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38章只是抱着
    “张……张易,家里实在没有大号的衣服,我只找了一条浴巾,你出来后先围上浴巾吧。¢£燃¢£文¢£小¢£说,www.ranWen.org”郑楚楚熬上了姜汤之后,便在柜子里找了一圈,但家里实在没有男人衣服,所以只能找了一条大号浴巾先将就一下,她也将浴巾放在门口。

    “行,知道了。”张易这时候已经洗得差不多了,他就是冲冲身上的晦气和汗臭味而已,通常情况下,男人洗澡洗脸之类的比女人快得多!

    郑楚楚转身又去了厨房,不过她的身体似乎有些摇愰,她在眩晕,有点快支撑不住了。

    毕竟刚刚喝多醒酒,晚上又没睡觉,还被冷水淋头,所以三管齐下之后,她的眼皮开始打架,感觉又累又困又冷,整个大脑也昏昏沉沉的。

    不过张易还没出来,她这个主人也不能提前去睡,所以咬牙坚持着。

    也就三分钟左右,郑楚楚的姜汤还没熬好时,张易就打开卫生间的门,并快将浴巾拿了进去,围好后才走出!

    “你怎么……啊……”郑楚楚听到声音,刚要问张易怎么这么快就洗完时,却也一下子卡壳了,后半句楞是噎在嗓子眼没说出来!

    因为此时的张易,胸口之上有一条活灵活现的刺青纹身,那是一条青色的龙,龙尾盘在了手臂之上,看着狰狞无比。

    张易就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我来给你煮姜汤,你先去洗澡吧!”张易现这个郑楚楚的脖子都红了,也有些害怕的样子,所以他的声音很轻,很怕吓到她一样!

    “好……好……”郑楚楚低着头,似乎精神了一些,人也显得有些慌乱的走进卫生间。

    进去后,她一下子就靠在门上,一只手拍着胸口,一只手捂着额头,她其实不想洗澡的,因为太困了,她想睡觉,但刚才被张易纹身那一吓,也就直接吓进卫生间了。

    她不但是第一次带男人回家,也是第一次看见纹身的男人,所以说不害怕是假的,此时她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

    “咦?裤头都洗完了?”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后,他就看向了卫星间中晾衣竿,因为那个晾衣竿上有一个刚刚洗过的男人裤头挂在那里。

    “啐……”她暗啐一声,脸红得更历害了,这男人还真没把自已当外人,还真把内裤给洗了。

    “好晕……不过泡个热水澡或许能去去寒气。”想了想后,郑楚楚还是开始脱衣服,也把洗衣机注水,因为里面有张易的衣服和裤子!

    片刻之后,卫生间热气腾腾,而她也舒服的躺进浴缸里面……

    十几分钟后,张易把姜汤熬好,并自已先喝了一小碗,然后才坐到客厅沙上看起了电视。

    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张易也困了,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现已经快凌晨四点,只是里面的郑楚楚却全然没了动静。

    “郑……郑楚楚?”张易试着喊了一声,他想问问自已应该睡哪。

    然而,里面的郑楚楚并没有回答他,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郑楚楚?”张易又问了一句,这次声音也略有提高。

    还是没动静!

    张易就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郑楚楚?”

    “嗯?”依旧没有声音。

    张易这时候就吓了一大跳,同时也终于将意念放出,探向了卫生间!

    卫生间的浴缸之中,郑楚楚竟然睡着了。

    张易就哭笑不得,然后用力敲了几下房门道:“郑楚楚。”他试图唤醒她。

    “不对,不对。”通过意念,张易现,郑楚楚半点反应都没有,按理说,自已敲得这么大声,恐怕连楼下都能听到了,可是他郑楚楚竟然没听到?

    “坏了。”张易用力一握门把手,使劲一掰之下,现卫生间的门并没有上锁。

    他大步走了进去,并蹲在浴缸旁探了一下郑楚楚的鼻息和额头!

    “草,这么烫!”张易一探之下,现郑楚楚竟然在高烧,而且已经没了意识!

    他站起来,也伸出手想把郑楚楚捞出浴缸。只是……手伸到一半的时候,他又有些不敢下手了,实在是那影影绰绰的浴缸之中,郑楚楚是一丝不挂的。

    “不管了,先捞出来再说吧,对不住了。”张易咬了咬牙,都这个时候了,再不捞出来,还让她在水里泡着,恐怕会把她泡死,所以他大手一伸,一手只抱起她的腿,一只手抱住她脖子,然后就把她从水里捞了出来。

    那水,都有些凉了。

    郑楚楚似乎有所感应,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声,似乎没睡醒一样,要翻身的样子。

    “郑楚楚,别睡了,别睡了,快醒醒,快醒醒。”张易一边抱着她,一边继续试图把她喊醒。

    “我困,让我再睡一会。”郑楚楚迷迷糊糊道。

    “得……”张易知道,这个时候,她已经烧糊涂了。

    他把她放在沙上,然后又解开自已的浴巾,从里到外,帮着她把身上的水擦干,当然,这个时候,张易眼睛有些直的,喉咙里面也似乎在冒着火,他的鸟儿都鸣叫起来。

    不过还好,他并不是那种趁人之危之人,他也是那种理智主导一切的人,所以帮她擦干身子后,再次将她抱起,进入卧房,把她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

    “先喝碗姜汤再找药。”张易跑进厨房重新把姜汤加热,片刻后,又小跑着回到卧室后将她抱起,靠在自已身上。

    “郑楚楚,喝姜汤了。”由于她睡的迷糊,张易只能一手捏着她的下巴,然后把姜汤往她嘴里灌。

    “烫……你……”她迷迷糊糊说了一声,但话还没说完,她的意识似乎就有些清醒了,毕竟没有真的昏迷,只是高烧加困意而已,所以被张易这一折腾,她也就醒了过来,并下意识抬起头看了张易一眼,又看了自已一眼,然后又看了张易的身子一眼!

    “啊……啊……啊……”她尖叫起来,张牙舞爪的,把张易手里的汤碗都打掉了。

    “别喊了,喊什么?闭嘴!”张易突然大喊一声,眼睛都瞪了起来!

    而果然,他这一横,郑楚楚也一下子就蔫了,整个都缩到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这姓张的光着身子在给她喂汤啊,而她也是光着身子啊,所以她才尖叫的。

    “你烧了,刚才睡在浴缸中了,喊什么呀,我又没对你不轨,刚给你喂姜汤呢!”张易声音软下来道。

    “那你怎么把浴巾脱了?”郑楚楚眼角流下眼泪,冷声质问道。

    “我抱你出来时,你全身都是水,我也不知道哪里还有干浴巾啊,而且叫你又不醒,所以我就把我浴巾脱下给你擦……呃……我只是擦你身子……没干别的!”

    “谢谢,你现在能把浴巾穿上了吗?”郑楚楚委屈道。

    “好好好,我穿上,你高烧了,赶紧喝姜汤,趁热,再告诉我,你家哪里有药?我去取来!”张易说完就跑回客厅,把浴巾重新围在身上,然后又弄了碗姜汤回来。

    当他再次回到卧室时,郑楚楚已经不哭了,也坐了起来,但却用被子把自已围得严严实实的。

    她的脸依旧很红,一半是羞,一半是烧的。

    “趁热喝吧。”张易把姜汤递给她道。

    她伸手接过,不敢看张易,然后小口的喝了起来。

    “家里有药吗?我去找。”

    “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她低着头回答道。

    “等着。”张易再次走出。

    而看着张易忙里忙外的又拿姜汤又找药时,郑楚楚就有些茫然,脑子里也不知想着什么。

    折腾了足有半个小时,姜汤也喝了两碗,药也吃了两种,然后郑楚楚就躺了下去,眼睛直直看着并没有离开的张易。

    “那个……你睡觉吧,睡醒了就差不多好了,我也去眯一会。”张易不知道这妞直直的看着他干啥,所以倒把他弄得不好意思了。

    “你是个好人!”郑楚楚终于说话了,她看着张易道:“谢谢你帮我。”

    “不客气,其实我也不怎么好的。”张易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转身就要走。

    然而,突然间,就在张易转身时,郑楚楚突然道:“别的屋没被子,你过来睡吧,闭灯。”她说的很快,声音中也带着一丝颤抖。

    “啪~”张易连想都没想,直接就把灯闭了,然后快摸上床,钻进了她的被窝里面。

    而看到张易这么猴急就跳上床上,郑楚楚反倒楞了,明明刚才像个正人君子,怎么突然间就变成真小人了?

    张易这时候就说道:“美女相邀,如果我不来那就是真虚伪,说实话,我想上床。当然,咱俩啥也不干,让我搂一会吧,你着烧呢,我没那么缺德!”张易说完,直接霸道的将郑楚楚翻转过来,并抱住她!

    二人自此,赤-裸相对!

    而张易也果然没再动,只是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拍着她的背。

    二人的身子贴在了一身,郑楚楚似乎也放开了一样,感受着他的心跳,感受着那霸道有力的臂膀,小鸟依人的把头枕在他的胸口,这个男人,没来由的给她一种安全感,信任感。

    他说不碰她,她就相信他不会碰她,即便这么抱着,但他不会碰她!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一-夜-情了吗?

    。

    ps: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