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七十一章 怒火!
    明珠道上有条颇具三国遗风的不成文规矩,争抢地盘不用靠常规性火拼,可以靠单挑。燃文小说(wWw.RanWen.org)火拼就不说了,谁的人多,谁势力大,谁就能占领最赚钱的地盘。而像单挑这种具有三国遗风的规矩,虽说在明珠人人皆知,但真正想推广,却难上加难。

    在这个利益当头的时代,没哪个老大会把大块的肥肉寄托在一个能打的小弟身上。除非他和钱过不去。但凡事总有例外。这条规矩还就不是那种势单力薄的大哥提出的,而是德高望重的赵四爷。

    至于提出这个法子的出点,赵四爷曾明确说过,出来混,无非讨口饭吃,能和和气气坐下来谈,就尽量不要打打杀杀。实在避无可避,也最好用单挑的法子决出胜负。

    当赵四爷提出这个法子时,很多财大气粗的大哥无法接受,觉得太理想化,还有些倒行逆施。出来混的,谁不是讲人多?讲声势?你这倒好,抢地盘玩单挑,那还要那么多小弟干嘛?干脆雇几个武术高手当小弟不就得了?

    但混了大半辈子的赵四爷提出这个法子,又何尝不是深谋远虑,反复推敲过?良禽尚且择木,一个能征善战的小弟,又怎会不希望跟一个有钱有势的大哥吃香喝辣的?而一个连好酒好肉都不能提供的老大,试问但凡有点能耐的小弟,又怎么会跟?这样一对老大,不管是街头火拼,又或者是玩单挑,只怕都无法改变结果吧?

    可理论终究是理论,哪怕再有道理,也未必适应每个行业。尤其是道上混的大哥们最讲究的就是面子,就算输人也不能输阵,不拼到最后一兵一将,谁肯服软?

    所以赵四爷提出的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枉做好人,于大局无用。即便偶尔有人用这种法子争地盘,也改变不了大环境的风气。更不可能扭转扎根几千年的既定观念。

    此番赵青云放话,要见掌管这几处地盘的头目,分明就有挑战的意思。一旦站出来,恶战在所难免。

    可是,叶世官这边会有人站出来吗?

    地盘已经到手,已然成了叶世官的盘中肉。一旦站出来打输了,岂非要把辛辛苦苦抢回来的地盘拱手送人?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决不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可是,叶世官是普通人吗?跟随叶世官打天下的兄弟,又会是正常人的逻辑吗?

    出来混,混的就是一个面子。尤其是在场汇聚了明珠大部分道上大哥,包括邻省邻市的头面人物。要是当场拒绝,岂非告诉所有人,我们没人敢和赵青云打?

    赵青云生性好斗,心思却也极为细腻。短短几句话便把叶世官一方逼上了绝路,不打,叶世官的脸就丢大了,还能为赵四爷扳回一局。打。赵青云名声在外,其实战能力早已人尽皆知。放眼明珠道上鲜有人够他打。输了,不止脸面尽失,连地盘也要拱手相让。无怪赵青云能迅崛起,并成为赵四爷的心头肉,的确是个能文能武的厉害角色。

    就连坐在一旁看戏的萧正,也十分欣赏赵青云的机敏反应。

    “地盘是你爷爷我在看!”黑熊拍案而起,大步走向场中,虎视眈眈的盯着赵青云。“怎么?你不服?”

    黑熊一上场,林小筑就激动不已,小脸儿憋得通红。可萧正却心中一叹,无奈之极。

    在赵青云出挑战信号时,萧正就意识到了黑熊的蠢蠢欲动。并最终没有拉住黑熊。

    怎么拉?黑熊身为叶世官的头号猛将,面对眼下这种局势,他的确应该当仁不让的冲在最前头。可作为黑熊的好兄弟,希望他平稳过日子的兄弟,却又不希望黑熊受到伤害。尤其是去面对赵青云这种杀人如麻,下手便是杀招的杀人狂!

    最为重要的是,萧正看得出黑熊对叶世官极为崇拜,若是自己拉住他,非但不会得到黑熊的体谅,反而还会影响了二人之间的兄弟情,得不偿失。

    可在萧正看来,叶世官由始至终没把此事告知黑熊,到头来却要他承担一切风险,岂非把黑熊当炮灰使?这绝非做兄弟该有的态度!也就黑熊这种缺心眼的家伙才义无反顾,毫无怨言。

    赵青云见黑熊现身,唇角泛起一抹阴寒的冷意:“你就是黑熊吧?”

    “正是你熊爷爷我!”黑熊狂声喝道。“怎么样?想试试我的手段?”

    “正有此意。”赵青云目中闪过精芒,指骨微凸。

    “就怕你这小身板吃不了我一拳!”黑熊沉声喝道。狂性大,仿佛真如一头野性难驯的黑熊。震撼人心。

    “此战不论生死,你随意。”赵青云神色一敛,浑身气势涌动,浓郁的杀意铺天盖地的涌向黑熊,战役昂扬!

    不论生死!?

    萧正眉头一挑,回头却见叶世官毫不在意的坐在桌边,抽烟喝茶,丝毫不在乎场上的状况。仿佛只是一个围观者,而不是漩涡中心的当事人。

    一股怨气涌上心头,萧正谨慎的望向场上二人,心弦紧绷。

    “吃我一拳!”

    黑熊略一调整身形,巍峨如铁塔的躯体轰然移动,黑云压城般扑向赵青云。登时便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那钵盂大的铁拳更如千斤铁锤,刮起阵阵罡风,气势非凡。

    “一头蛮牛。”赵青云一声冷笑,眼中掠过一抹嘲讽之色,猛然如一根满弓利箭,骤然出手。

    嗖!

    赵青云腰身一拧,巧妙避开黑熊那令人窒息的一拳,足足小了一号的拳头却猛地打在黑熊腰眼之上。随后,黑熊恼怒之下铁臂一抡,却又被赵青云闪身避开,并狠狠一脚踩在了黑熊膝盖。

    “老子宰了你!”

    黑熊抗击打能力极强,纵使割肉刮骨,也别想让他出一声痛苦的哀号。可在连续中了赵青云两次攻击之后,他仿佛一头了疯的黑牛,不顾一切的朝赵青云扑去。要把这个灵巧却阴险的胆小鬼当场撕碎!

    可是,黑熊这丧心病狂的行为看在萧正眼里,却无疑自找死路!

    黑熊之所以能在道上以打手成名,纯粹是因为他天生的体能天赋,再加上学了几手野路子。只要不遇到真正的高手,就算七八个壮汉,他也能轻松碾压。可一旦遇到赵青云这种有童子功的高手,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会被赵青云完虐!

    萧正目光沉稳的点了一支烟,视线却淡淡的挪到了叶世官脸上。

    他在等,等叶世官!

    赵青云在激怒黑熊之后,杀招频出,每一次攻击,都直取黑熊性命。若非黑熊身经百战,临场应变强悍,恐怕早已经惨死在赵青云的蓄意杀招之下。

    可是,萧正终于没能等到叶世官的出手。他的心,也渐渐沉到了谷底,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心头涌出难以名状的怒火!

    最后的一份旧情,也在这冷眼旁观之中消耗殆尽,只剩一腔怨怒!

    嗖!

    萧正动了。

    在赵青云残忍的向黑熊施展致命一击时,他身形如箭,如一道影子奔袭而出,惊得被惨烈战况所吓坏的林小筑出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