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近身护卫 > 第五十七章 姐妹纷争!
    开门者正是为筹备上市工作得头晕脑胀的林画音,她本来因为和蓝心共同攻克了几个难题,身子虽然疲乏难当,心情却还算通畅。¢£燃¢£文¢£小¢£说,www.ranWen.org连在办公室胡作非为的萧正也不打算再追究。可谁能想到,自己一进门,就瞧见这个混蛋把妹妹压在沙上动手动脚,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脸上还带着轻薄恶劣的笑容。

    此番,当二人翻滚下沙,更摆出让人面红耳赤的羞耻姿势——

    林画音当场就怒了!

    她摔门而入,气势汹汹的冲向萧正,一把将其推开,并把翻倒在地的林小筑拉到身后,朝萧正怒喝道:“你这个无耻之徒,立刻滚出我家!”

    火冒三丈,气得娇躯抖。显然是把萧正当成了下流之辈,猥琐色狼。

    “这个——”萧正好不尴尬,为自己辩解道。“林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小筑只是闹着玩。”

    “闹着玩?”林画音杏眼圆睁,柳眉倒竖道。“小筑今年才十七岁,你连她都不放过,居然还敢睁眼说瞎话?立刻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单单是林画音和萧正有不可调节的矛盾,她倒是可以委曲求全,顾全大局。可如今已牵扯到唯一的妹妹林小筑,这不止让林画音深感自己引狼入室,更生出强烈的恐惧,担心这个混蛋家伙趁自己不妨把小筑给吃干抹净。到那时,她不论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

    所以——今天她铁了心要把萧正赶出去。哪怕拼得鱼死网破,身败名裂,也在所不惜!

    见萧正没有动静,林画音回头冲衣衫凌乱,俏脸涨红的林小筑喝道:“还不打电话报警?”

    “啊?”林小筑娇躯猛然一颤,睁大眼眸道。“姐,你要报警抓姐夫?”

    “谁是你姐夫?”林画音怒喝道。“少废话,打电话报警,把这个混蛋交给警方处理!”

    林小筑犯难了。

    一方面是她至亲的姐姐,另一方面是她极喜欢的神秘姐夫。她哪边都不想得罪,索性怔怔的站在原地,满脸无辜。

    林小筑看得出姐姐这回是真生气了。就算她亲自为萧正解释,只怕也不会被姐姐所接受。再加上,二人刚才的行为在任何人看来,都只会往不好的方面去联想。何况是亲姐姐?

    可要看她看着本就处于弱势的姐夫被姐姐赶出家门,仗义的林小筑也不能罢休,当下抢在二人中间,朝怒火中烧的林画音说道:“姐,虽然我知道现在怎么解释也没用,但我和姐夫真的只是闹着玩,而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再说,难道姐姐你以为我会和你抢男人吗?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林画音当然信任林小筑,但她百分之一百的不信萧正!

    不然,她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苦境,被这个混蛋男人逼入死角,被迫无奈和他同居。伴他如伴虎。

    可这些事儿,她又如何向林小筑解释?告诉她,你姐姐我早就被这个男人欺负了?还极有可能怀了这个混蛋男人的孩子?

    杀了林画音也说不出口!

    也许正因为如此,林画音才对萧正的所作所为如此敏感,生怕小筑狼入虎口,被用心不良的萧正给一口吃了。

    “我信你,但你根本不了解他的为人!”林小筑的强硬态度让林画音极为失望,竭斯底里道。“你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吗?你什么都不了解,就轻易相信一个人,吃了亏怎么办?”

    “我不了解你了解?”林小筑倔强道。“你总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总想掌控所有人的人生。但你就算是我的姐姐,也不能这么蛮不讲理!”

    “你给我让开!”林画音怒极之下,一把推开林小筑,想把萧正强行赶出去,却因情绪失控而导致用力过猛,竟是生生把林小筑推翻在地,额头凶险的撞在了茶几边缘。磕得骤然一声闷响,惊心动魄。

    “啊——”

    林小筑惨呼出声,捂住额头摔倒在地。

    “小筑!”萧正眉头深锁,迅冲到小筑身边,将其扶起。

    林画音也心疼万分,冲上去惊呼:“小筑,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气恼异常的林小筑一把推开林画音,拉着萧正的手臂就往门外冲去。“姐夫,既然她要赶你走,我和你一起走!”

    说罢也不顾林画音的心痛眼神,拽着萧正就冲了出去。

    林画音彻底懵了。僵在原地不知所措,眼神涣散,脸色煞白,说不出的心酸。

    屋外,林小筑拉着萧正奔跑了好一阵方才停下脚步,哭着臭骂林画音:“我早就知道她不喜欢我!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狠心!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她抹着眼泪,蹲在地上号啕大哭,可怜之极。

    萧正尴尬的站在一旁,竟是无言以对,不知如何宽慰。

    原本属于她和林画音的争执,竟是不小心点燃了姐妹之间的矛盾。这让萧正感到万分的自责,又无比负疚。轻叹了一声,蹲在林小筑旁边劝说道:“小筑,别哭了。你姐姐是为你好。”

    “什么为我好?她就是蛮横自大,自以为是!”林小筑如火山爆,尖声喝道。“她从小就讨厌我,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不喜欢。还一副为我好的样子!这世上哪有这样当姐姐的?她又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难道就因为比我大几岁,就可以指点我的人生,干预我的生活吗?我知道!她一直怀恨我母亲抢走了她的爸爸,所以就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我的头上!可她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大人的事情,凭什么要我来承担?”

    林小筑委屈之极,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楚楚可怜。

    “傻瓜。”萧正伸手抹掉女孩儿脸蛋上的泪珠,柔声道。“你姐姐要是讨厌你,又怎么会三番五次给你擦屁股,为你出头呢?你知不知道,你小学六年级参加数学竞赛获得的奖状,她至今还放在办公室,镶在墙上。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讨厌你,她也会一直呵护你,喜欢你。你又知不知道,她在公司被称之为冰山女人,人人都怕她。可惟独在你面前,才会露出笑容。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吗?你自己想想,她今晚的过激反应,不正是因为太紧张你,才会失态吗?额头被撞破了,休息几天就能恢复。但如果你们姐妹的感情被撕碎了,你该怎么修补?”