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49章野医生
    张易没再理会董秘,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个好鸟,她属于裤腰带很松的那种女人。∏∈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可能是社会的进步,女权的解放,网络的兴起,在现实中,这种女人很多,背着老公或准老公搞婚外恋的,用微信或陌陌经常约炮的,趁着和公司同事出差玩暧昧的,这种女人比比皆是。

    而在张易心里,是不喜欢这种女人的,谈不上什么瞧得起瞧不起,他虽然也挺开放的,但内心却很保守,他坚持的认为,女人的忠贞最可贵,是千金都换不来的。

    董秘给他抛来了绣球,但他没接,而事实上,这董秘坐在他身边,他都感觉到难受不已,因为她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根本不像许嘉允和郑楚楚身上的那种清淡。

    想起郑楚楚,他似乎早上忘记给她打电话了,而她也没打来电话。

    “嗯,下飞机后,给她打一个。”张易嘴角闪过一抹浮笑,郑楚楚那女人很有意思,也很可贵,很与众不同。

    飞机平稳的航行在万米高空,而漂亮的空姐也开始给旅客们分饮料或是咖啡等等,飞机上是有免费的食物的。

    张易看到空姐推着车从前面过来时,眼睛就亮了起来,不是看空姐漂亮,而是他真饿了,他早上的时候就没吃饱。

    这几天他都好像瘦了几斤,因就是是顿顿吃不饱。

    “看到美女了?可惜不是你的菜!”董秘撇撇嘴小声道。

    张易自动无视她,根本没接她的话。

    空姐继续着食物饮料,很快就来到了张易和董秘的前一排。

    而就在那空姐分前一排的食物时,突然间,空姐的推车猛的被砸倒了,紧接着漂亮空姐就快蹲下,急道:“怎么了,怎么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叶树,快拿药。”两个大约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一男一女,男的西装领带,女的也穿得非常漂亮,不过二人脸上都有一种憔悴之意,愁眉紧锁。

    张易记忆一向很好,他记得前面坐着的是一家三口,这两个男女带一个孩子的,小女孩,十来岁的样子。

    他当时没注意看,只知道这一家三口特别安静,上了飞机后似乎没说过一句话。

    他站了起来,四周附近的旅客也都好奇的向这边张望。

    是那小女孩突然倒了,砸在了推车上。

    当然,这时候空姐不但没有怪罪小女孩,而是一脸的紧张,因为小女孩不是故意的,而是她突然病了,她竟然全身抽搐着,绷紧式的抽搐着,整个身体僵硬无比,像抽筋了那种,而且她的嘴角吐着白沫,双手呈爪,像要抓住东西一样。

    没错,小女孩抽了,很惨很可怜的那种,甚至站起来的张易都看到小女孩脸上的那种痛苦神情以及布满额头的冷汗。

    那个女子,也应该是她的妈妈,翻出了白色药片,强行把她的嘴掰开,把药片灌了进去。

    她在无声的流着眼泪,而那男人也眼圈着红。

    空姐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大家了,对不起!”灌了药片后,虽然女孩还在抽搐着,但她的父母明显松了一口气,同时也连连对着四周的人道歉,甚至还和站起来的张易点头道歉。

    她的意思是惊扰到大家了。

    “没事,没事,你家孩子怎么了?”张易挥了挥手,同时也悄声无息的用神念向小女孩扫了过去。

    他能透视的,能看到人体里面的血液、经脉、内脏,甚至连大脑里面有什么他都看得到的。

    这是无上的意念,他独有的。

    虽然他不会看病,但是看看这小女孩身体里面生什么病灶还是可以的。

    “这个……”显然,张易问的有点唐突,而这对夫妻又不知如何回答。

    “哦哦,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张易连连挥手,同时也坐了下去,并皱眉不已。

    因为在刚才的一瞬间,她已经把女孩的身体里面看了一个遍。

    女孩的所有器官,身体构造都没有问题,但是她的大脑里却有问题,因为有一根细细的线,从她的头顶一直刺进了大脑深处,是人为刺入的。

    那线非常细非常细,不是什么金线银线,就好像一根牛毛一样,微不可查!

    “先生,女士,需要帮忙吗?”空姐礼貌性的问题道。

    “不需要,谢谢。”男子友好的对着空姐抱以微笑,同时也抱着他女儿,轻轻摇愰着。

    空姐把车推到了张易这一排,而张易要了几个面包,一瓶可乐。

    他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同时也想着小女孩脑袋里面的那根线!

    显然,一个人抽搐吐白沫是和大脑有关的,而那根线就是重点了,可能是压迫了神经之类的,所以才会引起这种症状。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女孩不抽了,张易也吃完了面包。

    小女孩坐了起来,年青夫妻轻轻的亲吻着她的脸,而她却对父母甜甜一笑,什么都没说。

    张易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同时,他也终于打定主意,想帮一帮这一家三口。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虽然不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但是能帮助别人,也能快乐自已的,这是功德,他母亲就常告诉他,做善事,积阴德!

    再有就是,看着那么小的孩子被病痛折磨,而又如此坚强,所以他真的很受感动。

    当然,他也知道,自已不能太唐突,自已如果现在贸然过去的话,不但得不到这对夫妻的信任,反而会让人家怀疑。

    而就在他准备找个法子和这一家人搭话的时候,前面的小女孩突然间又抽了!

    “雨晴,雨晴,你不要吓妈妈,不要吓妈妈好么……”那少妇刚才没哭出声,但女儿的第二次抽搐时,却也终于忍受不住,抱着女孩哭了起来,而那男子则一脸惨败,一脸无助之相。

    药已经吃了,但病又作,他们真的没办法了。

    很多人都回过头,空姐也急匆匆的跑过来,询问要不要帮助之类的。

    “都怪你,都怪你,我说坐火车,你非要坐飞机,坐飞机是高空,肯定会引起头部不适的,都怪你……”那少妇一边哭,一边用力的锤打着男子,而那男子眼眶红的和空姐摇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不用帮助的,我们的孩子得了怪病,在京城没看好,现在去上海就是看病的。”

    “那也不能让孩之这么抽下去啊,会把脑子抽坏的!”前面一个大妈突然大声道。

    “掐她人中试试呢?”又一个老头提议道。

    “都试过的,不管用,京城里的专家都会过诊,并没有找到病因的……”男子摇头道。

    许嘉允和张佳等人这时候也在回头看,实在是这一家太可怜了,让人心疼。

    “这位大哥,我是大夫,要不我给孩子看看?”突然间,张易站了起来,还自称大夫,要给孩子看看!

    “啊?”坐在张易身边的董秘就是一楞,然后就彻底蒙了,张易真的假的啊,这个时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没看这一家这么可怜吗?

    回头的许嘉允也蒙了,他这司机加保镖有没有不会的?有没有?怎么什么热闹他都要往前凑一凑啊,他还是大夫?开什么国际玩笑?

    张佳也一脸的错愕,他哥没喝酒啊,就算喝了也不会说胡说啊。

    然而,张易并没有理会张佳和许嘉允等人惊讶不解的眼神,而是从董秘身边挤出,蹲到了那女孩父亲的面前!

    “谢谢,谢谢,不过没用的,京里最好的脑科权威专家都没看出来是什么病!”男子致以感谢,不过这年青人是不是大夫,但却是好心的。

    “我是野大夫,没行医资格症的那种,不过有时候野路子往往治大病,大哥你如果信得着我,我就给孩子把把脉,反正也不会伤到孩子,要是信不着我,那就算了。”

    “野大夫,没行医资格症!”张易说的声音不大,但附近的人却都听到了。

    什么是野大夫,就是那种赤脚医生,在乡下行走,但没有取得国家医师证书的那种,这种赤脚医生,多是祖传的,一辈儿传一辈儿的。

    当然,对于这种赤脚医生,民间也好,官方也罢,都是贬的多,褒的少。

    毕竟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而且网络的兴起,也经常能看到一切打假画面,电视中的新闻也能看到记者暗访假医生的画面等等。

    都是打着愰子,变向赚黑心钱的。

    男子有些犹豫,张易虽然是好心,但是听到野医生三个字时,他也没了主意。

    “谢谢小兄弟,麻烦你了。”没等男子做出决断,那少妇就已经做决定了,一个家里,有时候男人往往没有家庭妇女果断的,女人在这个时代,有很多是一个家的家庭支柱的,至少是精神上的家庭支柱。

    她蹬了男子一眼,示意丈夫站起来,让张易坐下给女儿把脉!

    “麻烦你了,谢谢。”男子看样子也是高端人士,不是没文化没素质的人,所以他起身,继续感谢。

    张易微微一笑,然后坐到他的位置上,装模作样的抓起女孩的手腕,眯起眼睛,把起了脉!

    许嘉允彻底要暴走了,张易这是咋了?他在玩什么?

    张佳也完全蒙掉了,她感觉他哥好像是疯了呢?

    倒是董秘,这时候一脸玩味的站起来看着张易。

    很多人都站起来看着张易,包括俩空姐都一脸好奇,想看看这个自称没有医师资格症的野医生能不能治好抽搐的小女孩!

    。

    ps: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