他需要那根细线露头儿才行。

    挤了大约七八下的样子,一个淡金色的亮点就出来了,而实际上这个亮点,比头根还要细。

    张易用两根手指轻轻捏住那个露出来的亮点,然后在小女孩父母的眼皮底下轻轻一抽时,一根大约三寸长短,呈淡金之色的线状体就被抽出来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线状体很硬,抽出来后,竟然直立着,像一根针!

    “啊~”小女孩的父母尖点尖叫起来,同时也满脸不可思议,一旁的两个空姐更是惊惧不已。

    小女孩脑袋里面抽出的这个是什么?金属线吗?可是又不像啊。

    “爸爸,妈妈……”那细线一抽出,小女孩竟然就不抽搐了,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明显就是立即好转的样子。

    “雨晴!”小女孩的父母又双抱住小女孩,泣不成声!

    “你好……你好……这位先生,我可以将您医治好小雨晴的事情广播出去吗?”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一个空姐也无比激动,机舱内,所有旅客都在等着啊。

    “呃……行,没问题啊!”张易楞了一下道。

    “谢谢,谢谢您,实在太感谢了,我叫洪少龙,这是我妻子‘叶树’,我代表我女儿洪雨晴,代表我们全家,给你鞠躬了。”洪少龙眼泛泪花,对着张易深深鞠了一躬。那少妇叶树抱着孩子不方便,但也低头对张易表示感谢。

    小女孩洪雨晴懂事,她知道是这位叔叔治好了自已的病,所以她甜甜道:“谢谢叔叔,叔叔是雨晴的大恩人,我爸爸说,做人要懂得感恩,谢谢您。”

    “小雨晴真乖,看到小雨晴病痛的样子,叔叔心里也不好受的,不过还好,叔叔这野医生还有点小本事!”张易蹲在洪雨晴身边,疼爱的摸了摸她的脸。

    “对对对,您看,我们还不知道您叫什么,您这次治好了雨晴,我们一定要重谢,叶树……”洪少龙说到这里的时候就对他妻子使了个眼色。

    而他妻子也立即会意,所以从身上背着的挎包里抽出了一个支票本!

    没错,就是支票本,上面有银行印章,有个人签章的那种支票。

    这种支票大都是事先在银行统一制定的,不论是个人签章还是银行的印章,都只盖了一半,而另外一半则存系在银行。

    拿支票到银行取钱的时候,是需要和银行方面的印章对应的,而且支票本身就非常特殊,无法做假。

    张易没想到这对夫妻还是大款,竟然直接掏支票!

    “不用了,我就是看你们这两口子不错,小女孩又可爱,我才试一试的,不是为钱,所以你们别拿钱砸我,也别再劝什么的,否则我翻脸!”张易还真不是为了钱,想法和目地也比较单纯,就是不忍小女孩受苦而已。

    做一次好事,积些阴德罢了。

    “好,是我们唐突了,请问先生贵姓,我们交个朋友吧。”叶树这少妇一看就不简单,似乎是家里做主的人,她果断的把支票本收了起来,淡淡笑道:“下飞机后,请先生吃顿饭不算什么吧?”

    “吃饭啊……这个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吧,我姓雷,叫雷锋。”

    “雷锋叔叔!”洪雨晴立即高兴的叫了一句雷锋叔叔。

    而洪少龙和叶树则感慨不已,这个看似不大的野医生,本事了不得,更是热心肠啊。

    而这时候,站在一旁的两个空姐在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后,便拿起挂在一旁的语音播报器道:“各位旅客大家好,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36号座位的洪雨晴小姑娘,已经被我们的热心乘客雷锋先生治愈!”

    “雷锋!”

    多么正能量的名字?

    而机舱中的旅客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即欢呼一声,小姑娘竟然真被治好了,被野医生治好了!!!

    神奇,太神奇了。

    这一次旅行,能见到如此精彩的正能量故事,不虚此行。

    “他竟然真治好了那小姑娘?”张佳和许嘉允对视一眼,那董秘也楞住了,还有公司的其他同事们也被雷得晕头转向的。

    张易,他们公司的一个保安而已啊,最近这几天才暂时充当许总的司机,可是这保安加司机竟然还是一大夫?而且化腐朽为神奇的大夫?

    “那个雷……雷大夫……”空姐休息室内,叶树一脸哭笑不得道:“那个东西可以给我吗?”她指了指张易手中的那根细线。

    “嗯,这东西应该是纤维。”张易把那根细递给了叶树,至于其他的他则没说,而叶树也没多说。

    显然,小女孩洪雨晴脑袋里的这根线是有人故意弄进去的,他们家有仇人,而且那仇人也绝不简单。

    叶树和她丈夫洪少龙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她们没有对张易说,张易也没有询问。

    “嗯,你们先回去吧,我坐这歇歇没事吧?”张易看着那两个空姐道。

    他不想再回去坐着了,一是他不想被机舱里的旅客当成焦点,二是他也不想和那董秘坐一起了。

    “没事,没事!”两个空姐听到他要在这里休息一下时,简直要乐坏了,因为她们在看到张易治好小女孩后,就想着也让张易这野路子医生给她们瞧瞧病呢,就算她们没有什么毛病,但要是能把这医生的手机号要下来保存,以后家里亲人有个疑难杂症什么的,也能应急呀。

    “那我们就先回去,等到了上海后,咱们再说。”叶树和洪少龙对着张易连连点头后,就走了出去。

    一个空姐把三人送出,而另外一个空姐却留了下来,并热情道:“雷锋先生您喝点什么,我这里有茶和咖啡还有饮料,白开水也有的。”

    “红茶吧,谢谢。”张易对着空姐笑了笑,这空姐长的很漂亮,很白,很高,特别是穿上那一身空姐制服,简直就是********。

    空姐把红茶递过来的时候,张易也扫了一眼她的胸卡,上面有名字,叫‘爽美’。

    看到这两个字,张易就有点蒙,这百家姓里还有姓爽的吗?

    而空姐似乎现张易看她的胸牌呢,所以淡淡一笑道:“是不是很好奇,怎么会有姓爽的呢?”

    “是啊,你真姓爽?还是艺名啊!”张易好奇道。

    爽美解释道:“我是蒙古族的,姓是四个字的,所以取了汉语谐音,姓爽。”

    “哦。”张易恍然大语。

    “雷锋先生,帮我把把脉吧,我也有病。”爽美似乎性格很开朗,继承了蒙古人的那种豪放,她并没有矜持,而是直接将手伸到张易面前,让张易摸她的手!

    当然,她也是真想让这野路子大夫看看自已有没有毛病。

    “这个……咳咳,那我就给你看看?”张易这厮想要赖在这里不走,现在美女空姐又主动把小手送过来让他这神棍摸,所以不摸白不摸了。

    反正没事,闲着也闲着,和美女空姐谈谈人生,调**,岂不美哉?

    张易装模做样的用两根手指搭在爽美手腕的脉博上,然后意念放出,直接穿透爽美的衣服。

    既然人家让他看,让他摸,那他也就真帮她看看,至少看看她身体里有没有毛病。

    “咦?你来月……咳……你来月-经了啊?”张易脸有点红,意念刚一看到爽美的身体,他就现,这爽美竟然来了大姨妈。

    “啊……”听到张易说她来了月-经,爽美的嘴巴都张成了o形,似乎鸡蛋都能塞进去的样子,因为她实在太震惊了,这个无证野大夫雷锋哥把个脉就知道她来月-经了?太神了!

    。

    ps:请将此书加入书架,感谢文帅成为本书第二盟,感谢小伟、会……会、冰羽、玻璃心、妖刀、沧海一粟、左耳、孤单等同学的打赏,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