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第20章乌龙
    张易想都没想,直接跳下了车,这厮艺高人胆大,也正愁怎么在美女老总面前好好表现一次呢,所以凶手来了,正合他意。『≤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吱~”的一声,而就在他跳下车的一刹那,那急穿梭在车流中的摩手车突然间急刹那,只差不到半米就差点撞他身上了。

    “你特么找死呀?”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那黑色的头盔里传出,而张易就楞了一下,咋是个女的捏?

    “我特么不找死,你给我下来!”张易顺势就向女子的手抓了过去。

    “张易,回来,回来。”车窗突然间摇了下来,许嘉允一脸尴尬的伸出小脑袋道:“不是她,昨天晚上那人是个男的……”

    张易的手就停在了半空,脸上表情精彩无比。

    那女车手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也大骂道:“你们特么的有病吧?你碰我下试试?”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许嘉允连连赔礼道。

    “美女,抱歉啊,昨天我们就在这碰到一飞车党,偷了我们钱包的,我们以为又是飞车党呢,抱歉,抱歉,美女大人不计小人过啊。”张易连连双手合十道歉。

    “有病!”女车手小声骂了一句后,摩托车继续驶出,而张易也一屁股坐了回去,迅挂档前行。

    前面放绿灯了,后面有好多车都在按喇叭的。

    许嘉允没有说话,开着车的张易也一声不吭,二人对刚才之事,竟然闭口不谈,一时间车内特别安静。

    “你怎么不说话了?我还以为你得怪我!”好半天后,拐了两个弯后,许嘉允才小声的伸了伸舌头道。

    张易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按照车载导航,继续前行。

    许嘉允就有点楞,这张易还真生气了啊。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还以为是昨晚那人呢。”她又小声解释了一句,然后也不说话了。

    “那个许总……我回答你的话扣不扣工资啊?”张易看到许嘉允也不吱声后,才小声的问了一句。

    “什么?你不和我说话是怕扣工资?”听到张易的话,许嘉允一下子就暴走了,这个张易,不和她说话竟然是怕扣工资?

    “你之前不让我说话的,我就有点不敢说了,其实刚才那事儿不算什么啊,我怪你干嘛?你一女的,昨天晚上受那么大惊吓,再看到这种类似的情况,肯定有条件反射啊,只可惜,不是那王八蛋,否则我弄残他!”张易这才打开话匣子。

    “你只要不那么啐嘴,不说些不着边的,谁会扣你工资?”许嘉允气道。

    “嘿嘿,那还行。”张易嘿嘿笑了一声道。

    许嘉允就深吸一口气,说实话,她长这么大,就没碰到过像张易这种人。他有时候让人啼笑皆非,但有时候他那股子正义感却也让她格外高看一眼。

    或许也正因为张易的这种正义感,所以有时候张易说些过格的话时,她嘴上虽然严厉,但心里却也并没有和他真生气的。

    就好比刚才,当他听说那摩手车就是昨晚的凶手时,他连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根本没考虑到会有什么危险之类的,所以这一点,很让她……感动的!

    没错,就是一种感动,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当他义无返顾的跳下去时,她真的对这个啐嘴的张易格外高看。

    随性洒脱的他,像个大男孩的他,也是一真正的男人,至少能让她心里踏实的男人。

    “张易,能告诉我昨天你是怎么那么快找到炸弹的吗?我很好奇。”她心平气和下来,也想起了昨天的事,昨天,是张易找到的炸弹!

    “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张易反问道。

    “别贫,别啐!”许嘉允皱眉道。

    “好好好,我又贫嘴了,其实吧,我以前喜欢看书,特别是军事题材的,炸弹之类的书籍也看过,怎么能准确定位一颗敌人埋藏的炸弹?怎么又能冷静的分析出敌人放炸弹前的心理?这些书我都看过,当时我就想啊,放炸弹那人不可能用身份证来开房间放炸弹的,就算他开了房间放了炸弹,炸弹爆炸的话,也伤不到其它人吧?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人流密集的地方,而咱们公司,人流密集的地方是哪?”张易这纯属在胡说八道了,编个理由糊弄老总。

    “二楼三楼和四楼!”许嘉允回道。

    “对啊,二楼、三楼四楼,特别是三楼的中餐厅,那里对外,有很多人会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来吃中餐,所以我先是到了二楼,并没有现什么可疑物之后,才跑上三楼的,原本打算仔细在三楼找找的,但眼睛一扫,一张桌下就有个包,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炸弹无疑了。”

    “没想到你还挺历害的呢,不过你那么喜欢看军事书籍,难道家里有军人吗?”许嘉允笑着问道。

    “我崇拜军人,以前也想着去当兵了的,后来因为……嗯,算了,不说了!”张易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自已家里的事儿,没必要对外人说。

    许嘉允也没有继续问。

    “朝阳派出所到了,用我和你一起进去吗?”片刻后,张易把车停在了派出所外面道。

    “嗯。”许嘉允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张易下车,屁巅屁巅的帮着许嘉允打开车门。

    “不用你开门,以后别这样了,还有,你下午回公司把衣服换了,裤子怎么还穿保安制-服啊。”许嘉允扫了张易的裤子一眼,这厮穿的裤子竟然是保安制-服的裤子,上衣倒是穿着夹克,但也非常老旧,洗得都有点掉色了。

    “保安制-服咋了?我保安,我光荣,我骄傲!”张易臭屁道。

    许嘉允被他逗得一乐,不过也喃喃道:“你说这话我怎么好像在哪听过呢……”

    “春节晚会,小品里演的啊,你没看啊,我保安,我光荣,我骄傲啊!”张易哈哈大笑道。

    “啊,想起来了,不过你还是换掉吧,这样有些土,真的很土……”许嘉允忍着笑意说完后,大步向派出所里走去。

    张易就瞥了瞥嘴,他来京城,本来就没带几套换洗衣服的,他也想穿西装领带,但他得有那个闲钱才行啊。

    由于许嘉允和做笔录的警官约好了时间,所以他们进入派出所后,张易就被安排在走廊里等着,许嘉允独自进入录笔录。

    警方想破案,必须要知道昨天晚上所有细节的。

    足足一个半小时后,许嘉允才从里面走出来。

    “现在去哪?回公司吗?”重新上了车后,张易就在倒车镜里看了放嘉允一眼,说实话,张易有点不敢看她,不是那种害怕的不敢,而是他怕自已用意念犯罪,实在是许嘉允太漂亮了,看她的脸,就有一种想按倒她的冲动,还有一种想用意念把她看个通透的冲动。

    不过她没那么干,因为越看就越想犯罪啊。

    “嗯,先不用回公司,陪我到商店逛逛,你晚上要过去住,托鞋之类的,也要准备一套。”

    “不用了吧,我宿舍就有。”张易动车子,准备返回公司。

    “你的东西不能动,明天你抽空去公司,只拿两套换洗衣服就行了,还有,其它同事问你住哪的话,你不能说住我那里啊!”

    “那我说住哪啊?”张易有些无语,明明都要和他同居了,竟然还不想公开?

    “你爱说哪说哪,就是不能说住在我家”许嘉允急道。

    。

    ps:感谢文帅、东青、伪装自已、果泉、衷心男儿、缘、东子、骑蜗牛闯天下等等等等,所有打赏的同学们,不一一列举了太多了,前几天打赏的,我都翻不到记录了,不过大叔记在心里呢,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